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赵尹韩张两王传·传·汉书(9)

时间:2021-10-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班固 点击:

  张敞为人聪明机智,赏罚分明,见恶人就抓,但也时常不按法律规定而宽大处理犯人,很值得称道。他治理京兆,大致遵循赵广漠的方法。他的方法策略和明察的程度,揭发隐避的奸情,不如广汉,然而张敞本来研究《春秋》,以经术为本,他的治理多夹杂儒雅的因素,往往表扬贤良彰显善行,不专用诛罚的办法,他也因此而自我保全,最终免于被杀。

  京兆尹管理京师治安,长安中人多,三辅尤其多。郡国的二千石官吏以优异政绩入京试任,等到转为正职后,长的不过二三年,短的几个月或一年,就会被毁伤名声,因罪过罢免。衹有广汉和张敞任职很久。张敞做京兆尹,朝廷每有大事商议,他便引述古今,处理适宜,公卿都很佩服,皇上多次听从他的意见。然而张敞没有威严,有时罢了朝会,骑马经过章台街,便让赶马的吏卒赶马,自己挡住脸面拍马而过。又给妻子画眉,长安中传说张京兆画眉很妩媚。有司以此劾奏张敞。皇上问他,张敞对答说: “臣听说闺房之内,夫妇的私情,有超过画眉的。”皇上爱惜他的才能,不责备他。但他一直没有得到很高的官位。

  张敞与萧望之、于定国为好友。最初张敞与于定国都是因为劝谏昌邑王而升迁的。定国任大夫平尚书事,张敞出京任刺史,当时望之任大行丞。后来望之先升任御史大夫,定国后来任丞相,张敞一直是郡守。张敞做京兆尹九年,因与光禄勋杨惮交往亲密,后来杨惮因大逆罪被诛杀,公卿禀报张敞是杨惮的同党,不应该任官,按同例都要免官,但对张敞的奏请单单始终不下达。张敞派贼捕掾絮舜查办案件。絮舜因为张敞被弹劾应当免官,不肯为张敞做完这件事,私自回了家。有人劝告絮舜,絮舜说:“我替此公尽力已经很多了,现在他衹能再做五天的京兆罢了,哪里能再办案呢?”张敞听说了絮舜的话,立刻派吏卒拘系絮舜入狱。这时冬月衹有几天就过了,办案的吏卒昼夜处治絮舜的案件,终于定了他的死罪。絮舜当出去受死刑了,张敞派主簿拿着文告告诉絮舜说:“五日京兆究竟怎么样?冬月已经过去了,你不想延长寿命吗?”于是在市场上斩杀了絮舜。正值立春,行冤狱使者出行,絮舜的家人载着他的尸首,并且编联了张敞的文告,亲自向使者诉讼。使者上奏张敞诛杀无辜,天子认为他的罪很轻,想使张敞依轻而免于处罚,就先批下了张敞以前因杨惮获罪不应居官的奏书,免他为庶人。罢免的奏书下达了,张敞到宫中交了印绶,就从宫阙之下逃命。

  遇了几个月,京师的官吏和百姓都松懈下来,报警的鼓声又频频响起,而冀州官署中出现了大盗。天子想起张敞治政的功效,派使者到他家居住处征召他。张敞身遭重劾,等使者到了,妻子家人都哭泣惶恐,而张敞单单笑道: “我已经是亡命之人,郡中吏卒当是来拘捕,现在使者来了,这是天子想起用我啊。”立即整装随使者到公车上书说:“臣从前有幸备位列卿,待罪在京兆,因诛杀贼捕掾絮舜获罪。絮舜本是臣张敞乎曰厚待的小吏,多次受恩被宽待,他因臣有奏章弹劾该免官,受文书查办事情,却乘机回家,说臣足‘五日京兆,,背恩忘义,伤风损俗。臣私下因絮舜的罪行不可言状,枉用法律诛杀了他。臣张敞杀害无辜,审讯案件故意不公正,虽然受到了圣明的法律的惩处,仍是死而无怨。”天子召见了张敞,任命他为冀州刺史。张敞从亡命中被起用,又奉命出使管理一州。张敞到了官署,而广川I王国内众人不守道义,叛乱连连发生,却不能捕获。张敞派耳目查出叛贼首领的名字和居处,杀了他们的首领。广川I王姬的兄弟及王的同族宗室刘调等通常为他们庇护,吏卒追捕到最后,叛贼的踪迹都入了王宫。张敞亲自带领郡国的官吏,驾车数百辆,围守王宫,搜索刘调等人,果然从宫室的重椽中找到了他们。张敞亲自监督吏卒捕杀了他们,割下了头颅,悬在王宫r'J~'l-,于是上奏弹劾广川王。天子不忍使他受法律惩处,削夺了他的封户。张敞在官署一年多,冀州的盗贼禁止了。又试任太原太守,满一年转正,太原郡因此安定。

  不久,宣帝去世。元帝刚即位,待诏郑朋推荐张敞是先帝名臣,最适合作皇太子的师傅。皇上以这件事询问前将军萧望之,望之认为张敞是有能力的官吏,堪任治理烦乱,资质轻浮不是做师傅的材料。天子派使者征召张敞,想以他为左冯翊。正巧张敞病亡了。张敞所诛杀的太原吏的家人憎恨张敞,跟随到杜陵刺杀他的二儿子张璜。张敞的三个儿子都官至都尉。

  当初,张敞做京兆尹,而他的弟弟张武被任命为梁的相。当时梁王骄贵,百姓多豪强,号称难于治理。张敞问张武:“你想怎么样治理梁?”张武敬惮兄长,谦逊不肯说。张敞派吏卒送他到关,嘱咐吏卒自己问张武。张武回答说: “驾驭狡猾的马的人善于使用马衔和马鞭,梁国是大都市,官民凋敝,正应当以柱后惠文弹压治理他们罢了。”秦时狱法吏戴柱后惠文,张武的意思是要以刑法管理梁。吏卒回来说了这些话,张敞笑道:“确实像掾所说,张武一定会治理好梁。”张武到了官任,治理得很有成绩,也是一个有能力的官吏。

  张敞的孙子张竦,王莽时宫至郡守,封了侯,博学文雅超过张敞,但处理政事不如他。张竦死之后,张敞没有了后人。

  王尊字子赣,涿郡高阳人。幼年丧父,归附诸父,让他在水泽中牧羊。王尊私下学习,会写隶书。十三岁时请求做了狱中小吏。过了几年,在太守府供事,问到诏书和以往的事,他没有答不上的。太守认为他很不寻常,任命他为书佐,主管监狱囚事。过了不久,王尊称病辞去职务,以师礼奉事郡文学官,研习《尚书》、《论语》,大略通晓了其中的大义。又应召主管监狱囚事,为郡决曹史。遇了几年,因太守的推举做了幽州刺史的从事史。太守察王尊廉洁,补任他为辽西盐官长。王尊多次上书建议对国家有益的事,事情下达丞相御史办理。

  初元中,王尊被推举为直言,升任虢县令,转而管理槐里,兼管美阳守令的职务。春季正月,美阳有女子告他的养子不孝,说:“养儿常以我为妻,因妒笞责我。”王尊听说了,派吏卒捕来讯问证实,都招供了。王尊说:“律例没有有关妻母的法规,圣人不忍书写,造就是经中所说的制造杀戮的法规啊。”王尊于是出来坐在廷上,把不孝子悬在树上处以磔刑,让骑马的吏卒五人张弓射杀他,官民惊骇。

  后来皇上行幸雍县,经过虢县,王尊依照规定置办帷帐等生活用品,以高等第擢升为安定太守。王尊到了任上,出文告告示属县说:“令长丞尉奉法守卫县城,做百姓的父母官,压制豪强扶持贫弱,宣扬和推广圣上的恩泽,是非常劳苦的。太守在今日到了官府,希望诸位君卿能努力端正自身以表率下民。以前行为贪婪卑鄙的,能够改过就可以与太守共同治事。要明白慎重地对待自己的职务,不要以身试法。”又出文告示掾功曹“各自尽量努力,帮助太守治理政事。那些不中用的,赶快白行退避,不要总是妨碍贤能的人发挥才能。羽翮不修整,就不能飞至千里;门内的事不管理好就无法治理外面的事。府丞把吏卒的品行和才能都记录下来,分别区分清楚。有才能的为上,不以富取人。商人富有百万,也不足于和他商议政事。从前孔子治理鲁,刚上任七天就诛杀了少正卯,现在太守任事已经一个月了,五官掾张辅怀有虎狼之心,贪污不守法制,一郡的钱财都入了他家,逭正好足以葬送了他。现在将张辅送往监狱,直符史到门下,随太守办理这件事。丞千万以张辅为戒!不要随他入狱!”张辅被拘在狱中几天就死了,官府尽获他狡猾不道的罪名和百万奸财。王尊威震郡中,盗贼分散,依居在郡的边界处。豪强多被诛杀刑伤而伏法。王尊因杀人太凶而免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