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情感是“扶手”

时间:2021-10-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珂银 点击:
  公婆都进入了耄耋之年,住在没有电梯的五楼着实不便。为此,特将二老搬迁至离我们更近的二楼居住,便于照管。

情感是“扶手”
 
  然而,问题也接踵而来。之前说得好好的搬迁之事,等到真要搬离了,公婆却显出很不情愿的样子。一来舍不得多年居住的老房子,二来又舍不得扔东西。二老经年囤积的“宝物”敝帚自珍,哪样都舍不得扔。尤其是嗜好剪报的公爹,将半个多世纪的剪报资料装订成册,柜子里、床底下、橱顶上以及犄角旮旯里,都填满了这些册子。如果归拢起来,估计要放大半间屋子。好说歹说,他象征性地处理了一些,我们还欲劝说,老人家便横眉冷对,气血上升,手指颤抖着,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架势,我们见状只得作罢。但仍不死心,私下里,我们几个小辈商议着,待搬过去后再做理论。
 
  一日,与我家先生一起去老房子清理留下的东西,一转眼瞥见一只黄色的塑料小鸭子被扔在了垃圾堆中,咦,这不是我母亲做的手工制品吗,不由得心头一痛,连忙拾起擦干净放进包包里。想起母亲去年有一次来我家,拿出一对小鸭子,送我一只,另一只送给了我婆母,说是在养老院学做的手工活,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今天见这只小鸭子灰头土脸地被遗弃在老房子里,心里便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前几日我还去过养老院看望父母,我问老妈还有没有新的手工作品?母亲说眼神不行了,不再做手工,因为不能穿珠子。想着母亲再也做不出这样可爱的小鸭子了,这些手工制品或将成为她的绝版,因而除了珍惜之外更多了些许惆怅。
 
  我并不责怪婆母丢弃这只小鸭,因为这对她来说只是一件小玩艺而已,又或许她近来记忆力严重衰退,已不记得是谁送她的了。我惊讶的是自己的情绪,一刹那竟会那样伤感,血浓于水好像在这一刻起到了化学作用,只觉得鼻窦在发酸,眼眶里泛出泪水,或许这就是亲情之间的惺惺相惜吧。手工物品尤其带有感情色彩,用过的心思、花过的工夫、经过的手温、黏附的气息,特别容易令人产生联想……
 
  “呵呵,这只小板凳终于在这里寻到啦!”先生的话音打断了我的联想。见他手里拿着一只小板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我凑近看,这是一只旧得不能再旧的小板凳了,凳面上说不清是包浆还是污垢,黑黢黢的,已经掩盖了原来的颜色,在我眼里老早就该扔掉了。但先生却轻轻地摩挲着,一往情深的样子,说这是他们兄妹小时候最爱坐的小板凳,还是祖传的呢,最起码有百余年历史了。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确有几分古意。板凳均是榫卯工艺,不带一个钉子。凳板下的四个凳脚呈外八字,无论横看侧观都像是一顶乌纱帽。或许做凳子的是一位儒匠,将读书做官的含义也刻意融入在板凳之中了。
 
  先生将小板凳擦拭干净放进了提兜里,他提着的是对童年的怀念,犹如我揣着的小鸭子是对母亲的思念。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进程中,都曾有亲近的人或贴身的物品陪伴过。这些陪伴是我们一程一程走过来的情感扶手,是我们感到温暖和驱散心灵孤独的慰藉。
 
  忽然想到了公爹,想到了陪伴他半个多世纪的一摞一摞剪报,这不也是他的情感寄托吗?难道还非要劝说他丢弃不可?尊重他人的情感,也是做人的美德。想到这里,我和先生相视一笑,释然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