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谁打翻了洪教头

时间:2021-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鲍鹏山 点击:
  《水浒传》中的洪教头,是一个蹊跷的人。为什么这样说呢?

谁打翻了洪教头
 
  第一,他来无影。他的出场,是在柴进招待林冲时。《水浒传》写洪教头出场的文字,从“那个教师”“那人”,突然就变成了“洪教头”,毫无介绍。这是《水浒传》一个不大不小的漏洞。
 
  第二,他去无踪。本回过后,他再也没有出场。这也不算过分,过分的是,作者并没有给他安排一个下场就忘掉他了。其实,洪教头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跑龙套的角色——他是为衬托林冲而出现的,所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第三,就是这样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偏偏为读《水浒传》的人记得深。我猜测,很可能林冲与洪教头的故事,是早期话本的残留。因为它精彩,又因为特别能衬托林冲的命运、性格、武功,就保留下来了。
 
  打一个比方:在林冲的故事里,洪教头是一个大红的补丁。虽是补丁,却色泽鲜艳。补丁补得恰到好处,就变成了装饰。林冲是教头,洪教头也是教头。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洪教头是什么教头?《水浒传》中没有说,估计是民间走江湖的武术教练。就如同张艺谋是导演,执导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洪导演也是导演,导演一些单位的周年庆典。
 
  两个教头,在柴进的宴席上碰面了。此时,林冲刚刚入座。自从误入白虎堂,林冲还没受人招待吃过大餐,正要享用,可偏偏就在这时,洪教头来了,而且,显然是来砸场子的:“歪戴着一顶头巾,挺着脯子。”
 
  林冲寻思,此人是大官人的师父,不能不特别恭敬。于是急急躬身唱喏道:“林冲谨参。”而洪教头“全不睬着,也不还礼”。
 
  柴进看出尴尬,赶紧出面解救,指着林冲对洪教头道:“这位便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林冲的便是。就请相见。”
 
  柴进特意用一个长句子郑重介绍林冲,不惜使用过度的修饰语,甚至啰唆重复。这不光是显示自己对林冲的重视,更以此提醒洪教头,不可怠慢林冲。
 
  林冲听了,当然明白柴进的意思,人家如此重视自己,自己也郑重起来,赶紧起身,看着洪教头便拜。那洪教头却很有派头,冷冷地说道:“休拜。起来。”而且不躬身答礼。
 
  林冲拜了两拜,起身将柴进刚才安排他的客座让洪教头坐。洪教头亦不相让,走去上首便坐。林冲只得肩下坐了。
 
  柴进很是不高兴。
 
  等到坐下,洪教头却直问:“大官人,今日何故厚礼管待配军?”这不仅是挑衅侮辱林冲,也是让柴进难堪。
 
  为了林冲的面子,也为了自己的面子,柴进只好再示意他,并再次提醒他,林冲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
 
  洪教头道:“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师’,来投庄上,诱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
 
  小人往往能洞察世道人心,往往也能说破人间冷暖。洪教头的这番话還真有道理。林冲当然是货真价实的豪杰,但洪教头说林冲来诱些酒食钱米,这想法林冲倒是有的。因为部分说中了林冲的心事,所以林冲听了,并不作声。
 
  柴进道:“凡人不可易相,休小觑他。”此时场面已经很是尴尬,几乎不可收拾了。而柴进仍然硬着头皮,勉为其难,维持和谐。
 
  可是柴进越要保护林冲,洪教头便越要羞辱林冲;柴进越是要维稳,洪教头越是要闹事。听到柴进说“休小觑他”,洪教头便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
 
  他忘了,林冲想到柴进庄上诱些酒食钱米固然是对的,但是,林冲枪棒教头的身份也是真的——有两个押送的公人为证,有林冲脸上的刺字为证啊。他怎么敢贸然向一个这样的高手挑战?
 
  柴进大笑道:“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金圣叹批道:“恼极之后,反成大笑。”柴进知道,光这样和稀泥,是维不了稳的,不妨让洪教头闹,闹完再收拾他。何况柴进还要看林冲的本事。
 
  所以,柴进一心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
 
  于是,林冲在柴进的暗示下,放开手脚,只一棒,就把洪教头打翻在地,也把他打出了《水浒传》:这边柴进大笑,挽着林冲入席豪饮;那边众庄客扶着洪教头,他满面羞惭,去了。洪教头也从此再无消息。
 
  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洪教头与林冲素昧平生,而且林冲只是路过,为什么他对林冲有这样大的仇恨呢?答案是两个字:嫉妒。
 
  打翻洪教头的,不是林冲手中的棒头,而是洪教头心中的嫉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