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十章第二节)

时间:2021-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二节

    这是陈家鹄醒后的第六天。

    医院传来消息,陈家鹄后脑勺的伤口今天已经拆线,伤口愈合情况良好,他精神状态也不错,已经在看书。云云。陆从骏听说后,激动得差点当即赶去医院看他,可当时因为另有一件事悬而未决,老孙可望中午回来给他回音。所以,他决定先等老孙回来,把“悬而未决的事”敲定后再去看他。带着好心情去。

    一点多钟,老孙略为推迟回来,但消息是好消息:他已经跟重庆饭店的王总见了面,很投机,对方很愿意支持他们工作,现在一切都按他们预想的方案在推进。就是说,悬而未决的事定了音,而且是悦耳动听的音。陆从骏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当即喊上海塞斯,去医院看陈家鹊去了。

    果然是带善好心情去的。

    两人高兴而来,结果扫兴而归。

    也许,陆从骏来的时候是希望借今天这个好日子添喜,前些天他陆续来过医院几次,但陈家鹄始终情绪低落,不想跟他交流。这两天他在山上开会,昨天下午才回单位,已经三天没来看陈家鹄了。土别三日,如隔三秋。还有个说法: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相信,今天看到的陈家鹄一定可以“刮目相看”,因为医生说他都已经在看书了。

    何止是看书!

    陆从骏和海塞斯推开病房门时,看到陈家鹄一只脚搁在床沿上正在压腿。入院已有小十天,楼不能下,楼道的门都不能出(为了安全嘛),他可能觉得骨头都胀了,要活动活动。

    “好啊,看你这样子可以重振旗鼓了。”陆从骏高兴地迎上去,爽朗笑道。

    “我要回家。”陈家鹊直通通地说,板着脸孑L,像一台机器,认真和冷漠的样子是不容商量的。

    陆从骏一时无语,太意外了!三天不见,身体和精冲是明显好转,可心思好像是坏透了,变得六亲不认,连长官和恩师都不放在眼里,直接给睑色看。还是海塞斯放松,笑笑,幽默地说:“你说回家是指哪个家,单位的家还是……”

    “我要回家看惠子!”同样的口气,同样的严肃,对陆从骏说。

    “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陆从骏说。

    “对,等你身体好了再说。”海塞斯附和道。

    “那幺实话相告,”陈家鹄依然是对陆从骏说,依然是老样子,像一台机器在说,“如果你同意我回去看惠子,我身体已经好了;如果不同意,对不起,我的身体恐怕永远也好不了了。”

    操!这不是威胁嘛,你把我当什么人看了,我是你的长官,.敢这么放肆!陆从骏的心底无名火乱窜,真想破口恶骂。海塞斯看出陆从骏脸色青了,出来打圆场,“怎么能这样说话,难道你脑子里还有水?”说着哈哈大笑,给陆从骏灭了火,泄了气。就算给教授面子吧,陆从骏想,极力压制了情绪,冷冷一笑,基本上是和颜悦色地说:“我同你说过,现在回去不安全,特务……”

    “我也跟你说过,就是去送死我也要回去,为此我已经死过一回了。”说罢掉头就走,甩门而去,好像真是脑子里的水还没散尽,不但抢人家的话说,还不让人说话。

    反了,反了,这家伙疯了!一次满怀热情和希望的会面就这么收场,陆从骏懊恼死了,恨不得掏出枪来朝天开它几枪,以发泄心头之恨。问题真的是很严重的,他已经把话说绝了,海塞斯的心部捏紧了。回去的路上,他小声跟陆从骏提议道:“就让他回去一下吧,多派些人保护就是了。”

    笑话!

    怎么可能呢?陆从骏心想,你教授身在局外,不知道其中的秘密,这个秘密早注定他和惠子已经不可能再见面,让他们见了面,我的面孔又往哪里放呢?确实,在这件事情上,陆从骏扮的就是鬼,心怀鬼胎,投毒下药,逼良为娼,丧尽天良,干拘全是鬼事,怕见光的,见光要死的。

    不过,陆从骏似乎不像教授那么着急、悲观,他已经平静下来,反而安慰教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我想我们的好心他总有一天会认识到的,现在他是把我们的好心当驴肝肺,这头不识好歹的犟牛!”

    陆从骏所以有这么达观,是因为老孙正在替他打一张绝对牛的牌。等这张牌出来后,陈家鹄,我就是用八大轿把惠子抬到你面前,你都不一定想见了。他在心里说,听着,陈家鹄,跟我斗,你还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