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留得残荷听雨声

时间:2021-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福田 点击:
  寒露过后是霜降,日升月转,荷塘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观美景悄然退却,眼前只剩一株株孤零零的残荷。

留得残荷听雨声
 
  荷塘边上,有位美少女正全神贯注地在画板上创作。她说,每年都会画残荷,进入深秋,荷叶枯败时她才来画;她喜欢残荷凄凉之美,而且认为残荷是生命的一种昂扬,是碧波的引子,更是荷花的希冀。是的,人们的确最注目夏日里娇艳的荷花,而却容易忽视秋日里的残荷。荷花盛开时,荷香沁人心脾,荷叶田田袅袅,莲蓬摇曳其间,千娇百媚,舞姿翩然,空灵飘逸。《汉乐府·江南》中描述:“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李白在《采莲曲》中说:“若耶溪边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宋苏东坡《荷花媚·荷花》词中有句:“霞包霓荷碧,天然地,别是风流标格。重重青盖下,千娇照水,好红红白白。”就连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也曾美誉:“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
 
  寒露过后,荷花彻底衰败,荷叶枯黄低首,茎干孤直剑指。面对此境,使人心生惆怅与落败之情。李商隐在《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诗中道:“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同时代的李群玉《北亭》诗中写:“斜雨飞丝织晓空,疏帘半卷野亭风。荷花开尽秋光晚,零落残红绿沼中。”宋柳永《甘草子·秋暮》词中句:“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元刘秉忠《干荷叶》中叹息:“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秋江上。”
 
  留得残荷听雨声。眼前,秋霜折卷了枯叶,秋风吹折了茎杆,碧波镜照着悲怆。但残荷,却别具韵致。秋水中风骨依旧,寒露里残枝挺立,雨雾间自信孤傲,坚守着自然赋予的残美。我变换着角度,不听地按动快门,记录下一桢桢心洁性净、情宁无欲、自然无畏的恣态。
 
  世间万物都要经历春夏秋冬,残荷演绎着别样的美,用自然的爱,伴山伴水,伴着《诗经》的云袖,暗递花香。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