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诈伤不起

时间:2021-10-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二章 诈伤不起

田氏妙妹和善柔正心慌意乱为项少龙敷药包扎时,项少龙心中一动,向乌果道:“有没有方法把我弄得难看一点,我要让人以为我伤重得起不了身来!“乌果搔了一会大头后,善柔不耐烦地道:“让我给你弄个死鱼般的模样吧,包可把任何人吓个半死!“
  田贞田凤都忍不住掩偷笑。
  项少龙道:“这还未够,最好弄得我的伤口像有血水渗出来的样子,若身子也发着烧就更精彩了。“
  田凤笑道:“这个包在我们姊妹身上,只要在被内暗置个暖袋便成了。“
  善柔和乌果对望一眼后,才往他瞧来,匀弄不清他葫芦□卖的是什么药。
  项少龙对乌果道:“待会天亮时,你立即派人出城,请大哥和小俊精挑一半人回来,另外我还要你立刻找一个人来见我。“
  当下说出了联络蒲布的手法。
  乌果知道项少龙定有重大行动,爽快地去了,田氏姊妹则去弄那暖袋。善柔坐到床沿,在亲自为他的假脸颊抹上一层灰白的粉底前,皱眉道:“你不打算告诉我想干什么吗?“项少龙想的却是另一回事,摇头道:“不行,若有人摸我的脸,岂非黏得整手末,那谁都知我是伪装的了。“
  善柔一言不发,走了出去,不一会提着个盛满东西的布囊回来,神色冷然地负气道:“人家本应不理的了,快告诉我是什么一回事,否则本姑娘便不使出看家本领,教你装病也无从装起来。“
  项少龙苦笑道:“先动手弄好再说,否则时机一过,有人闯来我时,妙计便要成空了。“
  善柔嘟着嘴儿,气鼓鼓地由囊内取出七八个大小瓶子,倒出液状之物,在一个陶盘子□调弄着。
  项少龙伸手过去,摸上她弹力惊人的美腿,柔声道:“我要杀一个人!但现在仍未到揭晓的时机!“善柔娇躯微颤,往他望来。
  天尚未亮孝成王在随拥护下,到来看他。当他见到刚烫得额头火热、脸色难看有若死鱼般的项少龙时,吓了一跳道:“董卿家!他们又说你伤得并非太重,不行!寡人立即要着御医来为你诊治。“
  这回输到项少龙吓了一大跳,忙沙哑着声音道:“大王恩重,鄙人不胜感激,我只是因浸了河水,受风寒所侵,又兼失血过多,只要躺几天便没事了。何况我手下□也有精通医道的人,鄙人吃惯了他开的药,若骤然换过别人治理,可能会弄巧反拙哩。噢!“
  最后那声自然是故意装出来的痛哼,还让孝成王看到他被子滑下来后露出“血水渗出“的肩胁伤口。
  孝成王想不到他情况似比君更严重点,发了一会呆后,只目凶光闪闪道:“有没有见到项少龙?“旋又一拍额头道:“寡人真糊涂,忘了卿家从未见过这反贼。“
  项少龙心中好笑。
  沉呤片晌后,孝成王又道:“今趟全仗董卿,若非卿家舍命护着龙阳君,□定然没命,那时怎向失了命根子的安□交待,今次的和议亦休想达成了。“
  项少龙心内苦笑。
  自己来邯郸本是为了杀人,岂知机绿巧合下,反先后救了赵穆和龙阳君,现在连他也有点不相信自己是项少龙,更遑论其他人了。
  故意问道:“大王必见过龙阳君了,他有没有说是项少龙干的呢?“孝成王摇头道:“龙阳君只比你好一点,精神萎顿,不愿说话。
  不过若非项少龙,谁人能如此厉害。亦只有他才可与藏在邯郸的余党暗通消息,现在他成了秦人的走狗,自然要对付我们五国的人了。“项少龙听他口气,仍不把燕国当作盟友伙伴,由此推之,这昏君尚未向李园和田单的压力屈服。
  孝成王见他两眼撑不开来的样子,拍拍他烫热了肩膀,道:“董卿好好休养,寡人会遣人送来疗伤圣药。“
  站起来又道:“原来董卿的本领非只限于养马,复后寡人自有安排。“
  孝成王走后,项少龙真的支持不住,劳累欲死沉沉睡去,迷糊间,隐隐感到其门若市,不住有人来探望他,乌果自然在旁鼓其如箕之舌,把他的伤势夸大渲染。其实不用他赘言,只是弥漫房内的伤药气味和“不住渗出血水的“的伤口,已是最强有力的说明了。
  到正年时份,蒲布来了。
  项少龙抖擞精神,和他商量一番后,门人来报赵雅来看他,蒲布忙由后门遁走。
  赵雅挨到榻边,探手便摸上项少龙刚烫热了的额角,吃惊缩手道:“你生病了!“
  项少龙半睁着眼道:“没什么事!!躺两天就会好的!“
  赵雅细看了的他的容色,吁出一口气道:“幸好你仍是两眼有神,否则就糟了。“
  项少龙心中一懔,知道赵雅看出了他唯一的漏洞,幸好她尚未起疑,亦奇怪她为何对“项少龙的出现“毫不紧张,试探道:“看来项少龙早来了邯郸,否则为何老子截不住他呢?“赵雅垂头轻轻叹道:“偷袭龙阳君的主使者可以是田单、李园,甚或赵穆又或是信陵君,但绝不会是项少龙。我最清楚他了,纵对仇人,亦不滥杀。他和龙阳君并没有解不开的深仇,怎会干这种打草惊蛇的蠢事。“
  项少龙心中暗惊赵雅缜密的心思,也不无感慨,既知自己是个好人,为何又要助孝成王赵穆来害他呢?
  项少龙本只是疑心信陵君一人,被赵雅这么一说,信念立时动摇。
  他自然知道这事与赵穆无关,但田单和李园均有杀死龙阳君的动机,都是凶嫌。魏国的权力斗争,主要是魏王和龙阳君的一方,跟以信陵君为首那一派系的角力。龙阳君更是安□的命根子,若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安□定会对信陵君生疑,并要置之死地。
  魏国内乱一起,最大的得益者自然是十分想瓜分三晋的齐楚两大强国了。
  现在人人认为秦国内部不稳,无暇外顾,想向外扩张势力,正是其时。
  项少龙想起鲁公秘录的事,旁敲侧击道:“项少龙会否与信陵君有勾结,故来对付龙阳君呢?“赵雅断然回答道:“信陵君恨不得剥项少龙的皮,痛饮他的鲜血,项少龙亦绝不会听他的命令,怎会有这种可能。“
  项少龙故作惊奇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呢?“赵雅露出狡猾之色,柔声道:“这是个秘密,先生尚未完成对赵雅的承诺,否则人家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项少龙为之气结,但又为她对自己的“苦心“有点感动,叹了一口气后闭上眼睛道:“我有点累,多谢夫人赐访了。“
  赵雅本舍不得这么快离去,闻言无奈站直起来,但娇躯忽又前俯,低头以香□印在他大嘴上,温柔地吐出香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