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耿耿余淮(No.8 - No.12)

时间:2021-10-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最好的我们(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章 耿耿余淮(No.8 - No.12)

    No.8

    我妈问,就这事儿?

    我说,对,就这事儿。

    就这破事儿,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儿——那她刚才干吗半分钟没说话?

    她又顿了顿,说,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挂了吧。我说,哦。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觉得她是在装潇洒,嘴硬。

    但是现在我不确定。也许她真的根本就不在乎,我已经不敢说我懂她,就像我不敢说我懂我爸。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和毛利兰特别像。我爸妈和她爸妈一样,虽然离异,可是七年了都没有再婚,我爸就像毛利小五郎喜欢妃英里一样舍不得我妈离开,而且是那种全世界都看得出来的那种。而我妈,也真的像妃英里一样,优秀、美丽、嘴硬、刚强,但是时不时还想得起来关心我爸的动向。

    所以我也一直误以为,他们总有一天要像动画片上一样,重新在一起。

    为什么分开呢?我爸那种笑眯眯的乖乖宝,当初是怎么顶撞我爷爷奶奶,即使冒着被扫地出门的危险也要娶我妈妈的?我妈身高只有一米六,我两三岁的时候,我爸得肺结核,她又是怎么独自一个人把煤气罐搬下楼,还说没事没事的?

    我一直觉得,虽然没能阻止他们离婚,但是至少现在,一切都在我的努力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成绩出来那天,我们三口人一起在香格里拉的旋转餐厅吃晚饭庆祝,我觉得他俩相处得挺好的呀。

    直到入学前半个月,我爸才在晚饭后和着《新闻联播》的片头曲说,耿耿啊,你考上振华,我就彻底放心了。

    我当时正在切苹果,反问,放心什么?

    他老半天没说话。我终于放下刀回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我。

    “下个星期天,我领你去见一个阿姨。”

    那时候,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光屁一股带翅膀的小天使,左右开弓抽我耳光,边抽边喊,看在上帝的分儿上,你他妈给我醒醒吧!

    然后我低下头继续切苹果,而且很镇定,没有切到手指头,和电视中演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我说:“好。”

    其实真的很想问,爸,这是不是你最后的激将法?

    No.9

    我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面一直在模拟幻想着自己是如何砸场子的。

    反正我因为考振华已经背上了阎王爷的贷款,我怕什么啊,撒泼、打滚、无理取闹、悲愤大叫、离家出走……所有电视剧里单亲子女面对父母再婚时的反抗行为,我都可以试一试,然后像那些给偶像乱点鸳鸯谱的fans一样朝我爸妈大喊:“求求你们了,在一起吧!”

    我甚至没感到悲伤或者委屈。因为这种没边儿的幻想,我兴奋得一夜没睡,胸口波涛激荡。

    然而实际情况是,周日的中午饭在我老爸的好脾气和我的软性子共同作用下,吃得气氛温馨,其乐融融。

    那个阿姨比我爸小八岁,在市三院做护士。她长得并不漂亮,打扮却很得体,声音富有磁性,笑起来有小梨涡,一看就是个教养良好、脾气温顺的女人。更重要的是,我爸在她面前,像是换了一个人。

    大方,有霸气,开朗快乐。

    “耿耿,吃虾。”她夹了一只竹筒虾,放到我的碗里。然后,我爸也夹了一只虾,放进她儿子的碗里。

    七年前,她丈夫出车祸去世,留下她一个人抚养两岁的儿子。医院的工作又累又忙,为了养家,日班夜班从来不挑活,很是辛苦。

    我抬头看坐在我对面的小男孩。他叫林帆,今年三年级,长得白白净净的,安静羞怯得像只小猫,刚见面的时候,在她妈妈催促下红着脸朝我鞠躬说,姐姐好。

    他很喜欢竹筒虾,却看着他妈妈的行动,不敢自己夹,恐怕是被嘱咐过不能失礼。我把自己那只也放到他碗里,笑着说,姐姐不喜欢吃这种虾,你帮姐姐吃一只好不好?

    然后,我爸和那个阿姨都如释重负地笑了,好像得到了我的什么重要首肯一样。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点儿悲壮。对,就是悲壮。

    我爸喜欢她。又或者说,喜欢和她在一起时的他自己,放松、惬意,像个当家做主的男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被指责为窝囊、不上进。

    于是,我连最后一点儿幻想都失去了。这不是什么激将法,因为他的心再也不为我妈激动了。可是他已经等过了,没有义务再等下去。他是一个父亲,却不只是一个父亲,他也有权利幸福。

    只是我一直误以为,他们都会把我的幸福放在第一位。

    No.10

    于是,我终于肯正视现实了。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爸妈的离婚不是闹着玩儿的。

    单亲家庭的孩子应该明白,这个世界上,离开谁你都活得下去,因为大家的幸福,并不是绑定在一起的。

    于是,我做了我能做的一切,让那个阿姨和我爸觉得,我是希望他们结婚的。

    只有坐在对面的小男孩林帆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我,不知道想说什么,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啃他的竹筒虾。

    他还小,所以比我更容易接纳和习惯一个新家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