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九章第四节)

时间:2021-10-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第四节

    第二天上午,渝字楼,二楼茶房的一只包间,惠子和老孙楣对而坐,茶桌上放着惠子那盘录音磁带。老孙正在给陆所长做铺垫工作,磁带被老孙原封不动地带回来,还给惠子。

    “为什么?”

    “陆所长觉得没必要了。”

    “为……什么?”

    “陆所长马上来了,到时你问他吧。”

    说曹操,曹操到。陆所长脚步生风,满面春风地走进来,与惠子热烈握手。

    “你好啊惠子,好久不见,你都好吧。”

    “我好……”好什么!这一问,让惠子顿时伤了心,流了泪。

    “啊哟,怎么了惠子,谁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我……”惠子拭着泪水,眼巴巴地问,“陆先生,你最近见过我们家鹄吗?”

    “最近他不在这儿,在别的地方。”陆所长照着老孙编的谎言重说一遍,继而笑逐颜开地说,“但毕竟不是去了美国,我哪里会见不到他。我说见不他那就是对你撒谎哕——你放心,我是绝不会对你撒谎的。不瞒你说,我前天才去过他们那儿。”

    “你见到他了吗?”“当然。”

    “他好吗?”

    “好,好得很。他们现在那儿很安全,有吃有喝,又不挨飞机轰炸,比我们在这儿好多了。就是……怎么说呢,离你更远了,不过远近都一样,近了也见不了。啊,谁叫你的家鹄是大专家呢,首长把他当宝贝一样保护着,连家人都见不了。不过没事,这是暂时的,等战事平息下来就好了。”

    陆从骏故意夸耀陈家鹄,把他的工作和生活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是在往惠子的伤口上撒盐。说到这里,陆从骏以为惠子会他问什么,没想到惠子一直默默听着,小心翼翼地等着他往下说。他一时无语,好在目光碰到那盘磁带上,不愁没话说了。

    “这盘磁盘是你的?”

    “嗯。”

    “你干吗要给他送磁带?”

    “你听了吗?”

    “我没听,但大概的意思孙处长已跟我说过,我认为没必要了。”

    “为什么?”又是为什么!

    陆从骏深思一会儿,装得很难开口的样子,“怎么说呢惠子,有些话……我不知该怎么说,怕你听了难受。”

    “你说……我不会难受的……”可实际上又在抹泪了。

    “好,惠子,那我就直说了。”陆从骏眼睛一闭,像勇气倍增,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我说没必要是想给你个面子,其实这话是陈先生说的,陈先生说他要对你说的话都由他父母转告给你了,你有什么要同他说也可对他父母说。”顿一下,看看惠子的表情,叹口气道,“其实我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木已成舟,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

    惠子的心本已经空虚,这下被弄得更空更虚了,一点心智都没了,她恍惚一会儿,噗的一声,好像气球破了,其实是她哭了,“难道爸爸妈妈要我跟他离婚是他的意思?”

    陆从骏颇有耐心和涵养地等她哭够了,才深情款款地说:“像这种事要没有他本人授意,哪家父母会出面来说呢,不论是日本还是中国,就是欧洲美国,都一样,这种事都是父母心头的一介痛啊。谁愿意自己的子女在婚姻上受挫折,你说是不是惠子?”

    惠子眼巴巴地看着陆从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终于还是咬了牙说:“对不起陆先生,我想问你,希望你别在意……”

    “没事,惠子,有什么你随便问。”

    “他……身边……现在是不是……有了其他女人……”

    “啊,”所长故做惊状,“惠子,你难道什么都没听说吗?”所长故意欲言又止。惠子两眼死死地盯着所长,眼里再次噙起泪花:“陆先生,对不起,我想听你说……”

    战争进行到吹号冲锋的阶段了,胜利的前沿,更要确保质量和效果。陆从骏掏出一根烟,抽上,缓缓地说:“惠子啊,说真的我听说了一些,我想你一定也听说了,一定是他父母告诉你的吧。”说完摇摇头,叹息道,“我不知道你们的感情基础怎么样,陈先生到了我们单位后很快与一个姑娘……建立了不一般的关系,在单位造成很不良的影响啊。为此,我曾代表组织上找他谈过话,意思是你是有妇之夫,在同异性打交道中要注意影响。当时他们的关系也许还没有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他跟我打太极,说一些大话空话,我手上也没有掌握什么凭据,就不了了之了。但没过多久,关于他和那女的风声越传越大,有人还偷拍了他们在一起的照片向我举报。没办法我又找他谈话,这一回他倒足一坐下就坦坦荡荡地跟我承认说有这回事,并向我保证他要跟你离婚,跟她结婚……”话没说完,只见惠子腾地站起来,表情肃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对陆所长一个大鞠躬:“陆先生,我恳求您让我跟家鹄见一面,不管他在哪里,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见他,陆先生,我求您了。”

    陆所长本想去扶她入座,但不知为什么又缩回手去,稳稳地坐在卡座里,只是口头请她入座。惠子不从,居然又来个大鞠躬,“陆先生,我求求您了,请带我去见一下家鹄。”

    惠子长躬不起,眼泪啪啪地砸在楼板h溅起水花。陆从骏只好去扶她,惠子坚决不从,“不,陆先生,请答应我,我求求您了,我要见家鹄。”

    陆从骏淡淡地说:“这怎么行嘛,惠子,肯定不行的,你知道,我们单位上有明确规定,不能让任何人去见他们,包括亲人家属。现在是战争时期啊,有些规定可能并不太合理,但这就是规定,没办法的。再说了,陈先生再三交代过我,绝不能带你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