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诗人和他的留守儿童足球队

时间:2021-09-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邢吟欢 点击:
一个诗人和他的留守儿童足球队
 
  “博尔赫斯”和“巴乔”
 
  从贵阳出发,沿贵黔高速,穿过重重山岭,西行150公里,到达国家级贫困县大方县。一道名为关门山的山脉横卧在河谷边,无尽的绝壁向南北延伸,下接河谷,上连云端。山如其名,但如果你以为世界真的在这里关上了大门,那么你就错了,大山后面还有一个世界,那是徐召伟和元宝村孩子们的世界。
 
  几天前,这里正好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山里的雪多日不化。我到达时,孩子们正穿着羽绒服在足球场上训练。这是徐召伟在元宝小学支教的第五年,他是中文系毕业,喜爱博尔赫斯和里尔克的诗,从存在主义到荒诞派戏剧,从《小径分岔的花园》到《等待戈多》,都藏在他的记忆深处。
 
  第一次见面时,他远远走来,既不像个足球教练,也不像个诗人。他有些胖,肤色和当地村民一样黑,穿着一件大了许多的羽绒外套,不太合身,袖子多出长长的一截,走路时,任凭两袖甩着。
 
  徐召伟是个资深球迷,对罗伯特·巴乔、维埃里这些老一辈球星抱有深沉的感情。夜里,他经常一个人亮着灯,看欧洲五大联赛。可惜校园里场地逼仄,坑坑洼洼,他一直没有机会在学校里踢球。大山中的足球场
 
  足球队的成立有些偶然。
 
  元宝小学的校长王光文是首届“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得者,元宝小学基建落后,许多设备和援建项目都是他四处“跑要”来的。2017年6月,他向上海的一个公益组织争取到了一个足球草坪的援建项目。
 
  王光文将此事告诉老师们之后,便到县城教育局开会去了。很快,他得知,虽然草坪是援建的,但并不包含地面硬化的费用。而这所大山里的小学,根本出不起这笔钱,没有硬化的地面,就修不成足球草坪。
 
  两难之际,王光文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徐召伟兴冲冲地说:“老王,我们已经把足球队建起来了。”
 
  王光文一愣,他没想到徐召伟动作这么快。“这下不干都不行了。”不想让孩子们失望,王光文没有退路。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光文一直在为筹集这笔费用奔走。如今足球场早已投入使用,但学校仍欠着1.4万元的工程尾款。关于理想父亲的想象
 
  徐召伟创建元宝足球队的那一年,吴长艳上六年级。在几个月前的一次塔架倒塌事故中,吴长艳的父亲不幸身亡。
 
  吴长艳本就内向,父亲死后,她的话更少了。
 
  一个夏日的午后,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姑娘,在广播里听到徐召伟通知要组建足球队的事儿。不知怎的,她心里一动,就报了名。
 
  几十个孩子在操场上站定后,徐召伟也很茫然。足球是对抗性很强的运动,别人选拔队员,多少会挑些高大强壮的。徐召伟没的选,元宝小学一共就200多个学生,许多孩子看上去都弱不禁风,他只能硬着头皮挑。
 
  最终,包括吴长艳在内的20个孩子被选入足球队——男女队各10人,吴长艳成了第一届女队的队长。
 
  足球场很快完工,徐召伟也将训练提上了日程。
 
  对于足球,孩子们全是零基础;对于教练这个角色,徐召伟也是零基础。他承认自己一开始并不自信,能做的动作就亲自教,做不了的动作,他就上网找视频,让孩子们观摩学习。
 
  时值暑假,孩子们从基本功练起,上午练,下午也练。徐召伟一边当教练,一边还要给这20张嘴准备午饭。他从自己微薄的1500元月薪里挤出钱来买菜,孩子们也会从家里带点土豆、辣椒,拼凑在一起。徐召伟大锅一炒,浓油重酱,香气逼人,山里孩子没吃过这样的菜,喜欢得不得了。
 
  徐召伟喜欢和孩子们开玩笑,一会儿笑这个吃胖了,一会儿又调侃那个晒黑了。孩子们喜欢围在他身边,听他天马行空地闲聊。他甚至会陪他们放羊,帮他们砍柴。
 
  这些缺少陪伴和关爱的孩子,有时会在徐召伟身上建立关于理想父亲的想象。队长吴长艳对我说:“如果他当父亲的话,就是一个好父亲。”但是,吴长艳马上补充,那是在私下里,在球场上,徐召伟“非常非常凶”。
 
  在徐召伟看来,足球场上的交流有别于平时。“我必须大声吼你,比赛时,我还很温柔,那是不可能的,必须指着鼻子骂。”你永不孤独
 
  经过一两个月的暑期训练之后,徐召伟的足球队终于有点样子了。
 
  此时,大方县第一届中小学文体艺术节开幕,这个相当于全县中小学生运动会的活动,设置了5人足球的项目。
 
  徐召伟立刻给元宝小学的男女队都报了名。
 
  这是孩子们第一次正式上场比赛,他们比谁都想赢。山里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往往是吃亏的,这让他们更渴望在比赛中证明、展示自己。
 
  其实,徐召伟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毕竟元宝队组建只有一个多月,从来没有和别的队打过比赛,实力是个未知数。
 
  第一场比赛,女队对阵的是鼎新教管中心队。对方球员一上场,元宝队的女孩就蒙了,徐召伟蒙了,场下观战的王光文也蒙了——对面的姑娘一个个又高又壮,简直不像小学生。
 
  徐召伟知道,偏远山区,孩子上学晚,留级的多,十五六岁的小学生并不罕见,但真在球场上遇见了,在瘦瘦小小的元宝女孩的衬托下,还是颇具视觉冲击力。徐召偉教孩子们练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