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文学教师(3)

时间:2021-09-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呜……汪汪汪……”从椅子底下传来狗叫声。
 
  “承认您自己错了吧!”瓦丽雅叫道。“承认吧!”
 
  可是这时候有几位做客的小姐走来,争吵自然而然中止了。大家一齐走进大厅。瓦丽雅在钢琴旁边坐下来,开始弹舞曲。他们先跳华尔兹舞,然后跳波尔卡舞,再后来跳卡德里尔舞和grand-rond⑦,由波梁斯基上尉领着他们穿过各个房间,然后又跳华尔兹舞。
 
  跳舞时候,老年人坐在大厅里抽烟,看那些青年男女跳舞。老人当中有一个是市信用社的经理谢巴尔津,他以爱好文学和戏剧艺术出名。他创办了当地的音乐戏剧小组,亲自参加演出,不知什么缘故只演滑稽的听差,或者用唱歌的声调朗诵《女罪人》⑧。他在本城有个外号,叫木乃伊⑨,因为他长得高,又很瘦,青筋突起,而且老是做出庄严的脸相,眼睛呆滞无神。他那么真诚地爱好戏剧艺术,甚至剃光上髭和胡子,这就弄得他越发象木乃伊了。
 
  等到大环舞拆散,他迟迟疑疑,稍稍侧着身子走到尼基丁跟前,咳了一声,说:“刚才喝茶时候你们的一番辩论,我很荣幸,全听见了。
 
  我十分赞同您的见解。我的看法也是这样,因此跟您谈一谈,在我是很大的乐事。您看过莱辛⑩的《汉堡剧评》那本书吗?”
 
  “没有,我没看过。”
 
  谢巴尔津大吃一惊,不住地挥手,仿佛他的手指头被烫伤了似的,他什么话也没说,从尼基丁身边走开了。谢巴尔津的身材、他问的那句话、他的惊奇的神情,尼基丁都觉得好笑,不过他仍旧暗想:
 
  “这真叫人难为情。我是文学教师,可是直到今天我还没读过莱辛的书。我得读一读他的著作才成。”
 
  【注释】
 
  ①②③都是玛丽雅的小名。
 
  ④“第三厅”是沙皇俄国的最高警察机构,在一八二六年成立,其目的在于镇压革命活动。
 
  ⑤普希金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
 
  ⑥普希金的历史诗剧。
 
  ⑦法语:一种古代集体舞蹈的花样。
 
  ⑧《女罪人》是俄国作家阿·康·托尔斯泰(1817—1875)所写的一首诗。
 
  ⑨古埃及人用防腐剂保存下来的人体。
 
  ⑩莱辛(1729—1781),德国文艺理论家,剧作家。
 
  晚饭以前,这班人,老老少少,全坐下来玩“命运”①。他们拿两副牌,一副发给大家,每人得的牌一般多,一副摊在桌子上,背面朝上。
 
  “谁手里有这张牌,”老人谢列斯托夫翻开第二副牌最上面的那一张,郑重其事地开口说,“命运就派谁马上到儿童室去跟奶妈接吻。”
 
  跟奶妈接吻的荣幸落在谢巴尔津身上了。大家就簇拥着他,把他领到儿童室去,一面笑一面鼓掌,逼他跟奶妈接吻。
 
  这就引起了一大片嚷叫喧哗的声音。……“不够热情!”谢列斯托夫喊道,笑得流出眼泪来。“不够热情啊!”
 
  命运派定尼基丁听取所有的人的忏悔。他就坐在大厅中央的一把椅子上。有人拿来一块披巾,蒙住他的脑袋。第一个来向他忏悔的是瓦丽雅。
 
  “我知道您的罪,”尼基丁开口说,在黑暗中瞧见她那严厉的侧面像。“小姐,告诉我,您干什么每天跟波梁斯基一块儿出去散步?哼,她绝不会无缘无故跟骠骑兵在一块儿呀!”
 
  “这是耍贫嘴,”瓦丽雅说,走开了。
 
  然后,他在披巾里面看见两只凝眸不动的大眼睛闪闪发光,还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一张可爱的侧面像,又闻到一股早已熟悉的名贵香水的气味,这香味使尼基丁想起了玛纽霞的房间。
 
  “玛丽雅·戈德芙鲁阿,”他说,简直听不出是自己的语声了,它变得那么柔和而温存,“您有什么罪呢?”
 
  玛纽霞眯细眼睛,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笑起来,走开了。过了一分钟,她站在大厅中央,拍着手叫道:“吃晚饭了,吃晚饭了,吃晚饭了!”
 
  大家就一齐拥进饭厅。
 
  吃晚饭的时候,瓦丽雅又吵起架来,这回是跟她父亲吵。
 
  波梁斯基吃得很多,喝着红葡萄酒,对尼基丁讲起有一年冬天作战的时候,他怎样通宵站在一个沼泽里,污泥没到膝头;讲起敌人离得多么近,大家奉命不准抽烟或讲话,那天夜里又冷又黑,刮着刺骨的寒风。尼基丁听着,斜起眼睛看玛纽霞。她呢,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睛也不?~,仿佛在想什么心事,或者是想得出了神。……这使他觉得又快活又痛苦。
 
  “为什么她这样看着我呢?”这问题折磨着他。“这真叫人难为情。人家会瞧出来的。啊,她还多么年轻,多么天真啊!”
 
  午夜,客人散了。尼基丁刚刚走出门口,楼上一扇小窗子就砰的一声推开了,玛纽霞探出头来。
 
  “谢尔盖·瓦西里奇!”她招呼一声。
 
  “有什么事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