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穿越晚家峡

时间:2021-09-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彭战获 点击:
  晚霞湖,原名晚家峡水库,是目前陇东南地区最大的水库,也是甘肃著名的高山水库之一。2008年,经国家水利部水利风景区评审委员会批准,晋升为“国家水利风景区”。2016年,又对景区进行改造性建设,建成湖心岛、悦湖广场等一系列景点,使文化旅游景观再度得到提升。

穿越晚家峡
 
  游晚霞湖,如果不驱车上盘山柏油路,徒步穿越晚家峡大峡谷,那实在是一种历险性的美的享受。
 
  秋末的一天清晨,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应文友相邀,陪同远道而来的几位省城朋友,如约驱车出了县城,经王家磨,过白水桥,越查磨、观音村,来到通往晚霞湖景点的峡坡岔道前。微雨如千万游丝,飘飘洒洒,无声却有情,下得很是缠绵。下车驻足翘首,始见前方不远处,那岚烟似的雨雾中隐现出一抹青苍苍的山影,高可连云,如壁垒雄峙,气势庄严萧森,恍若仙天福地。我们的精神为之一振。这时,身旁的老常悄悄叽咕了一句:“雨中出游,别有一番情趣,不要误了旅游的大好时光,还不快走!”。我们谁也没有吭声,不由自主地脚下铆足了劲,沿着一条小道,逆流而上,不一会便到了晚峡村。山脚曾建有水力发电厂,后兼办水泥厂,前些年一直是西和县的主要经济支撑点之一。
 
  步入峡谷口,逶迤前行,这似乎是座从上到下完整裂开的石山,像关云长义释曹操的华容道一样,中间留出一道空隙,小道在裂缝中穿行。两旁是壁立的山崖,峰顶直插云天。从脚到顶,尽是苍黑的岩石。有些地方,非常突出,好像随时都会崩塌似的,令人毛骨悚然;有些地方,又不规则地凹了进去,如同岩洞似的。山崖上下,年深日久,风吹雨淋,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缝隙中,到处长着枝桠弯曲的野生杂木和密匝匝的各种野草,绿意盎然,我真是从内心赞叹它们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置身此地,眼前一切景色,被雨幕云烟一涂,显得格外奇险,更加迷人。
 
  峡谷口曾建有采石场,使得东面谢家堡子下的一半山崖不见了。然而正是这些青杏般的特质山石,才使我不由频频联想起那拔地而起的群群高楼大厦,那凌空飞架的座座大小桥梁,那通往山里山外的条条柏油大道。山崖紧跟时代的默默献身精神,可歌可泣,然而也给自然景观留下了无法补救的缺憾。据随行的当地人老谢说,他们小时候很少有人敢独自深入峡谷,里面幽深恐怖,常有野物出没,再加上谷水咆哮奔涌,难以通行。东崖有石棺材、月亮石、鹁鸪仙洞,西崖有蛤蟆嘴,也有月亮石,谷底有杨二郎的马蹄印、仙姑麻线滩等无数带着传奇色彩的远古风物胜迹。老谢回忆说,入峡谷不远,当年两面山崖高处突兀的山石近乎连在了一起,胆大的人还可以在两山间跳来跳去,借岩石跨越幽深的大峡谷,祖辈呼此为“天桥”,可惜后来因炸修渠道和长期采石,连同石棺材、东崖月亮石和鹁鸪仙洞也不复存在了。如今,马蹄印的大部分及麻线滩也被深深地埋入碎石中,仅有西崖月亮石依稀可见。月亮石镶嵌在峰坪古堡下高可摘星的石崖上,有筛子般大小,呈白色,被黝黑的大块平面岩石从周围包裹着,一点空隙也没有,完全是一整体。月亮石平时不发光,只有到了下午四时左右才放出圆圆的亮光。据说此石有的老人说是香山菩萨当年遗落的梳妆镜,也有的老人说是王母娘娘的镇妖宝石。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有祛邪镇妖的灵气,历来无人敢有半点亵渎之意。
 
  晨岚隐去了,雨幕也逐渐在消失,头顶感觉明朗,可眼前依然阴森森的。苍鹰在谷空盘旋,一只俗名叫“黄拜子”的大鸟定格在虚空,似乎在虔诚地俯拜着古堡下的仙迹。而擦肩穿梭而过的小燕,其啁啾不绝的叫声,和着各种小鸟明快中夹杂忧伤的曲调旋律,伴着高崖上几只喜鹊喳喳喳的嘹亮歌声,在湿润的空气里回荡着,使人有点心绪难宁。老谢指指点点,边走边谈。介绍到愉悦处,眉飞色舞,仿佛成了得胜的将军!介绍到遗憾处,情绪低沉,使得我们一行人也感慨不已!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峡谷的腹地。山高峡窄,险处景奇,俯视脚下,波涛汹涌;仰视天空,云天一线,使人确有“云与天关接”之感。我们一路走着,暗暗惊叹这大自然的杰作。忽然老谢问道:“你知道这大峡谷的来历吗?”我搜集研究地方民间文化达三十多年,几乎跑遍了西和的山山水水,风物传说可谓知道不少,尤其晚家峡,我早已多次采录过很多资料,但为了有新的发掘,便迫不及待地追问起来。老谢家开有农家乐,阅人无数。他健谈,兴致勃勃地说道:“传说早年间,这山是连在一起的。山下有九口海眼,上游积水成灾,人们都称西海。海中藏着一条恶怪,兴风作浪,无恶不作,害得周边人畜断行。有一年,杨二郎路过此地,填堵了海眼,除掉了孽怪,斩开了此山,才使海水外泄。日久天长,经水冲刷,峡谷越冲越深……”另一位同行的湖区老者受到感染,也不甘沉默,接着说道:“有的说,这峡谷是大禹开的;也有的说是把爷挖开的;还有的说……”一个个神话,一个个传说,我默默地用录音笔录了下来。有些我听过多次的,有些是我从未听说过的。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收获。我由衷地感谢两位老者,心里默念着,待出谷后一定要去老谢家的农家乐坐一坐,借机再挖掘些“宝藏”出来。
 
  我们继续前行。过了蛤蟆嘴,忽儿峭壁当前,“石开疑无路”;忽儿峰回路转,“云开别有天”。“哗啦啦……”猛抬头,陡立的左面山腰上,泄出宽宽的一个大水帘,跌涛而下,十分壮观。浪花,在山岩上、在人们的脚下激溅,喧哗、戏闹,像是成千上万的人呼啸着,把大块大块的玉石、翡翠在峡谷中摔得粉碎。倘有艳阳照射,定会像五颜六色的珍珠,美得不得了!我心里明白,太巧了,正赶上泄洪道在排水。
 
  “靠右边山崖,曾有座水磨坊……”老谢指着遗址,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沿着陡峭的石级攀登,几经曲折,终于出了峡谷,到了水库坝顶。同行的几位老人虽有年轻后生搀扶,但早已累得气喘吁吁,腰酸腿麻。放眼望去,眼前豁然开朗;天高云淡,湖水无垠;山光水色,人文景观,全汇晚霞一湖,仿佛置身于另一番天地。回首晚家峡谷,虽长不过一公里,却有“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进荆楚压群山”之势。峡奇,峡险,峡幽,峡秀,晚家峡是诱人的,是美的:出自天造地设,出自历史人文,更出自今天的建设者,“使真仙游其中,亦当自迷也。”不过,峡谷景点还缺乏打造,相信将来会更美!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