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四十六章)(2)

时间:2021-09-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对啊。”

  “藻奈美来我这儿定做戒指之事不假,不过,当时她还带来了一样东西。”

  “一样东西?”

  “是戒指。喏,就是你手上戴的那只的另一只。”

  平介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手。他无名指上戴着和直子结婚时的戒指。这么说来,这只戒指也是在这个店里做的。

  “你是说直子的戒指?”

  “嗯。她把它拿来,说这次新打的结婚戒指中,新娘戴的那只想用它来改做。她说因为它是妈妈的遗物。”

  “用那只戒指……”

  平介的心猛地一跳。之后,他的脉搏开始剧烈加快,全身都热了起来。

  他心里想着,这怎么可能!

  “于是我当然就按照她的要求去做了。我觉得好感动啊。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呢?藻奈美不肯告诉我原因,只是要求我绝对不能跟爸爸说,甚至还说,你知道了会恨她。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吧?你也没有因此而心情不好吧?”

  平介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浩三的了。待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从店里出来了。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平介一边走,一边念叼着。

  那只戒指应该一直藏在泰迪熊里,是直子亲手放进去的。

  藻奈美为什么把它取出来了呢?不,应该是她为什么能把它取出来呢?

  藻奈美不可能知道那里面藏着戒指这件事。那是他和直子之间的秘密!

  难道是直子通过日记告诉藻奈美的吗?就算是那样,那她又有什么必要将戒指重新做了呢?她又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呢?

  平介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了司机举行婚礼的宾馆名称。

  他触摸着戴在自己手上的戒指,内心变得越来越热。

  直子——

  难道你没有消失吗?难道你只是在装着已经消失了吗?

  平介回忆起了藻奈美第一次出现时的情形。之前的一天,平介下定了决心决定把直子当自己的女儿来对待,自己决定成为她的父亲。他通过将她的名字喊为“藻奈美”这一行动表达了这一决心。

  面对自己的这个决心,直子是怎么考虑的呢?会不会是在领悟到丈夫的决心后,也下定了一个决心呢?是决定装出藻奈美重新苏醒过来的样子,最终让自己完全变成藻奈美吗?

  但是,此事又不能操之过急,于是她便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直子一点一点地消失浩9年来,她一直都在演戏,并且想将戏一直演到生命结束?

  平介回想起了在山下公园的那一幕。

  那一天不是直子消失的日子,而是她彻底放弃以直子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的日子。当她作为藻奈美睁开眼睛后,曾失声痛哭,那时的眼泪应该是她为放弃自我而留下的悲伤的眼泪!

  直子,原来你现在还活着啊——到了宾馆,平介像扔废纸一样甩下车费,冲了进去。发现大堂经理后,他用很快的语速向他询问了举行婚礼的地点。年长的大堂经理看似有意慢条斯理地回答了他。

  平介冲进电梯,在举行婚礼的那层下来后,看到了三郎和容子。

  “澡奈美呢?”平介问,说话时还喘着气。

  “我带你过去。”

  平介在容子的引领下采到新娘更衣室前。

  容子敲了一下门,向里面望了望,对平介说:“应该可以进了。”随后,像是领悟到了平介的心情,她又返回大家所在的地方了。

  平介做了一个深呼吸后推开了门。

  身着婚纱的藻奈美的容姿一下子映入平介眼帘。那是通过一面大镜子映出来的。

  她通过镜子注视着平介,之后慢慢回过头来。房间里弥漫着花的香气。

  “这,简直,又……”

  平介回想起了30年前的光景。那时的直子也穿着非常合体的婚纱。

  伴娘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平介和藻奈美两个人了。两个人开始互相对望起来。

  直子——

  在这一瞬间,平介什么都懂了。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再问什么,也都没有意义了,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直子的。而只要她不说,那她就是藻奈美,对平介来说,她也只是他的女儿。

  “爸爸,”她说,“这么长时间以来,真的是好长好长时间以来,多亏您的照顾……”她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嗯。”平介点了点头。这一动作也算是默默承认了他们之间永远的秘密。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平介答应了一声后,根岸文也把头探了进来。

  看到新娘子,他两眼放出了光彩。

  “哇,太漂亮啦!除了漂亮也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了!”说完他看着平介,“对吧,爸爸?”

  “这一点我30年前就知道了。”平介说,“先不说这个了。文也,你跟我过来一下。”

  “啊,什么事?”

  平介将文也带到另外一个休息室。幸运的是,里面没有其他人。

  平介盯着眼前这个马上就将和藻奈美结婚的男子的脸。新郎看起来有些紧张。

  “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平介说道。

  “啊,您尽管说。”

  “也不是什么难事,不是经常有人说吗,就是新娘的父亲最想对新郎做的那件事,你能不能让我也做一次呢?”

  “啊?什么事啊?”

  “这件事……”平介在文也面前伸出了拳头,“就是让我打你一顿!”

  “啊?”文也向后仰了一下身子,问,“现在,在这里吗?”

  “不行吗?”

  “啊,不是。这可怎么办呀,过一会儿还要照相呢!”文也挠了挠脑袋,最终还是用力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因为我从您那里得到了那么漂亮的女儿,所以这点儿要求我能接受。来吧,给我一拳吧。”

  “不对,是两拳。”

  “两拳?”

  “一拳是因为你夺走了我的女儿,另一拳是因为……还有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

  “别问那么多了,快闭上眼睛!”

  平介攥紧了拳头。

  但是,在将其举起来之前,他已经热泪盈眶!

  他就地跪了下去,用双手捂住脸,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