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七章第六节)

时间:2021-09-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六节

    事实上,陈家鹄从决定喝酒起就已心怀叵测,他要逃跑!要回家!选什么时候逃跑最好?一般人也许会选择后半夜,人睡得最死的时候。陈家鹄选的时间是陆所长怎么也想不到的,他上楼就开始行动,先是撕碎一件纯棉内衣,缠裹在双手上(对付围墙上的铁丝网的),再把一张床单扯成布条,拧成绳子,系在腰间(爬大院的围墙时可能有用),然后走到窗前,全神贯注地盯着天空,等着电闪雷鸣。

    闪电亮时,等于是对他喊“预备”。

    雷声响时,他迅速打开窗户:开窗的声音被雷声吞得干干净净。

    然后又等第二道闪电、雷声,利用这一道雷声他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窗户上,呈凌空欲飞状。然后再等下一道闪电、雷声……闪电——预备——跳!毕竟在二楼,他跳落到地上的声响真是不小啊,可哪有雷声大呢?然后再等下一道闪电、雷声……用相同的办法和运气,他顺利地翻上他们庭园的矮墙,然后溜下去,从陆所长的眼皮底下成功地突围出去。

    天助我矣!

    不过也是他算计得好:一是他巧妙地利用了雷声;二是他也大胆地谋取了陆所长的麻痹心理。其实,他行动时陆所长还没睡呢,这就是“算得好”,你总以为他刚上楼,我还没有睡呢,要逃总不可能选择这个时机吧。可是他就选这个时间逃,你的警惕性还没有提起来。

    按理,徐州夜里要起来在院内巡逻两次,另有在黑室院内负责巡逻的流动哨兵会每小时一次在围墙外巡逻一回(他们不知围墙内有何要人或宝物)。可雨下得这么大,连夜游的野猫和耗子都钻洞躲雨了,谁还会出来巡视?周围没有一个人影,只有雨在哗啦啦地下,迅速在地上积成水流,在阴沟里潺潺地流。围墙外电线杆上那盏昏黄的路灯,在雨水中战战兢兢地瓢摇着,闪烁着,成了陈家鹄选择逃跑路线的“指南针”。

    他当然不能往那边跑,那儿有蒙面大侠。

    他往相反的方向跑。

    他猫着腰狂跑,浑身瞬间被淋得像只落汤鸡。

    雨啊,下吧,下吧,把我的脚印全冲走才好。

    雷啊,打吧,打吧,把我的声响全都吞没了吧。

    不一会儿,他已经站在院子的围墙下。他娘的,这围墙真高啊,可你难不倒我,我知道哪里可以爬上去。他白天早已经侦察过,知道可以从嘹望哨那儿爬上去。这儿以前是监狱,围墙边有东南西北四座伞形的嘹望哨,它们只有围墙的一半高,很容易爬上去,然后站到伞顶上就可以攀越围墙了。

    今晚闪电真是频频助他力,施他运。凭着闪电的照耀,他攀援而上,终于磕磕绊绊地爬上嘹望哨,然后像壁虎一样,紧紧挨着墙体,艰难地在伞顶上站住了。此时高大的围墙变矮了,甚至比他刚才翻越的他们庭园的那堵矮墙还要低,但攀上去054的困难无疑更大:一则脚下是坡形伞面,二则头顶是铁丝网,无法用爆发力攀上去,只有抓住一个东西,引体向上,慢慢爬上去。

    好在事先有准备,手上裹着棉布内衣,可以跟铁丝较量一下。他顺着铁丝摸索着,运气不错,摸到了一个他期待中的架固铁丝网的木桩。木桩插入墙体,他试了试,很牢固,又试了试,能承力,便牢牢抓住它.双脚蹬着墙壁,奋力往上攀援。

    他手脚合力,艰难地引体向上。

    一指头,一寸寸。

    一指头,一寸寸。

    手臂开始有弯度。

    手臂的弯度越来越大,转眼双肘将可以架到围墙上去。

    只要有一只臂肘架上去,身体就会有更牢固的着力点。

    可就在这时,之前一直助他的闪电出卖了他,一道雪亮的闪电在他精力最集中的时候突发而至,一下惊扰了他,致使他脚下打了个滑,身体顿时悬了空。如果木桩足够牢固,这也没关系,可以重来。问题恰恰出在木桩上,它经年日晒雨淋,已成半朽,经不起突然的发力,咔嚓一声,断了。虽然咔嚓声被紧接的雷声吞得悄无声息,可木桩断了,手松开了,无处受力的身体怎么办呢?掉下来!像伽利略从比萨斜塔上抛下的铁球一样掉下来。

    其实木桩虽然断了,但还是被铁丝牵扯着的,所以如果他没有松开手,还是紧紧抓牢着木桩,他不会落地的,最多往下掉个几十公分,因为铁丝网会牵住木桩的——即使铁丝网被址坏,牵不住木桩,坠落过程也会被减缓。这样,他很可能是有惊无险。可是,他的手在惊吓中松开了木桩,他只有充当伽利略手中的那个铁球了。

    如果掉落的过程中,没有碰到嘹望哨的尖顶,他像伽利略手中的那个铁球一样自由坠落,甲途不碰不磕,他肯定是脚先着地,也许腿骨会断,也许腰椎会受伤,但总不至于让脑袋受伤。可是很遗憾,他坠落的过程中与嘹望哨的尖顶碰撞了,身体改变了坠落的姿态,最后是头先着地了。

    头着地就头着地吧,如果是着在泥地上,问题可能也不会太大,顶多是严重脑震荡吧。可是很遗憾,他的头最后着在一块有款有型的石头上,这块石头铺在哨所门前,有点儿门前台阶的意思,曾经可能是狱警进哨所前用来跺拭鞋底泥土用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头着在这么坚硬的地方,陈家鹄,你真是撞了大霉了!

    今天晚上,闪电一直是陈家鹄的福星,凭靠它的关照,他像只穿山甲一样遁地有术,无声无息地过了一关又一关。可最后竟是闪电出卖了它,而且从此后运道发生根本逆转,所有不该撞上的厄运都被他撞上了。这叫什么?福兮,祸所伏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