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难姊妹

时间:2021-08-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第六章 落难姊妹

回到行馆,滕翼低声道:“嫣然在内室等你。“项少龙正要找她,闻言加快脚步。
  滕翼追在身旁道:“赵王找你有什么事?“项少龙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扼要说出了情况,笑道:“我们尚算有点运道,在邯郸待多一两个月应没有问题。“滕翼推了他一把,道:“快进去吧!你这小子真的艳福无边。“项少龙想不到这铁汉竟也会爆出这么一句话来,可见善兰把他改变了很多。笑应一声,朝卧室走去。
  刚关上门,纪嫣然这大美人夹着一阵香风冲入他怀□,热情如火,差点把他溶掉。
  初尝禁果的女人,分外痴缠,纪才女亦不例外。云雨过后,两人肢体交缠,喁喁细语。
  项少龙尚未有机会问起她与李园的事,这佳人早一步坦白道:“项郎莫要误怪嫣然,明天人家答应了那李园到城南的‘枫湖‘赏红叶,唉!这人痴心一片,由楚国直追到这□来,缠着人家苦苦哀求,嫣然不得不应酬他一下,到时我会向他表明心迹,教他绝了对嫣然的妄念。“
  项少龙听得纪嫣然对李园显见不无情意,默然不语。纪嫣然微嗔道:“你不高兴吗?只是普通的出游吧了!若不放心,人家请邹先生同行好了。“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据我观察和得来的消息,这人的内在远不如他外表的好看,但若在这时说出来,我便像很没有风度了。“
  纪嫣然脱出他的怀抱,在榻上坐了起来,任由无限美好的上身展现在他眼前,不悦道:“难道嫣然会认为你是搬弄是非的人吗?人家早在大梁就是你的人了,有什么值得吞吞吐吐的。“
  项少龙把她拉得倒入怀里,翻身压着,说出了他利用李嫣嫣通过春申君设下的阴谋,又把今晚席上的事告诉了他。
  当嫣然听到李园向赵王施压对付她的“项少龙“,又公然在席上宣布与她的约会时,勃然色变道:“想不到他竟是如此浅薄阴险之徒,嫣然真的有眼无珠了。“
  项少龙道:“这人可能在楚国忍隐得很辛苦,所以来到赵国,不怕别人知道时,就露出真脸目了。“
  纪嫣然吁出一口凉气道:“幸得项郎提醒嫣然,才没有被他骗了。唉!项郎何时才可带人家到到咸阳呢?这样偷偷摸摸真是痛苦。邹先生亦很仰慕秦国,希望可快点到那里去呢。“
  项少龙叹道:“谁不想快些离开这鬼地方,不过现在仍要等待时机。“
  纪嫣然依依不舍坐了起来道:“人家要回去了,今次不用你送我,给人撞到可更百词莫辩。“旋又笑道:“不若我们合演一场戏,剧目就叫‘马痴夺得纪嫣然‘,若能气死那李园,不是挺好玩吗?我们也不用偷偷摸摸,提心吊胆了。人家还可公然搬来和你住在一起呢。“
  项少龙坐起身来,勾着她粉项再尝了她樱唇的胭脂,笑道:“是‘马痴独占纪佳人‘,又或‘董痴情陷俏嫣然‘。这想法真诱人,只怕惹起龙阳君的疑忌,那就大大不妙了。“
  纪嫣然笑道:“龙阳君这人最爱自作聪明,只要我们做得恰到好处,似有情若无情,循序渐进,反会释他之疑,甚至会使他认为人家和那个项少龙没有关系,否则怎会对别的男人倾心。“再甜笑道:“项郎的说话用词是这世上最好听的了。“
  飘飘然□,项少龙想想亦是道理,精神大振,若能驱掉龙阳君对纪嫣然的疑心,日后行动会方便多了。否则若给这半男不女的小人撞破他们的私情,可能会立即揭破他的身分。因为只要仔细验的假脸,他就无所遁形了。
  对赵人来说,让他得到纪嫣然,总好过白便宜了李园。两人兴奋得又缠绵起来,然后共商细节。
  项少龙想起了赵致,再三催促下,纪嫣然才难解难分地悄然离开。
  项少龙趁纪嫣然走后睡了一个时辰,到半夜滕翼才来把他唤醒。
  这行馆本来是有管家和一群侍婢仆人,但都给他们调到外宅去,免得碍手碍脚。
  他梳洗时,滕翼在他身后道:“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半个时辰前开始埋伏在前街和后巷处,不知是何方神圣,真想去教训他们一顿。“
  项少龙道:“教训他们何其容易,只要明天通知赵穆一声,这奸鬼定有方法查出是什么人。“
  滕翼道:“你出去时小心点,看来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好些,至少有个照应。“
  项少龙失笑道:“我只是去偷香窃玉,何须照应。“
  滕翼不再坚持,改变话题道:“少龙准备何时与蒲布、赵大这两批人联络?“
  项少龙戴上假脸具,道:“这事要迟一步才可决定,而且不可让他们知道董匡就是我项少龙,人心难测,谁说得定他们其中一些人会不会出卖我们?“
  滕翼松一口气道:“你懂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项少龙用力搂了他的宽肩,由他协助穿上全副装备,逾墙离府,没入暗黑的街道□。
  虽是夜深时分,街上仍间有车马行人和巡夜的城卒。这时代的城市地大人少,治安良好。
  一路保持着警觉,半个时辰后到达了目的地。他仍怕有人盯梢,故意躲在一棵树上,肯定没有人跟来,才跳了下来,走进赵致家旁的竹林□。
  那是座普通的住宅,只比一般民居大了一点,特别处是左方有条小河,另一边则是这片竹林,把这宅院和附近的民房分了开来。而这片竹林则是必经之路。
  项少龙抛开对荆俊的歉意,心想成大事那能拘小节,安慰了自己后,才走出竹林去。
  雄壮的狗吠声响起,旋又静了下来,显是赵致喝止了它。
  赵致宅院分为前、中、后三进,后面是个小院落,植满花草树木,环境清幽雅致。
  后进的上房与花园毗连,只要爬墙进入后院,便可轻易到达赵致的闺房。
  就在此时,其中一间房灯火亮起,旋又敛去,如此三次后才再亮着了。
  项少龙知道是赵致的暗号,心中涌起偷情的兴奋。赵致胜在够韵味,有种令人醉心的独特风情。特别使人印象深刻是她年不过二十,但偏有着饱历人世的沧桑感,看来她定有些伤心的往事。
  项少龙知道时间无多,春宵一刻值千金,迅速行动,攀墙入屋,掀□入内。
  原来这是间小书齐,布置得淡雅舒适,赵致身穿浅绛色的长褂,仰卧在一张长方形卧榻上,几旁□□美酒和点心,含笑看着他由窗门爬入来。
  项少龙正报以微笑时,心中警兆忽现,未来得及反应前,背上已被某种东西抵在腰际处。
  他之所以没有更清楚感觉,是因为隔着了围在腰间插满飞针的革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