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恨情仇

时间:2021-08-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七卷 第四章 爱恨情仇

项少龙以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坚强意志,勉强爬起床来,到客厅去见赵穆。
  赵穆神态亲切,道,“来!我们好好谈谈。“
  项少龙故作愕然道:“不是立即要到纪才女处吗?“
  赵穆苦笑道:“今早这人儿派人来通知我,说身子有点不适,所以看马的事要另改时日。唉!女人的心最难测的了,尤其是这种心高气傲的绝世美女。“
  项少龙心中暗笑,有什么难测的?纪嫣然只是依他吩咐,取消了这约会,免得见着尴尬。不过却想不到赵穆会亲自前来通知。
  挥退左右后,项少龙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道:“侯爷昨晚睡得好吗?“
  赵穆叹道:“差点没□过眼,宴会上太多事发生了,叫自己不要去想,脑袋偏不听话。“再压低声音道:“李园今趟原来带了大批从人来,称得上高手的就三十多人,都是新近被他收作家将的楚国著名剑手,平日他在楚国非常低调,以免招爹的疑心,一到这里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项少龙道:“侯爷放心,我有把握教他不能活着回我们大楚去。“
  赵穆感动地瞧着他道:“爹真没有拣错人来,你的真正身分究竟是谁?为何我从未听人提过你。“
  项少龙早有腹稿,从容道:“鄙人的真名叫王卓,是休图族的猎户,君上有趟来我附近处打猎,遇上狼群,被鄙人救了。自此君上就刻意栽培我,又使鄙人的家族享尽富贵,对鄙人恩重如山,君上要我完成把你扶助为赵王的计划,所以一直不把我带回府去,今次前来邯郸,是与侯爷互相呼应,相机行事,这天下还不是你们黄家的吗?小人的从人全是休图族人,绝对可靠,侯爷尽可安心。“
  赵穆听得心花怒放,心想爹真懂用人,这王卓智计既高,又有胆色,剑术更是高明,有这人襄助,加上乐乘策应,赵君之位还不是我囊中之物?最大的障碍就只有廉颇和李牧这两个家伙吧了。
  赵穆道:“我昨夜想了整晚,终想到一个可行之计,不过现在时机仍未成熟,迟些再和你商量。由于孝成王那昏君对你期望甚殷,你最紧要尽早有点表现。“
  项少龙暗笑最紧要还是有你最后这句话。站起来道:“多谢侯爷提醒。鄙人现在立即领手下到城郊农场的新址研究一下如何开拓布置。“
  赵穆本是来寻他去敷衍对他项少龙有意的龙阳君,免致惹得这魏国的权要人物不满。闻言无奈陪他站起来道:“记得今晚郭纵的宴会了,黄昏前务要赶回来。“
  项少龙答应一声,把他送出府门,才与乌卓等全体出动,往城郊去了。
  乌卓、荆俊和大部份人都留于新牧场所在的藏军谷,设立营帐,砍伐树木,,铺桥修路,装模作样地准备一切,其实只是设立据点,免得有起事来一网成擒,亦怕荆俊耐不住私自去找赵致。
  黄昏前,项少龙、滕翼和三十多名精兵团里的精锐好手,马不停蹄的赶返邯郸。
  才抵城门,守城官向他道:“大王有谕,命董先生立即进宫参见。“
  项少龙与滕翼交换了个眼色,均感不妙,赵王绝不会无端召见他的。
  两人交换了几句话后,项少龙在赵兵拱□下,入宫见孝成王。
  成胥亲自把他带到孝成王日常起居办公的文英殿,陪待着他的竟不是赵穆而是郭开。
  项少龙见孝成神色如常,放下心来,拜礼后遵旨坐在左下首,面对着郭开。
  成胥站到孝成王身后。
  郭开向他打了个眼色,表示正照顾着他。
  孝成王问了几句牧场的事后,叹了口气道:“牧场的事,董先生最好暂且放缓下来,尽量不露风声。“
  项少龙愕然道:“大王有命,鄙人自然遵从,只不知所为何由?“
  孝成王苦笑道:“拓展牧场是势在必行,只是忽然有了点波折,让郭大夫告诉先生吧!“
  郭开干咳一声,以他那阴阳怪气的声腔道:“都是那李园弄出来的,不知他由那里查得董先生今次是回归我国。早上见大王时,便说先生虽为赵人,但终属楚臣,若我们容许先生留在赵国,对两国邦交会有不良影响。“
  项少龙差点气炸了肺叶,这李园分明因见纪嫣然昨晚与自己同席,又亲密对话,所以妒心狂起,故意来破坏他的事。不问可知,他定还说了其他坏话。幸好孝成王实在太需要他了,否则说不定会立即将他缚了起来,送返楚国去。
  孝成王加重语气道:“寡人自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目前形势微妙,此人的妹子乃楚王宠妃,正权重一时,若他在楚王面前说上两句,劝他不要出兵对付秦人,我们今次的‘合从‘将功败垂成,所以现在仍不得不敷衍他。“
  郭开笑道:“待李嫣嫣生了孩儿后,李园就算在楚王前说话,亦没有作用了。“
  项少龙陪着两人笑了起来。
  他自然明白郭开指的是楚王是个天生不能令女人生儿子的人,所以李嫣嫣料亦不会例外。可是他却知道今次真正的经手人是春申君而非楚王,而且至少有一半机会生个男孩出来,郭开的推测虽未必准确。当然亦难以怪他,谁想得到其中有此奥妙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鄙人是否应避开一会呢?“
  孝成王道:“万万不可,那岂非寡人要看李园的面色做人,寡人当时向李园说:董先生仍未决定去留,就此把事情拖着。所以现在才请先生暂时不要大张旗鼓,待李园走后,才作布置。“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无奈道:“如此我要派人出去,把正在运送途中的牲口截着,不过恐怕最早上路的一批,应已进入境内了。“
  孝成王道:“来了的就来吧!我们确需补充战马,其他的就依先生的主意去办。“
  项少龙正愁没有借口派人溜回秦国报讯,连忙答应。
  孝成王沉吟片晌,有点难以启齿地道:u昨晚巨鹿侯宴后把先生留下,说了些什么话呢?“
  项少龙心中打了个突兀,暗呼精彩,想不到孝成王终对赵穆这“情夫“生出疑心,其中当然有那其奸似鬼的郭开在推波助澜了,装出惊愕之色道:“侯爷有问题吗?“
  郭开提醒他道:“先生还未答大王的问题?“
  项少龙装作惶然,请罪后道:“巨鹿侯对鄙人推心置腹,说会照顾鄙人,好让鄙人能大展拳脚,又说,嘿……“
  孝成王皱眉道:“纵是有关寡人的坏说话,董先生亦请直言无忌。“
  项少龙道:“倒不是什么坏话,侯爷只是说他若肯在大王面前为鄙人说几句好话,包保鄙人富贵荣华。唉!其实鄙人一介莽夫,只希望能安心养马,为自己深爱的国家尽点力吧了!不要说荣华富贵,就连生生死死也视作等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