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六章第二节)

时间:2021-08-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二节

    这天早晨,演算科的人刚上班,海塞斯就把陈家鹄写的方案交给他们,要他们加班加点,抓进时间进行演算。

    一天。

    两天。

    三天。

    第四天晚上,敌二十七师团的机密就在噼里啪啦的算珠声里,白纸黑字地呈现了出来,最后都一一送到了抗日名战薛岳将军手上。民间野史称,打共产党薛岳是软蛋,派他去贵州追击红军,屡战屡败,让红军死里逃生,放虎还山。但打日本人,薛岳是战神,独创神奇的“天炉战法”,消灭了大批日军,被日本人称为“长沙之虎”。战后,薛岳着有《天炉战》一书,书中介绍天炉战法,是一种“后退决战”的战术。所谓“天炉”,即将兵力在作战带布成网状据点,以伏击、诱击和侧击、尾击等方式,分段消耗敌军的兵力与士气,最后把敌军拖到决战地再狠狠围歼。它因薛岳保长沙、败日军而成名。

    作为第九战区司令,薛岳先后指挥过武汉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等著名大会战。但名噪一时还是靠长沙会战,三战三胜,大败日军士气,因此荣膺美国总统杜鲁门亲授的自由勋章。同是薛岳,为什么在长沙会战中表现得如此英明、神勇,以致日寇后来几年都不敢再向长沙发起进攻?答案或许就在参战的敌二十七师团的密码上。

    密码被陈家鹄破掉了!

    敌军之心被薛岳看透了!

    话说回来,杜先生欣闻敌二十七师团密码被破掉,自是兴奋。为了鼓励和犒赏海塞斯和陈家鹄这对梦幻组合,这天上午,杜先生竟突发雅兴,派人给陆所长送来一箱法国香槟,要他学做一回法国人,在陈家鹄工作的庭园里搞一个时髦的户外餐会,并说他到时候也要来。

    到时间,海塞斯拉着陈家鹊下了楼。餐会已经布置完毕,两张长条桌子上放着大小不一的几瓶香槟酒,还有法国面包、色拉之类的洋玩意。正是一天中天气最晴好之际,空气清新又暖融融的。海塞斯拿起一小瓶香槟,啪地打开,对着陈家鹄直射。陈家鹄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海塞斯高兴得手舞足蹈,说是提前祝贺他,像个老顽童。

    陈家鹄说:“你要是真心想祝贺我,就帮我个忙……”海塞斯知道他又要提回家的事,断然回绝:“这事肯定不行,本人爱莫能助。依我之见,到时你也最好别提,免得他们为难。”

    海塞斯错了。席间,陆所长居然主动向杜先生提起,能否奖励陈家鹄回去探一次亲。你总以为杜先生不会同意的,可杜先生居然同意了,而且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同意得异常爽快。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杜先生对陆所长假作怒颜说:“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他们这是违抗我的命令逞能干私事(没有破敌特密码),按说要处分他们才是,凭什么还奖励他回家探亲?”陈家鹄当即板了脸,张口想说点什么,却被杜先生一个挥手拦住。“你听我说,”杜先生话锋一转,对陆家鹄说,“不过我又在想,你现在还是编外人员嘛,也谈不上违抗军令,或许我该做一回好人,满足一下你。”问大家,“你们说好吗?”

    众人自然都说好。

    陈家鹄曲折的回家路就这么轻易接通了,有点不可思议。

    陈家鹄哪里想得到,这天上掉下的既不是饼子,也不是林妹妹,而是个大阴谋,是给“千里马祛病”的第二步。作为一个阴谋,自然有布置,有安排,有环节卜.的要求。所以,陆所长对陈家鹄特别强调说:“既然杜先生开恩,我祝贺你梦想成真。但有一点我申明在先,你什么时候回、带什么东西回、在家待多少时间,这些,你必须要听从我的安排,因为我要保证你的绝对安全。”

    没问题!陈家鹄答应得比杜先生还爽快。

    于是,大家举杯祝贺陈家鹄,不料这时西北方向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破声。杜先生秘书要求杜先生马上离开。杜先生却置之不理,不紧不慢地笑道:“嘿,这些小鬼子好像知道我要跟你们说什么似的,配合我呢。我要说什么呢?我们已经得到确切情报,下一步,等雾季一过,敌人将要对重庆进行大规模轰炸。飞机是不长眼的,眼睛都在地上,最近敌人至少对重庆空投了互批特务,加上前段时间随我们迁都混进来的,我想现在敌人埋在我们身边的‘地上的眼睛’至少有一个加强排吧,他们的任务就是向天上提供轰炸目标。我敢说,我们黑室是不会进入目标的,因为我身边没有内奸,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儿。”然后又回头对他的秘书说,“所以,不要怕,炸弹落不到这里来的。’’

    秘书依旧是一脸的焦急,让他小心为好。

    杜先生没理他,继续说:“那就长话短说吧,特务脸上没长疤,要完全靠三号院去找是找不到的,要找到这些狗特务,还是要靠你们。特务脚下也没长风火轮,不会飞,提供目标的情报只有靠电台发出去,这就是他们的尾巴。这个尾巴只有你们默得住。通通给我揪出来,怎么样?这是当务之急,其他任务暂时都可以放下,不要再干私活了——这次私活干得漂亮还捞了一顿敬酒喝,下次要再干,哪怕干得再漂亮都是罚酒,明白吗?”

    “明白!”

    就干杯,就走了。

    陈家鹄一直恭敬地目送杜先生离去,心里觉得热乎乎的,好像已经踏上了返家的路。如果他知道惠子已有的遭遇和将来还有更多、更不幸的遭遇,他又会是什么感受呢?

    这不是密码。

    不言而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