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十章)

时间:2021-08-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傀儡主人(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此后的两三天里,他们把我像婴儿一样裹在襁褓中。我不在乎,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休息。他们大概偷偷为我加了镇静剂;我注意到每次他们喂完我,我总要睡觉。疼痛减轻了不少,现在有人鼓励我――应该说是多丽丝‘要求’我――在房间里做一些轻微锻炼。
  老头子来看我。“哦,”他说,“还在装病啊,我看出来了。”
  我满脸通红。“你这个黑心肠。”我说,“给我找条裤子,我让你看看谁在装病。”
  “别急,别急。”他从我床脚拿起记录,浏览了一遍,“护士,”他说,”给这家伙找条裤子。我要恢复他的工作。”
  多丽丝抬头看着他,像一只矮小而好斗的母鸡。“你是大老板,但你不能在这儿发号施令。医生会――”
  “闭嘴!”他说,“把裤子拿来。医生一到,让他来见我。”
  “可是――”
  他把她揪起来,甩了一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快去!”
  她出去了,嘴里唠唠叨叨地抱怨着,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她没有给我带来裤子,却带来了一位医生。
  老头子看了看,温和地说:“医生,我让她去拿裤子,不是去叫你。”
  医生口气生硬地说:“你不干预我的病人,我就感谢你了。”
  “他不是你的病人了。我需要他,我要恢复他的工作。”
  “是吗?先生,如果你不喜欢我管理这个部门的方式,你可以立刻免去我的职务。”
  老头子虽说固执,但并不是死脑筋,他说:“我请你原谅,大夫。有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其他问题,忘记了按正常程序办事。你愿意帮我一个忙,检查一下这个病人吗?我需要他。如果他有可能恢复工作的话,让他立刻归队,这对我帮助很大。”
  医生气得下巴直哆嗦,说出口的话却是,“遵命,先生!”
  他一本正经地看了一遍我的病历,然后让我坐在床上,检查我的身体反应。我的个人感受是,身体反应太差劲了。他翻开我的上眼皮,拿电筒照了照,说:“他还需要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你可以带他走了。护士,给这个人拿衣服。”
  衣服包括短裤和鞋子,我一直穿的病号服也比这个体面。但其他所有人都是这种打扮。看着这些没有被主人依附的光肩膀,真是太让人宽慰了。我对老头子就是这么说的。
  “我们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的防御方法就是这个。”他愤愤地抱怨说,“弄得这地方活像个该死的夏日游乐场。如果在冬天到来之前不能赢得这场较量的话,我们就完蛋了。”
  老头子在一个门前停下,门上挂着一块刚刚写好的牌子:生物实验室――不得逗留!他开了门。
  我畏缩不前。“我们要去哪儿?”
  “去看看你的孪生兄弟,带着你的鼻涕虫的猿猴。”
  “我猜就是这回事。我不看――毫无意义。不,谢谢!”我觉得自己开始浑身发抖。
  老头子停下来。“你瞧,孩子,”他耐心地说,“你必须克服你的恐惧感,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恐惧。我知道这很难――我自己就在这里度过了好多小时,盯着那东西看,让自己习惯它。”
  “你不知道――你不可能知道!”我颤抖得太厉害了,只有靠在门框上才能勉强稳住身体。
  他看着我。“也许吧,和真正染上不一样。”他缓慢地说,“贾维斯就――”他突然停了下来。
  “你说得太对了,不一样!你不能把我弄进去!”
  “是啊,我看出来了,做不到。好吧,医生说得对。回去吧。孩子,重新回医院去吧。”他的声音里充满遗憾,而不是愤怒。他转身走进实验室。
  他走了两三步,我大声喊道:“老板!”
  他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等等,”我说,“我就来。”
  “用不着勉强自己。”
  “我知道。我要进去。需要点……时间,才能鼓起勇气。”
  他没有答话,但我走到他身边时,他抓住我的上臂。他的手很暖,动作充满慈爱,我们往前走的时候他一直抓住我,好像我是个姑娘似的。
  我们走进去,穿过另一道锁着的门,进入一个房间,里面有空调,温暖潮湿。猿就在那里,关在笼子里。
  猿坐在我们对面,一个钢筋制成的金属框架支撑着它的身体,约束着它。它的胳膊和腿无力地耷拉下来,好像自己控制不了似的――就我所知,它确实控制不了。
  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它抬头看着我们。顷刻间,它的双眼充满敌意和智慧;接着。智慧的光芒消失了,只有愚蠢的动物的眼睛。一只痛苦的动物。
  “绕过来,”老头子温和地说道。我只想向后退,可他仍然抓着我的胳膊。我们绕了过去;猿的目光跟随着我们,但它的躯体却被框架约束着。从新的角度,我看到了――那东西。
  我的主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那东西依附在我的背上,通过我的嘴巴说话,用我的大脑思维。这就是我的主人。
  “站稳,”老头子柔和地说,“站稳。你会适应的。”他摇了摇我的胳膊,“往别处看看,会有帮助的。”
  我的目光转向别处,确实有帮助。不是很有帮助,但有一点。我深深地吸了两口气,然后屏住呼吸,想让我的心脏跳动得慢一点。我迫使自己的眼睛盯着那东西。
  引起恐怖的并不是寄生虫的外观。那东西确实丑陋,令人厌恶,但是并不比池塘里的淤泥更难看,也不比垃圾里的蛆虫更丑陋。
  恐怖也并非完全出自对那东西的了解,知道它能做什么。在我真正了解那东西是什么之前,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感到了恐怖。我跟老头子谈了这个看法,想以此稳定自己的情绪。他点点头,他的眼睛仍然盯着寄生虫。
  “人人都是这样。”他说,“没有理由的恐惧,就像鸟儿见到了蛇。大概这就是它最好的武器。”他的眼睛缓缓地转了过去,似乎看得太久,他那生牛皮一样坚韧的神经也难以承受。
  我紧靠着他,尽量去适应,尽量不把早饭吐出来。我一直安慰自己:我是安全的,那东西不能再伤害我了。
  我的目光又一次转过去,发现老头子正看着我。
  “怎么样?”他问,“承受力大点了?”
  我回头看着那东西。“大点了。”我接着愤怒地说,“我想做的就是消灭它!我想全部消灭它们――我可以把我的一生都用来消灭它们,消灭它们。”我又开始颤抖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