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坛山随笔

时间:2021-07-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周海燕 点击:
坛山随笔

  关于坛山,内心总有一种隐隐的亏欠感。
 
  儿时的记忆里,放眼极处便是八面坛山。村庄散布,良田绵延,数里平坦开阔,陡然矗立庞然大山,形如砚坛,巍峨高耸。每每直视,其神秘感不带自来。
 
  上高小那会儿,校歌第一句是“面向坛山,独居小丘”,我感觉作词的老师特有文采,常常在作文时模仿,或许所谓的文学梦就是从那里开始萌芽。那时,学校的春游、秋游,除了游坛山还是游坛山。只是每次的路径并不相同,有时盘旋公路蜿蜒而上,有时披荆斩棘艰难直上。还有一次印象极深,竟然找到一条陡壁石板路,偶遇山涧瀑布,壁面几近90度,台阶上长满青苔,丝滑难攀,是最具探险的一次。也就在这一次,我们看到了传说中的坛山广润寺,虽然只剩下断墙残檐,但那棵苍老得看不清年轮的大银杏树依然还守护着它,默默地洒满一地金黄。从此,坛山在我的意象里开始神奇。
 
  后来,求学之路开始延伸,青涩的我坐在开往远方的中巴车上,呆呆地望着坛山在视线里渐渐隐退,直到那座巍峨的大山缩成一个小点。我隐约觉得,坛山将成为故乡于我的意念。
 
  后来的后来,我的确又回到坛山周围。意象里的坛山重新清晰。或下乡调研,或回乡探亲,在八面坛山下车来车往。我会习惯性打开车窗,远远地凝望它。无论哪个角度,百里环望,面面如一。它整体的巍峨,它突耸的陡然,它顶端的平整,它四季的苍翠,成为我眼中看不厌的风景。而那棵古老的银杏,那若隐若现的古城墙,那山涧的潺潺流水,那烂漫的杜鹃山,常不经意间潜入我的遐思。
 
  然而,我似乎没有真正走近你。采风的驴友,把你航拍、远景、近景、特写,在朋友圈疯转。圈内的文友,挖掘你的前世今世,舜帝的足迹,圣泉的神奇,广润寺的香火,还有坛山文脉的传承,“坛山公主”的家庭农场,让你的庐山面目在百度里尽显。而我,除了深深的凝望,从来没为你付出过些许,哪怕片言只语。
 
  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感到歉愧。我曾经意念里的坛山,在我的意念里仍是一座大山。我曾经一霎那的念头,或研究坛山文化,或推广坛山资源,或开发坛山旅游,仅仅成为一闪而过的念头。久仰你的尊严,竟有一种不敢轻易触碰的压力,生怕自己的稚嫩玷污你的神圣,生怕个人的渺小捍卫不了你的巍峨,生怕拙劣的文字无以表达对你的至爱。
 
  今天,2020年春天的某一个上午,陪三五朋友踏春,我毫无准备地来到你的身旁。越野车翻腾在盘山公路上,半小时就到了半山腰。徒步前行,并非记忆里走过的那几条路,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亲切,路旁的酸梅,远处的映山红,腐朽的树桩,拴马的石碑,还有那段隐约可见的古城墙……一切的一切,在我眼前豁然再现。
 
  我们撷取一大捧不知名的野花,举过高高的头顶,祭奠即将逝去的青春,对着山脚的村庄、河流、秧田、耕牛大喊,对着蓝天、白云,还有偶尔飞过的大雁挥舞。在你博大的怀抱中,我们找回了少有的放纵,找到了自己的原形。此时,我才知道,巍峨的坛山,我意念中的大山,你从来没有向我索取什么,也并不需要我刻意做什么。也许于你而言,用你的水土养育的儿女,任何的表达已成为多余。也许于我而言,用静默的眼光凝望你的神圣,就是对你最好的守护。
 
  此篇随笔,也许是我对意念中的坛山放下包袱的转折。或许,因你的滋养和包容,我及所有被你滋养的儿女,都将学会坦然前行。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