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吕氏春秋

时间:2021-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第六章 吕氏春秋

才抵乌府,陶方迎了上来道:“我刚要使人去找你,幸好你们回来了。“
  项少龙一呆道:“什么事这么要紧?“
  陶方笑道:“要紧是要紧极了,却是好事,大王传旨你立即入宫去见他。“接着把他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少龙勿怪我人老噜苏,昨天校场比武时,王后看你的眼光很奇怪,你千万要小心点!“
  项少龙明白他话内的含意,肯定地道:u我有分寸的了,就算不会牵累任何人,我亦绝不会干这种伤风败俗的蠢事。“
  陶方知他言出必行,放下心来。
  项少龙掉转马头,拒绝了乌卓等提议的护送,策马朝秦宫驰去。
  咸阳街道的宽阔,介乎邯郸和大梁之间,不过那只是指赵魏首都最大的那几条街而言。平均来说,咸阳的街道要宽敞开扬多了。
  才转入向南的大道,项少龙心中泛起给人盯着的感觉。
  那是很难解释的一种感应。
  项少龙心中惊讶。
  不知是否打坐运功多了,自己的感觉竟变得这么敏锐。亦奇怪为何会有人在暗里窥伺着他。
  他装作溜览街景般,不动声息往四周张望,刹那间把握了周围的形势。
  这里地接南区市集,店□与民居夹杂,两边路旁每隔两丈许便有株大树,林木成荫,清翠苍绿,若偷袭者要隐起身形,确是轻而易举。
  眼光一扫之下,他发现了几个疑人。
  两人在一间酒菜馆子二楼凭窗据桌而坐,见项少龙眼光望上来,立时垂下灼灼盯紧他的目光,装作说话。
  另一人则是在路旁摆卖杂货的行脚贩,被一群看似是买东西的人围着,正在讨价还价,可是却给项少龙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他的临近,紧张得额头现出了青筋来。
  那些背着他的人中,有两、三个体形壮硕,极可能是他的同党。
  与这扮作行脚贩遥对的另一边街上,有两人见到项少龙驰来,忙闪到树后去,显然不怀好意。
  项少龙想到却是另外的事。
  有人布局杀他不出奇,奇在对方为何能这么准确把握他的路线和行。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知道庄襄王下旨召他入宫,所以才能在这前往王宫的必经之路,设下对付他的死亡陷阱。
  而敌人的实力应是不怕他有随行的人员,因为对方定策时是不会想到他是孤身上路的。
  想到这里不禁心中懔然。
  这时他差点可肯定要杀他的人是杨泉君了,只有他才可通过秀丽夫人清楚知悉秦王的举动,亦只有他才有胆量和实力对付自己。
  既然对付得荆俊,对自己也不用客气了。
  马车声响。
  前方街上驰来四辆盛满草料的马车,各有一名御者。两车一组,分由左右靠近行人道处驰来,腾空了中间丈许的空位,可容他笔直穿过。
  项少龙只凭马车出现的时间、地点和方式,便知不妥。
  生死关头,他不敢托大,轻提疾风的□索,装作毫不觉察地往马车迎去,同时暗里由腰间拔出两枚钢针,藏在手里。
  双方逐渐接近。
  项少龙心中好笑,轻夹马腹,与他经过这段日子相处的疾风已明其意,立即增速,刹那间驰入了四车之间。
  这一着大出对方料外,驾车的四名汉子齐声叱喝,露出了狰狞面目。
  草料扬上半天,每车草料内均暗藏有一名弩弓手,从草料下冒起身来,装上了弩箭的弩弓同时瞄向项少龙。
  项少龙大喝一声,疾风箭矢般冲前,同时两手一扬,铜针往后掷出。
  头两辆车上的箭手尚未有发射的机会,脸面早插着飞针倒回草堆里。
  另两人仓忙下盲目发射,失了准绳,劲箭交叉在他背后激射而过。
  项少龙哈哈一笑,疾风的速度增至极限,瞬那间消失在长街远处,教敌人空有实力,仍莫奈他何。
  项少龙在庄襄王寝宫的内厅见到庄襄王和朱姬“母子“,陪客当然漏不了吕不韦。
  这厅堂布置典雅,庄襄王独坐上首,吕不韦、项少龙居左;朱姬和小盘居右,各据一几。
  宫女进来摆上食物美酒后,退了出去。侍卫只在外面防守,使这午宴有点家庭聚会的气氛。
  小盘态度沉着,并没有偷看项少龙。
  朱姬收敛了很多,美目虽艳采更盛,但再没有像以前般秋波频送。
  厅堂两旁都开了大窗,可见外面回廊曲折,花木繁茂,清幽雅静,不闻人声。
  庄襄王连劝三□后,微笑道:“相国今早告诉寡人,少龙这几天便要上路,去把赵穆擒回来好让寡人得□心头之恨,寡人和姬后都非常感动,所以怎也要立即把少龙请来吃一顿饭,以壮行色。“
  项少龙对庄襄王大生好感,不但因他文秀的风采,更因他有种发自深心的真诚。
  不知是否因长期在赵国作人质,受尽冷眼,所以他并没有像孝成王般有着王族奢华不实的习气。
  只看他对朱姬情深一片,又这么眷念吕不韦对他的恩情,与这大商贾手对付自己国人,便可知他多么重情义了。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使项少龙对他特别同情。
  当今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天下最强大国家的领袖,只剩下三年的寿元。
  连忙叩首谢过。
  庄襄王忽然慈和地道:“王儿是否有话要说呢?“
  朱姬和吕不韦的眼光落到小盘处,都射出像庄襄王般爱怜无限的神色。
  项少龙心中好笑,这三人全当了小盘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怎知却只是个假货。
  同时暗吃一惊,小盘定是因听到辱母仇人赵穆的名字,露出异样神态,被庄襄王看入眼内。
  小盘往项少龙望来,失望地道:“太傅尚未有机会指导王儿,便要离开了。“
  三人都笑了起来。
  朱姬蹙起黛眉道:“这事会否令太傅冒太多的危险呢?“
  项少龙笑道:“愈危险的事,愈合我心意,姬后请放心,臣下会小心在意的了。“
  吕不韦呵呵笑道:“我对少龙却是信心十足,知他定能成功。“
  庄襄王对小盘爱宠之极,微笑向他道:u王儿这么敬爱太傅,父王高兴非常。“转向项少龙道:“太傅这几天若有空,可多抽点时间到宫来指点太子,你昨天在校场挡王翦那三箭,王儿兴奋得向人提过不停呢!“
  项少龙忍不住和小盘对望一眼,暗叫厉害,这小子如此一番造作,异日若特别对他亲密,亦不会被怀疑是另有隐情。当下恭敬地答应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