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广州——我思念的第二故乡

时间:2021-07-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邓永金 点击:
广州——我思念的第二故乡

  在多数西南地区人的眼里,广州给人的印象可能就是一座打工的城市,我们贵州人去广州打工,就称“刹广”。然而我却不一样,广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曾经我最想离开的城市,如今却再也回不去的城市。又到一度“八一”前夕,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更加思念羊城广州。
 
  魂牵梦萦的思绪再次回到2003年的冬天,那年我刚好18岁,怀揣着人生的梦想,带着父母的期盼,背井离乡,从贵州遵义兵站踏上南下的绿皮火车。军列所到之处,都是天南地北没有军衔的新兵,我们相互挥手致意,刚出站,就能看到广州站标志性的八个大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广州是南粤兵城,在这里接新兵的陆海空军车占据了整个火车站广场,三军纠察纹丝不动,屹立在火车站各通道进出口,这阵势就是我对广州的第一印象。出了站,就登上了“空J”开头的军车货箱,经过一段段繁华的路段,便到了白云山新兵集训营。一位广西北海籍班长把我领进了他的班里“新兵六班”,从这里开启了我的人生磨练,那时的我们没有军衔,每天就是各种队列操练,5公里长跑。训练场的队列、爱训人的排长、炊事班的馒头、营房前的榕树、除夕夜的狂欢,所有的回忆我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在这里我从一个懒散慢的青年磨练成雷厉风行、站如松坐如钟的战士。
 
  既短暂又漫长的三个月结束了,全营新兵列队在大操场集合,等待分配下连队。此时的我们也是极为焦虑,不知道自己分配到哪个连队,一切只有听天由命,当军务参谋喊出我的名字,并报出分配到的连队时,我终于松了口气,心头的悬石才落了下来,分配到驻地在越秀区黄花岗的空军某部。
 
  新到老连队,这里显然没有新兵连的那种紧张气氛,老兵对新兵的态度,也要和善许多,生活标准也明显改善,我们的饭量也没有新兵连那么大了,可能是体能训练的减少,饮食向少而精开始转变。我所在单位是专业技术性单位,体能训练不是很多,但是专业技能的训练要求很高,我从事的专业也是对空专业,手中的武器也是键盘鼠标,业务范围既对空也对海,与其他岗位唯一区别就是24小时轮流在岗。南疆卫士责任重大,任何空情都要紧盯细查,工作中丝毫不能大意,任何疑点都要查明弄清,任何空情都要处置果断。忘不了第一次处置敌机空情的紧张气氛,忘不了第一次保障重要空勤的自豪感,忘不了第一次目睹指挥室首长镇定自若、千里外歼敌的决心和信心,忘不了第一次与1号专机机组通话的优越感。
 
  我在这里度过了南方酷暑的夏天,度过了最难忘的两年,我把我的青春年华都放飞在这片蓝天,只为守卫祖国壮美空天。人生有此经历,能使人在逆境中更易生存,这是我在地方工作后深有的感受。多年后,我也曾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无一例外,我都选择乘坐民航飞机,而且选乘南方航空,在8000米高空上,能够更近距离的感受这片蓝天,能够更佳视角的观赏曾经守卫过的壮美河山。我知道,我曾经的岗位可以通过我曾经的屏幕,看到我所乘坐的飞机信号和适时飞行状态,因为那时的我,也曾无数次的幻想如果我在屏幕里的那架飞机上是什么感受。
 
  广州,一座超大的城市,一座美丽的花城。现在,每听到“广州”一词,一种温暖,一种感动,油然而生,因为这里是我实现人生价值的起始点,铸就了我钢铁的毅志、凛然的气质、豪爽的情怀,挺拔的军姿,从稚嫩走向成熟,从依赖走向独立,我发自内心的感谢老部队。我的第二故乡承载了我太多的情感和回忆,曾多少次出现在我脑海里,出现在我的梦里,铭刻在我的心底。虽然我已过预备役的年龄,但是倘若有一天国之有难,还需我等老兵归来,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即便马革裹尸,也在所不辞。作者:邓永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