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五章第二节)

时间:2021-07-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第二节

    陈家鹄看教授抱来一大堆敌二十七师团的电报和资料,很是惊奇。“你怎么在破敌人的军辜密码,杜先生不是说要我们全力以赴破特务密码吗?”陈家鹄问。海塞斯说:“现在侦听处找到的敌特电台也就是两条,一号线已经被你破了,二号线呢,最近电报流量骤然减少,说说看,你觉得为什么它最近会突然减量呢?几乎睡大觉了,很怪啊。”

    “你该记得,我曾说过它是空军气象电台?”陈家鹄问。

    “嗯。”

    “然后你再看看外面的天气,进入冬季后,重庆的天气就这样,天天是乌云压顶,千篇一律。”

    “你因此更加肯定二号线是空军气象电台?”

    “对,在重庆,到了冬天,因为雾天居多,报气象的电台没事干了。”

    “是的。”海塞斯说,“我现在也基本认同你的看法,它是一部给空军报气象的电台。因为进入冬天,重庆气候恶劣,敌机基本不可能来轰炸,所以它进入冬眠状态。这时去破译它价值不大。”

    “难度反而很大。”

    “对,所以我决定暂时不管它。”

    “所以你想破译敌二十七师团的密码?”

    “嗯。”海塞斯说,“没事干,总不能闲着吧。”

    “我估计一号线会很快更换密码的。”

    “但起码现在还没有换,难道我们就这样干等着?”

    “杜先生知道吗?”

    “不知道。”

    “你不怕杜先生和陆所长责怪你,扣你的工资?”

    海塞斯捋着他下巴上黑亮的胡子,大声说:“他们该给我加工资才对,哪有像我这样为他们着想的人。正如你们中国人说的,‘在其位,谋其政’,我在想方设法给他们多干事呢。”

    “可中国人也说,端人家的碗,服人家的管,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陈家鹄笑道。

    “别管他们,”海塞斯说,“我们悄悄干,有了成果他们还能不高兴。”

    “这叫先斩后奏。”陈家鹄说,“但必须要奏凯歌,否则要挨板子的。”

    “挨板子我来接,没你的事。”海塞斯说,想了想,又说,“这样吧,万一他们问起我们为什么不破二号线,到时你和我统一口径,就说二号线的电报流量不够,下不了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对。”说着,海塞斯把二十七师资料往陈家鹄面前一推,“你了解敌二十七师团的情况吗?”陈家鹄说了解一点。这时,海塞斯突然发现,陈家鹄的办公桌上放着好一些敌二十七师团的资料,又惊又喜,“你……怎么也在研究它们?”

    陈家鹄叹口气说,他对破译敌特密码没兴趣。“我真不理解,难道我们委员长就这么认输了?大半个中国在敌人的铁蹄下,我们居然置之不理。”陈家鹄侃侃而谈,“不瞒你说,我也在偷偷破译敌二十七师团的密码,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破译敌人的军事密码上。虽然杜先生说重庆是我们最后的防线,所以重庆的防务很重要,要抓特务,可谁都知道最好的防守是进攻,在前线,在军事上给敌人以最大的打击。”

    海塞斯听了,乐坏了,“英雄所见略同,既然这样我们来探讨一下敌二十七师团的密码。”说着又翻出一沓资料给陈家鹄看,“你看,这是我脱密的敌二十一师团的密码技术资料,开始我想他们同是陆军关裕仁体系的部队,使用的密码也许大同小异,也许小同大异,总是有些通路的。但我研究后发现,好像不是一回事,不知怎么回事。”

    陈家鹄接过资料,顺口说道:“你知道吗,敌二十一师团以前是警察部队,两年前才改建为野战军的。”海塞斯一愣,瞪大眼睛说:“哦,原来还有这事?我就觉得奇怪,同一体系的部队怎么使用的密码完全不是一回事呢。”

    “嘿,你上当了。”

    “可骗得了我,骗不了你。”

    “我在日本待过五年。”

    “身边还有个日本太太。”

    “是啊,所以那边的情况我比你了解。”

    “你对密码的直觉也超过了我。”

    “你表扬我就是为了让我多干活。”

    海塞斯认真地说:“不是表扬,是事实。”他若有所思地望着陈家鹄,如同他本人就是一部高级的玄奥密码,让他难以窥破似的。“我见过不少破译上有天赋的人,但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杰出的,你对密码的直觉似乎更有系统性,也更敏锐准确,好像你手握一把上帝赋予的剑,往什么地方一指,那地方肯定就是破译的关节和要害。有时候我不得不好奇,你那充满神性的直觉是从哪儿来的,天生的?还是后来的?你能告诉我吗?”

    “无可奉告。”陈家鹄学着美国人的做派,耸耸肩,摊摊手。

    “我认为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人教的。”

    “就是你教的。”

    “不,绝对不,你在认识我之前肯定干过这行,而且干得极为出色。”海塞斯目光咄咄地盯着他。陈家鹄避开他的目光,去看桌上的资料,淡淡地说:“不是。”

    “你没有说真话。”

    “你得了职业病了,总不相信简单的事实。”陈家鹄从资料上抬起头来,盯着海塞斯,“你刚才说我的直觉具有系统性,我觉得这其实是在否定我。”海塞斯一怔,问他:“此话怎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