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傀儡主人(第五章)(2)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贾维斯、戴维森和我向衣阿华进发,老头子则回华盛顿。他带着玛丽一起去了。分手时,她把我推到墙角,两手揪住我的耳朵,用劲吻了我,说:“萨姆――尽一切可能回来。”
  我冲动不已,感觉就像十五岁。我想这是第二次童年。
  戴维森把车开到我上次找到桥的地方。我负责指点方向,摊开一幅大比例军用地图,地图上用大头针标明真正的飞船着陆的确切地点。那座桥依然矗立在那里,成了清晰明了的参照点。我们在现场以东五分之一英里的地方下了公路,穿过灌木丛,来到现场。没有人阻拦我们。
  应该这样说――几乎到了现场。我们穿过经过大火焚烧的土地,然后决定下车步行。空间站拍摄的照片所显示的现场就在大火烧过的区域之内――这里没有“飞碟”。如果换一个比我更好的侦探,说不定还能看出这里曾经是一个飞碟的着陆点。即使着陆留下了任何痕迹,也被大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贾维斯把所有情况都拍下来了,但我知道,鼻涕虫这一轮又赢了。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我们碰上了一个老农民。我们按照指示,与他谨慎地保持一段距离,尽管他看上去没什么威胁。
  “火势不小啊。”我说着,闪到一旁。
  “确实不小。”他悲哀地说,“烧死了我两头最好的奶牛,可怜的牲口。你们是记者吗?”
  “对,”我说,“被派出来碰碰运气的。”我真希望玛丽在身边。有她帮助,我就拿得稳了。这个人说不定天生就是这么一副圆滚滚的肩膀。从另一方面讲,假如老头子关于飞船的说法是正确的――肯定是正确的,那么,这个看似天真的乡巴佬一定会知道。这就是说,他在掩盖真相,因此,他准是个被附体者。
  我认为我必须这么做。要想抓住一个活着的鼻涕虫,并把照片通过线路传到白宫。在这里抓住的可能性远比在人群中抓住一个大得多。我向我的同伴使了个眼色;他们俩都很警觉,贾维斯开始拍摄了。
  老农民转身正要走,我绊倒了他。他面朝下倒在地上,我像猴子一样骑在他的背上,扯开他的衬衣。贾维斯拍摄近镜头;戴维森也过来掩护。没等他喘过气来,我已经亮出了他的肩膀。
  肩膀上光光的,和我的肩膀一样干净,没有寄生虫,没有寄生虫的任何痕迹。他身上其他地方也没有,我放他站起来前就仔细看过了。
  我扶他站起来,掸去他身上的土。他衣服上沾满了灰烬,我的也是一样。
  “真是太对不起了。”我说,“我完全弄错了。”
  他气得浑身发抖。“你这小――”看来他一时找不到一个适合我的词。他看着我们几个,嘴唇也在颤抖,“我要让法律制裁你们。如果我再年轻二十岁的话,非亲手收拾你们三个不可。”
  “相信我吧,老前辈,这是个误会。”
  “误会!”他的脸一皱,我以为他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我从奥马哈回来,发现我的家被烧掉了,我的牲口有一半都不见了,哪儿也找不到我女婿。我出来想瞧瞧为什么陌生人在我的土地上四处转悠,却差点被打个半死。误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我想我能够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但我没有那样做。我确实想补偿刚才让他丢面子的事,可他把我给他的钱摔在地上。我们夹着尾巴逃跑了。
  我们回到车上向前开,这时戴维森问我:“你和老头子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我会犯错误。”我怒不可遏地说,“可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老头子犯过错误?”
  “嗯……没有。从来没有。下面去哪儿?”
  “直接去得梅因电视台。这一次绝对不会错的。”
  “不管怎么说,”贾维斯说,“我从头到尾部拍下来了。”
  我没有答话。
  进入得梅因收费站的入口处。我把钱递过去的时候,收费人员居然有点犹豫。他瞟了一眼笔记本,又看了看我们的车牌。“警长在找这辆车。”他说,“靠右停下。”他没有升起栏杆。
  “好,靠右。”我说,把车子倒了大约三十英尺,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栏杆又粗又结实。幸好部门的车是加强型的,发动机功率也大。冲过去之后我也没有放慢速度。
  “这,”戴维森迷迷瞪瞪地说,“可真有意思。你还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别再唠叨了。”我严厉地说道,“就算我头脑发热,可我仍然是负责人。听着,你们俩:就算死在这儿,我们也得把那些照片拍到手。”
  “听你的,头儿。”
  我把追捕者远远甩在后面。来到电视台前,我猛地停下车子,我们一拥而出。这时用不上“查理权叔”那套委婉手法――我们冲进第一个开着门的电梯,按了顶楼的按钮――巴恩斯就在这一层。到了顶楼之后,我让电梯的门开着,希望等会儿还用得上。
  我们走进外间办公室,接待员想拦住我们,但我们一把推开她,直接进去了:姑娘们全部惊讶地抬起头来。我径直走到巴恩斯里间办公室的房门,想把门打开,可门上了锁。我转身对他的秘书说:“巴恩斯在哪儿?”
  “请问你是准?”她彬彬有礼地问。
  我低头看她毛衣的肩膀部位是否合身。鼓起来了。老天在上,我心里想,就是她。我杀巴恩斯那次,她也在这里。
  我一弯腰,一把拉起她的毛衣。
  我是正确的。我不可能弄错。这是第二次,我眼睁睁地看着寄生虫鼓起的一块生肉。
  我想呕吐,可我太忙了。她又是挣扎,又是抓挠,还想咬我。我以柔道手法砍在她脖子的侧面,手差点没碰到那令人厌恶的东西。我用三根手指狠狠朝她胃部戳了一下,一个大背挎把她摔倒在地。
  “贾维斯,”我喊道,“近镜头。”
  那傻瓜拼命拨弄着他的设备,他弯着腰,我与摄像头之间是他的大屁股。他直起身子。“完蛋了。”他说,“烧了一个管子。”
  “换一个――快点!”
  一个速记员在房间另一边站起来,开枪了。不是对着我,也不是对着贾维斯,她打的是摄像机――射中了。戴维森和我同时开枪撂倒了她。
  似乎是一个信号,大约六个人猛地扑倒了戴维森。他们看来没有枪,赤子空拳扑倒了他。
  我仍然紧紧按住那个秘书,一边开枪射击。我用眼角余光一瞟,扭头看到了巴恩斯――“巴恩斯”第二――站在他的门口。我射穿了他的胸膛,以确保射中鼻涕虫,我知道那东西就在他背上。我转过身,而对屠杀场面。
  戴维森又站了起来。一个女孩向他爬过去;她好像受伤了。他对准她的面部开了一枪,她停了下来。他的下一颗子弹从我耳边掠过。我扭头一看,说:“谢谢!咱们离开这里。贾维斯――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