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寻凉记

时间:2021-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张金刚 点击:
寻凉记

  “近期将开启高温桑拿超长待机模式。”天气预报一出,瞬间燥热袭身,寻出几张“雪乡图”“望寒止暑”以自娱。苦夏漫漫难耐之日,正是寻凉消暑之时。于是,寻凉,便成了夏日最有生活、最富情趣的走心乐事。
 
  南北纵向的高楼或树林自然挡住烈日,播撒一片阴凉,令人欣喜地趋之亲近。贴着墙根,或追着树阴,总有行人步履匆匆,更有几伙人扎堆儿恋此寻凉。有雅兴的,在阴凉里操着胡琴,与一帮老友有板有眼地唱上两段地方戏,惹得围观者叫好声一片,顿时心生凉意。
 
  老家的三株老槐树下,是村人乘凉消遣的据点。若不赶早,树下几盘石碾石磨、几块石桌石凳定会被早早抢占。微风吹拂、树叶飘摇,男女老少围聚树下,兴致高昂地打牌、下棋、闲聊、斗嘴,或默不作声地纳鞋底、做针线、听广播、嗑瓜子,各有各的乐子。这阴凉是恩赐,可不得辜负。儿时的我,喜静,爱在习习凉风中捧读一书,偶尔捏起飘落书页上的叶子,陷入遐思。
 
  有时我也凑热闹,尾随一帮大孩子,钻入山谷、来到溪边,跳进冷凉的河水,泡上一阵。头顶烈日,身在水中,嘻嘻哈哈地撩水花、打水仗、摸鱼虾、玩泥沙。泡在水里的童年,清凉、舒爽,似与大太阳斗法。觉得不过瘾的,会跳进深塘,扎个猛子,痛快畅游。我胆儿小,只站在一旁看着,不时享受他们跳水腾起的水花。
 
  亲水寻凉,孩子们乐此不疲,大人们却严加管束,生怕贪凉生病,或被水掳走。故而,午后时常将孩子困在家中,并变着法为家人寻凉。
 
  坐北朝南的土坯房,夏天并不闷热。母亲将活泼好动的孩子摁在炕上,讲着祖辈传下来的故事,摇起蒲扇,一下一下,不疾不猛。扇来的微风呼一阵呼一阵地抚摸、拍打着我,眼瞅着那把被母亲洗得白净、裹了布边的芭蕉扇,由近及远,由清晰变模糊,不觉已睡熟。
 
  醒来,母亲麻利地取出泡在水桶里的西瓜,切开,说:“用井里打的水泡了半小时了,正好!”果然,沙沙甜甜、清清凉凉的西瓜,大口大口地吃着真是过瘾;稍后抄起一块,给玩伴小新送去。回家已是晚饭时间,母亲早早熬好凉在堂屋里的绿豆汤,加了糖,特别可口,咕咚咕咚喝上两碗,惹得母亲一旁嗔怪:占了肚子,一会儿咋吃饭?
 
  端上桌的有黄瓜凉粉、凉拌豆角、糖拌西红柿;过了井水的面条,浇上黄瓜丝老醋汤或西红柿鸡蛋卤,清淡消暑。敞开了再吃上两碗,撑圆了肚皮,又去聚于井边纳凉的人群里钻来钻去。一会儿撞这个一个趔趄,一会儿踩到了那个的脚,人们并不恼,伸手拍一下我们的背或头,由着疯跑。
 
  累了,才会安静下来。卷一张凉席上到屋顶,展开,阵阵晚风中,看星星闪烁,看月在云中穿行,听蟋蟀、青蛙欢鸣由密到疏,恍惚间被父母赶下房。感谢父母天天赶我,不然睡觉不老实的我,定会翻滚到房下。
 
  如今已入中年的我久居城里,时常清晨、夜晚外出锻炼,以避开暑热;时常钻在空调屋里或吹着电扇,吹散一身汗水;时常喝着啤酒、鲜榨,寻求片刻清爽;时常读书喝茶、静坐听歌,默念心静自然凉,可打心底里,还是怀念并深爱着那来自民间、充满智慧、接地气、最朴素的寻凉方式,因为那里有难忘的情愫、有美好的时光。这个夏天,我计划一有空便回农村老家,与父母、与乡亲一起寻凉,寻那已逝的岁月流年。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