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情定苏州

时间:2021-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江洪涛 点击:
情定苏州

  苏州不是我的父母,不是我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同事……不是情人。如果非要用个比喻,我就认定苏州是我相濡以沫的妻子。确实,我爱苏州,点点滴滴累积起来就是一种爱情。这爱情并不惊天动地,也许还有一点平庸或者平淡,但这份爱情是坚实的、真挚的,是可以朝夕相守、耳鬓厮磨、陪伴终生的。
 
  在苏州,晴天的时候,我会骑一部脚踏车,城里城外、大街小巷、园区新区,乃至附近的乡镇转上一圈,感受季节的变迁和她的城乡发展。有雨的日子,我会撑一把小伞,走进深巷,走进留园、藕园、平江路、山塘街,触摸历史、寻觅诗意、捡拾一些触动人心的温馨画面。春和日暖,我会乘公交车去太湖里的东山、西山,喝一杯碧螺春茶,走一户太湖人家,吃一餐农家饭菜。秋意渐浓,我会去灵岩山、天平山登高望远,看火红的枫叶和金色的银杏树。正月十五,我会去观前街、南浩街“轧神仙”、观“花灯”,八月中秋,我会去石湖、金鸡湖“走月亮”、看大型喷泉水幕表演。早上的时候,我会去护城河边跑步、晨练,夜晚,我会去附近的园林小筑看人们吹拉弹唱,舞姿翩翩。远方的朋友来了,我会带他们看昆剧、听评弹,妻儿有空,我会陪她们进剧场或电影院。“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落雪的时候,则可以结伴去西山梅园或光福“香雪海”踏雪寻梅,也可以在家温上一壶上好的苏州黄酒,邀三五知己一起吹吹牛,呵呵,那融融的暖、那微醺的酣,活脱脱就像自己早就做了神仙一般!
 
  然而,尽管我家在苏州,户口在苏州,但我并不是一个纯正的苏州人,我的血液里流淌着异乡人的生命基因。我在苏州生活了快二十年,但我并不会说苏州话,那种甜糯温柔的吴侬软语我虽然已经能够完全听懂,但我却无论如何也说不来。我的老家在赣水那一边,是江西兴国县,我在老家生活了三十三年。三十四岁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缘,我作为人才被引进到江苏太仓,两年后调入苏州,女儿和妻子一并随迁,这情形很像一个“倒插门”的上门女婿。事实上也是这样的。我“嫁”到苏州来,“岳父岳母”都在,而且充满着威仪,我凡事都得谨小慎微,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唯恐一事做得不当而给“婆”家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些年我的压力是很大的,精神也是很紧张的。后来时间长了,“岳父岳母”不在了,才逐渐地有了些这家主人的意味,但大事我现在仍由我“妻子”来做最后决定,我只提些建议,以示尊重。虽然有时我们也会因观念相左而面红耳赤的作一些争论,但最终“妻子”决定了,我也就认认真真去执行。
 
  苏州人喜欢苏州,是一种骨子里的喜欢,那种呵护、疼爱、珍惜、娇宠是足可以让人动容的。一片叶子掉在地上,他要细心捡起来,一点垃圾在路旁,他要彻底地清扫干净,一点污渍在墙上,他要重新粉刷一遍,种的草是要常绿的,栽的花是常开的,哪个地方不顺眼,立即请来设计师进行修正或改建。他们一个个都是十足的完美主义者,他们把一个偌大的城市建得像私家园林一样精致精美,他们几乎让你挑不出她的毛病,所以你所看到的苏州始终都是那么干净整洁、光鲜亮丽的端庄模样!
 
  苏州的真正妙处,外人是无法深入了解的,要了解就必须长期与她生活在一起。在这里,我只能是大略地告诉你,我与苏州生活在一起,感到无限的舒适与惬意。我出差,无论去到哪里,是多好的地方,超过一个月,我就受不了,我想回到苏州,归心似箭,恨不得下一刻就回到她的身边。是的,我对苏州已经有了很深很深的依恋!
 
  我爱苏州,还缘自我对她的崇拜。这崇拜是很早就有的,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后来读诗、读文章就更是对什么“锦绣江南”“梦里水乡”“红尘中一二等富贵繁华之地”充满了无限的向往。我崇拜她深厚的文化底蕴,那么多的历史名人,那么多的名胜古迹,那么多的文献典籍,在同等规模的城市中,能与之相比的大概不多。我崇拜她的心灵手巧,那园林、那昆曲、那刺绣、那雕刻、那美食、那建筑、那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品,无一不精致精美到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我崇拜她的聪明能干,那么小小的一块地方,能创造那么多的财富和价值,能培养和造就那么多的优秀人才,能推出那么多的物质与精神文化产品。这么说吧,苏州是灵秀的,苏州是端庄的,苏州是温婉的,苏州是大气的,苏州是古典的,苏州是现代的,苏州是让所有亲近她的人都会感到舒适惬意、心情舒畅的。由此我想,作为一个男人,有这样的一个“妻子”,你如果都不去深深地爱着她,那你还爱什么呢?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