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秦宫夜宴

时间:2021-07-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第二章 秦宫夜宴

甜美娇柔的声音,把他从最深沉的睡眠中唤醒过来,睁眼一看,初升的骄阳早散发朝霞,猛然坐了起来。
  美丽的三公主赵倩吓了一跳后,抿嘴娇笑道:“我们三个都输了,谁都估你爬不起床来的。“言罢俏脸飞红,羞喜不胜,显是想起了昨晚激烈醉人的“战况“。
  项少龙给她提醒,试着舒展筋骨,发觉自己仍是生龙活虎,哈哈一笑,一把搂着赵倩,倒往榻上,道:“唔!待和乖倩儿再来一次吧!“
  赵倩欲迎还拒,偏又浑体发软,无力爬起来,娇吟道:“相国府的李斯先生来找你呢!“
  项少龙记起李斯昨天向他密订的约会,叹了一口气,先探手到赵倩衣内,放肆一番后,才起榻让妻妾美婢侍候盥洗更衣,指头都不用他动半个,一切便弄得妥当整齐。脑中想的却是如何把翠桐翠绿这两个俏丫头都弄到榻上去,不由哑然失笑,自己那贪尝新鲜的男人特性仍没有丝毫改变。
  李斯在内轩等他,神色平静,至少表面如此。
  客套了两句,秋盈献上香茗糕点后,李斯开门见山道:“项先生究竟在何处听过在下名字,为何像对李某非常熟悉的样子。“
  项少龙昨晚曾向陶方查问过这将来□助秦始皇征服六国的一代名臣的身世,知他是韩非的师弟,师事荀子,很想骗他说是由韩非处听到的,但想到谎言说不定有拆穿的一朝,放弃了这想法。微笑道:“李先生听过缘份这回事吗?“
  李斯愕然道:“什么是缘份?“
  专论“因缘“的佛教要在汉代才传入中国,李斯自然不明白项少龙在说什么。
  项少龙呷了一口热茶后道:“命运像一只无形的手,把不同的人,无论他们出生的背境如何不同,相隔有多远,但最终亦会把他们拉在一起,变成朋友、君臣、又或夫妻主仆。这就叫作缘份。“
  李斯脸露讶色,思索了一会后,点头道:“想不到项先生不但剑术倾动天下,还有这么发人深省的思想,只不知这和先生知悉在下的事有何关系呢?“
  项少龙淡淡道:“缘份是难以解释的,项某虽是初见先生,但却像早知道了很多关于先生的抱负,冲口便说了那番话出来,或者是因为曾闻李兄游学于荀卿的关系吧!“
  李斯皱起眉头,他虽出自荀卿门墙,两人思想却有很大分别,正要说话,项少龙岔开话题道:“先生对治国有何卓见呢?“
  李斯呆了一呆,这话若是庄襄王问他,自是口若悬河,说个不停。但项少龙不但尚未有官职,且属吕不韦系统,假设他李斯和对方交浅言深,抖出底牌,说不定会招来横祸,不禁犹豫起来。
  自来到咸阳后,虽曾与吕不韦深谈过几次,吕不韦亦表示对他颇为欣赏,但他却看出吕不韦不但野心极大,赋性骄横,迟早会惹出祸来,兼且他治国之道和自己大相径庭,他很难会受赏识重用,正在心中苦恼。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先生并不甘于只作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幕僚吧!“
  李斯大吃一惊,忙道:“项先生说笑了!“
  项少龙正容道:“要成大事,便要冒大险,先生若不能把生死置于度外,今天的话便至此为止,事后我们亦不向任何人提起,如何?“
  李斯凝神看了他一会,只觉项少龙透出使人心动的真诚,心中一热,豁了出去道:“未知项先生有何卓见和提议呢?“
  项少龙道:“李先生怎样看吕相国将来的成败呢?“
  李斯脸色微变,长长吁出一口气,叹道:“项先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项少龙明白他的苦衷,温和地道:“李先生现在吕府干些什么工作?“
  李斯爽快答道:“李某正协助吕相国依他指示编写《吕氏春秋》,相国希望能以此书拟出一套完整的治国理论和政策,嘿!李斯只是其中一名小卒,‘协助‘这词语实在有点夸大了。“
  项少龙并非历史学家,还是初次听闻此事,奇道:“原来竟有此事,不知书内对治国之道,有什么新的看法?“
  李斯嘴角牵出一丝不屑之色,淡然道:u那有什么新的看法,主要还不是集前人的精要,提出‘法天地‘的主张,那是说只有顺应天地自然的本性,才能达到天下大治,所谓君臣各行其道,互不相涉。为君之道,必要以仁德治国,不时反省,求贤用贤,正名审分,最后达到无为而治的理想。“
  项少龙见他说理清晰,心中佩服,轻声问道:“先生认为相国这套主张行得通吗?“
  李斯那敢答他,问道:“项先生又以为如何呢?“
  项少龙知道若不露上一手,会被这博学多才、胸怀大志,比自己更年轻的人看不起,从容道:“吕相国以韩人而执秦政,重用的多是三晋人,和他结交的王后又是赵女,加上秦国自商鞅变法以来,崇尚以法和武治国,与吕相国的治国思想如南辕北辙,全无调协的地方,将来会发生何事,望先生有以教我。“
  李斯拍案而起道:“有项先生如此人材在秦,李斯可回家务农了。“
  项少龙一把抓着他手臂,拉得他坐回椅内,诚恳地道:“先生言重了,先不说项某对治国之术一窍不通,最主要是项某无心仕途,以前种种作为,只是求存而非求名利,终有一天会退隐山林,不理世务,大秦能否一统六国,全赖先生了。“
  李斯呆了一呆,暗忖这话若由庄襄王对他说就差不多,项少龙纵得庄襄王另眼相看,可是庄襄王绝非什么有为明主,事事都以吕不韦马首是瞻。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们这些外人,不依附吕不韦还可依附何人?但项少龙却摆出别树一帜的格局,确令他费解。
  项少龙伸手按在他肩头处,微笑道:“项某这番话,李先生终有一天会明白,安心留在咸阳吧!这是你唯一可以发展抱负的地方了。“
  李斯告别后,项少龙找到滕翼,共进早餐。
  席间滕翼道:“少龙今后有什么打算?“
  项少龙自然有他的如意算盘,就是凭着他在《秦始皇》那套电影得来的资料。为小盘这冒牌嬴政建立他的班底,好应付将来发生的吕不韦专权,与及假宦官□毒的出现。
  现在找到了个李斯,还有就是王翦、王贲父子,都是日后为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名将,有了这三个人□助小盘,他可安心退隐田园了。
  轻松地叹了一口气,挨到椅背,伸展着身体道:“说真的,我项少龙胸无大志,杀了赵穆后,我会到乌家偏远的牧场,过些田园的隐居生活,闲来打猎捕鱼便感满足了。“
  滕翼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淡淡道:“假设你能做得到,我陪你去打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