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二十六章)

时间:2021-07-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告别了报岸文也,平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手中拿着最终没有送出去的怀表,“啪嚓啪嚓”地将表盖一张一合地摆弄着。经过浩三的修理,表盖的金属销完全恢复了正常。

  他头脑中遍又一遍地回昧着他和文也的谈话。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的话还有很多都没有说出来。也许再也不会见到那个青年了,但平介还是很想把心里面的混浊状态用语言表达出来。

  梶川幸广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给根岸典子寄钱的呢?到头来他还是没有想明白。从文也的表述来看,他们的离婚并不是正儿八经地协议离婚,而且也看不出他们曾就抚养费和生活费展开过谈判的迹象。

  那就是为了赎罪吧。平介也只能让自己这样想了。为赎罪而给自己曾经抛弃过的女人和孩子寄钱——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梶川征子和梶川逸美对于梶川幸广来说又是什么呢?难道她们只不过是他为了残度余生而选择的两个同居对象,平介特别在乎的就是梶川幸广是怎么看待逸美的。他把她的存在当成了什么呢?只是和自己走到一起的女人带来的累赘吗?一个是自己过去抛弃的亲生儿子,一个是现在不得不照顾的继女,他是怎样平衡两个孩子在他心中的位置的?

  他始终没能用语言来表达飘在心中的迷雾般的东西。平介坐起身来,将头发搓了个乱七八糟。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木岛打来的。平介之前曾告诉过他们他今晚住的宾馆。

  他们两打算今晚到薄野一带去喝一杯,邀请平介同去。木岛和川边住的宾馆好像离平介住的不太远。

  平介“啪”地一声关上了怀表的表盖,说了声“我这就过去”。

  三人在石狩锅料理店美美吃了一顿之后,开始向川边从朋友那里打听来的一家夜总会进发。

  “要是随随便便找一家店就进的话,很有可能被狠狠地宰一顿。”川边边走边说。

  他们两个也在札幌市内转了一天。当平介说起札幌市的大钟时,二人都止不住笑了起来。

  “那真是太骗人啦!还是只看照片比较好。”木岛说道。

  “这和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样。在电视里看着觉得都不错,可是实际一看就觉得差劲儿得不行。”

  两个人又说今天到过的地方当中最好的是大仓山,他们还乘索道上了山顶。

  三个人一边聊着这样的话,一边在薄野的街道上走着,但是走了好久也不见他们要找的那家店。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走错了路口,他们走进了条没有酒馆的昏暗小巷。

  “啊,这可不太妙。”川边小声喃咕道。

  小巷里飘着不同寻常的气息,路边站着几个形迹可疑的男人。他们似乎并不是一伙的,相互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平介三人走在路中央。这时,一个穿着较薄白色防寒夹克的男子凑了上来。

  “你们是来出差的吗?”男子问道。三人都没有回答。他便接着说:“有时间的话,来我们这里玩玩吧。我们这儿有很多漂亮的小妞儿。我们这里是全札幌最好的。现在去还可以任你挑选。”

  木岛沉默着摆了摇手,男子无趣地走开了。

  在走过这条小巷的过程中,又有几个男子先后缠了上来。每个人的语调都差不多,这让平介觉得有点意思。

  “从他们拉客的话来判断,还是出差的人来得比较多吧。”木岛说道。

  “我在公司里还被他们调侃来着呢。他们说我一定会去洗头房的。”川边笑着说道。

  原来他们是洗头房里出来拉客的啊。平介想起了临行前小坂对他说的话。

  他们终于来到了要找的那家店。一起走进去。店面虽然不大,里面却有五名年轻的陪酒女郎。虽然昨晚已经体会过一次了,但是今天坐在对面那个姑娘的超短裙还是让平介心跳加速。

  活跃气氛的是川边。他谈起了六本目(地名,位于东京,二战后作为日本的娱乐街区发展起来了——译者注)的一些奇闻趣事,引起了女孩们浓厚的兴趣。平介觉得自己看到了这个总是一本正经的技术人员的另一面。

  “对了,杉田先生有孩子了吗?”坐在平介旁边的陪酒女郎问道。她身上穿着很显线条的连衣裙。

  “有啊。”平介一只手端着酒杯说道。

  “男孩还是女孩啊?”

  “女儿。”

  “那她多大了呀?”

  “初中二年级了。”

  “呀,那可是最难伺候的年龄了。”她笑嘻嘻地说道。

  “真的是那样吗?”

  “当然了。初中二年级的话应该是14岁左右吧?这个时期的女儿是最讨厌父亲的了。”

  “啊,真的吗?”

  “嗯,怎么跟你说呢,就是有一种你待在她旁边她就不高兴的感觉。”

  听她这么一说,另一个陪酒女郎也参与了进来。

  “我那时候也是这样,看到晾干的爸爸的内裤都会起鸡皮疙瘩。爸爸刚用过的厕所我是绝对不会用的。浴室也是。”

  其他陪酒女郎也陆续加入了这个话题。什么讨厌父亲的气味,看着父亲穿内裤时的小肚子就生气啦,看到父亲的牙刷就想吐啦,等等。说父亲的坏话真是五花八门。

  当平介词起她们为什么那么讨厌父亲时,她们的回答是,自己也不清楚,总之在生理上开始变得无法接受父亲了。

  “反正20岁之前就是这种感觉。不过20岁之后,随着父亲越来越老,又开始觉得父亲很可怜,想要好好对他。”旁边的陪酒女郎说道。

  “真是悲哀啊。”川边用有些口齿不清的腔调说,“看来当了爸爸也没什么好处,我还是不结婚好了。”

  “当爸爸又不是为了图什么好处。”木岛说道。听别人说,他有两个孩子。“有一天,还没等你明白是怎么回事时,管自己叫爸爸的孩子就出来了。这时候你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去努力做个好爸爸了,对吧,杉田师傅?”

  被木岛这么一问,平介暧昧地答了一声:“怎么说呢……”

  “当上父亲很简单,但一直要做父亲就没那么容易了。做父亲真的好累啊!”看来酒精对木岛也开始起作用了。

  木岛和川边决定再找一家继续喝。平介看出他们已经喝高了,这也正是他们不想就这样回去的原因。在店门前和他俩道了别,平介一个人踏上了回宾馆的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