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四章第二节)

时间:2021-07-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第二节

    杜先生并没有忘记陈家鹄。

    杜先生知书达理,谙熟人情世故,他深知“治大国如烹小鲜”的道理,对属下一向遵循着四条小理:一打,二哄,三拉,四捧。有了这几条,任你是个桀骜不驯的将才,或是唯唯诺诺的庸人,都会忠诚于他,像孩子一样乖乖地听话,像军人般规规矩矩地服从命令。

    所以,渝字楼的庆功宴一结束,他便带着陆所长、海塞斯和他的秘书,驱车来到五号院附院,亲自来看陈家鹄。刚才没让陈家湖去赴宴,可谓“打”,现在又亲自上门看望,慰问,就是“哄”和“拉”了。这是保得了密的,来了如同没来,不会有不良后果的。

    陈家鹄拉开门,见是这四人,倍感惊讶。陆所长怕杜先生记不住他,赶忙上前介绍,却被杜先生一摆手打断:“陈家鹄嘛,我认识的,中央大学陈教授的儿子,为了动员他加入我黑室,我还去过他家里的。我亲自去请过的人有几个,怎么可能忘记?”说着走到他面前,像个慈祥的父亲,又像个和善的长者,颇有风度地将他细细端详一番,回头对陆所长和海塞斯笑道:“嗯,瘦了,瘦了,工作太辛苦了吧。有的人也辛苦,淡出不了成果,你是个幸运的人,剑一出鞘就威震四方,了不得啊,了不得啊。不瞒你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本事都刻在脸上,我从看第一眼起就知道,你会有今天的!”

    陈家鹄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看来,我父母一点也没有在我脸上加密。”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海塞斯见杜先生如此夸赞他的徒弟,甚是高兴,加上酒劲尚存,不乏招摇地当着杜先生夸耀起陈家鹄来:“破译密码的人我见得多了,但让我佩服的人只有一个,是谁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得陈家鹄更不好意思,谦虚地表示,他不过是海塞斯的学生而已。

    海塞斯听了大喜过望,脸说不敢当,然后摸出一枚青天白日的大勋章,递给陈家鹄,说:“这是杜先生刚刚在饭桌上授予我的。我想我不过是代领而已,现物归原主。我再次申明,特一号线的密码能这么快告破,功劳只属于一个人,是你,不是我。你收下,别客气,我相信我的能力,下一次就是我的啦,运气不会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陈家鹄哪里肯收,两人当着大家的面推来拒去。杜先生看了,呵呵笑着,一边道:“看你们,争什么。每人都一份。”秘术会意。随即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摸出一枚勋章,双手呈奉。杜先生接过勋章。走上前对陈家鹄说道:“你这个脑瓜子灵光的很,可能早已经猜到我包里还有一枚吧。对了,这才是你的。”说着亲着给陈家鹄戴上。

    众人都兴奋,都鼓掌。

    海塞斯显然没想到杜先生会有如此安排,再说酒劲上来了,举止不免有些不得体。他激动地冲上前去,紧握住杜先生的手,连声夸赞他,夸得杜先生啊呦啊呦地叫。因为他一边嘴上说着,一边手上还在使力,手越握越紧,把人家都捏痛了。

    哈哈,醉了,醉了。

    哈哈,高兴,高兴。

    说过,笑过,闹过,杜先生率先找位置坐下。大家知道杜先生有话要说,纷纷拖过椅子,围着他坐下来,洗耳恭听。杜先生环视一下大家,以他惯有的高屋建瓦的首长气度,首先阐明了第一层意思:战争的形势不容乐观,前线战士虽然勇气可嘉,但终归是技不如人——武器太落后了,再加上高层鱼龙混杂,主和的声音一直无耻地叫嚣着,也极大地损伤了军队的士气,影响了战斗力。现在所有政府机构都迁到重庆,等于是向前线将士宣告,武汉失守了,中国半壁江山已落入敌人手中。

    说得大家都神色黯然,一片凛肃之气。

    接着,杜先生又说了第二层意思:既然重庆做了陪都,这里的防务,这里的安全,这里的秩序,就变得非常重要。但事实上,这里的安全令人担忧,地上有汉奸、特务,天上经常有鬼子的飞机。数据最能说明问题:近半年来。鬼子先后有十三个批次、总共三十七架飞机越过天堑,出现在重庆上空。当然,多半是来侦察的,真正实施轰炸只有三次。

    “第三次,你们都知道,是萨根的‘杰作’,换言之,就是专门针对我黑室的。那么第一次是针对谁的?委员长!那天委员长正好在重庆视察工作,敌人专门来轰炸,就是炸给委员长看的,威胁你,意思就是你别战了。你退到哪里都安全不了的。”

    说着,杜先生将话锋一转,开始进入正题:“这说明什么?说明重庆的安全大有问题!委员长秘密来重庆,敌人知道;敌机想来轰炸,我们不知道,空军拦不住,高炮打不下。这怎么行呢?所以,下一步工作的重心要转移,重点不是破译前线军事密码,而是重庆的特务密码。要把鬼子设在重庆的特务网撕破,一网打尽!”

    顿了顿,他接着说:“为什么我今天设宴款待你们,要给你们发勋章?因为你们解了我燃眉之急,是雪中送炭,雨中送伞,我高兴啊。你们了不起,你们掘到了第一桶金,破译了特一号线密码。万事开头难,有了一就会有二,我对你们是充满信心的。”

    陆所长趁先生停顿之际,介绍道:“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两条特务线,下一步我们争取尽快把另一条线的密码也破了。”

    杜先生摇着头说:“我觉得不只这个数,还要找,都找出来,把它们都破了,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陆所长和海塞斯都点头响应,有表态,有决心,有信心。可一旁的陈家鹄却没什么表现,情绪似乎不高。杜先生走到他跟前,和蔼地鼓励他要大展才华,再立新功,“下次你破了密码,我一定请你出去喝酒,好吗?”陈家鹄说好,但面色犹疑,欲言又止。杜先生笑眯眯地鼓励他,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说,他竟脱口而出:“我想回家一趟。”“回家?”如此庄严之时他竟然提这种要求,让杜先生好气又好笑,“你家里有事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