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二十四章)

时间:2021-07-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从梶川逸美那里得来的那块怀表,已经在日式房间的组合柜抽屉里放了1年零6个月了。之所以时隔那么久又将它拿出来,是因为平介突然得到了公司的指示,要去札幌市出差。

  身为车间生产线组长的平介一般很少有出差机会。鲜有的几次出差,几乎都是因为引进新的生产线时需要到外地参观生产技术。这次的出差也属于这种情况。

  平介他们车间生产的是能够按照计算机的指示向发动机输送汽油的喷枪。这次公司要引进的是能够在瞬间判断喷枪喷射的油量是否正确的装置。和平介同行的还有负责生产技术的木岛和川边。那家测量器生产厂家就在札幌市。

  “如果你想的话,当天也能赶回来。不过那天是周五,所以你没必要急着赶回来。平介好久没有旅游了吧?听说秋天的北海道很不错,红叶特别凛亮。”科长说完这些后,又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到了札幌,还可以去一次那样的地方。”

  “那样的地方?”

  平介歪头思考时,小坂皱起了眉头,意思是嫌平介反应迟钝。

  “提到札幌,当然要去薄野(街道名,日本有名的红灯区,位于日本札幌市中央区——译者注)了,这还用我明说吗?”

  “哦,是吗?”

  “你跟我装什么糊涂啊。平介自从妻子过世后就再也没做过吧?偶尔也该到那样的地方释放一下的。”小坂说到这儿再次调低了音调,“听说薄野的洗头房里漂亮女人很多哟。”说完之后,他露出口里的黄牙,笑了起来。

  平介倒是从来没考虑过洗头房的事。不过,他的确觉得能去札幌真是太好了,因为自己以前从没去过北海道。

  问题是,他出差时直子怎么办’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迎刃而解了。平介去札幌出差的这段时间,正好直子的姐姐容子要来东京。容子的独生女今年春天考上了东京的一所大学,她一直张罗着要来东京看女儿呢。

  “那我要管我的姐蛆叫大姨喽?这倒是蛮值得期待的。”当事情决定下来以后,直子笑嘻嘻地说。

  提起札幌,平介想起一件事来。他拉出组合柜中自己的专用抽屉,在里面翻了一阵。首先找出来的是张叠得很小的纸片。那是梶川司机生前给前妻汇款的存根。他本打算把它扔掉的,不过后来还是就那么放进抽屉了。

  上面写的地址是札幌市丰平区。打开地图一看,似乎离札幌车站不是很远。

  平介至今还是无法忘记梶川母女二人。虽然在失去亲人这一点上,她们与其他遗属没什么区别,但是,只有她们两个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不仅如此,她们还注定要在这件事的阴影下过完余生。

  梶川司机生前一直给他前妻寄生活补贴,为此不惜拼到体力的极限,最终酿成那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但是,他的前妻在他死后却了无联络,知不知道他的死讯都很难说,更别提来上香了。

  有件事平介直很后悔。当初和那个叫根岸典子的女人联系一下就好了,哪怕只是简单地确认一下她是否知道前夫的死讯也好。

  平介开始考虑要不要借这次出差到札幌的机会和那个叫根岸典子的女人见上面,以揭开萦绕在心头的谜团。

  事故发生已经两年半了,如今再提起这件事又有什么意义呢?恐怕什么意义都没有。梶川征子不会复活,逸美也不会因此得到幸福。这样做无非是平介为了自我满足而已。

  就在他想来想去,决定“算了,还是忘了吧”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那只怀表,于是他又继续翻抽屉,把那只怀表从里面找了出来。

  出差的前一天是周四。这天平介一到下班时间就离开了公司,直奔荻漥的一家钟表店。

  “你今天可真是给我带来了一件罕见的东西啊。”店主松野浩三一边苦笑着,一边看着那只怀表。他松弛的脸上布稿了邋遢的胡子茬,像是在脸上撒上了一把芝麻盐。

  “这个应该有点价值吧?”

  “啊,是吗?平介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块表?”

  “是别人送给我的。”

  “那就是说不是买来的了?”

  “不是呀。为什么这么问?”

  “啊,没什么,就是……咦,盖子怎么打不开呀?”浩三用放大镜端详着那只怀表,“金属销好像坏了。”

  “所以希望你能尽量帮我修好。”平介说道。

  松野浩三是直子的远房亲戚。听直子说,她刚从长野来东京找工作的时候,没少得到他的照顾。直子的葬礼在东京举行的时候他当然也出席了。平介还记得他搓着布满皱纹的老脸放声大哭的样子。

  浩三没有儿女,离荻漥车站步行几分钟路程的这家小店,同时也兼作住宅。他和上了年纪的妻子生活在这里。虽然招牌上面写着“钟表店”,但是他眼镜方面的业务似乎更多一些。除此之外,他还经营贵金属加工业务,主要是按顾客的要求进行加工。比如你拿一张可Tiffany戒指的照片跟他说“给我打一个同样的戒指”,他就会一丝不差地给你做出一个模一样的戒指来。事实上,平介和直子的结婚戒指就是在他这里做的。

  平介之所以把怀表拿到这里来,是因为他想知道这只怀表的价值。如果它很值钱的话,平介就打算把它交给根岸典子。到那时他可以向棍岸典子解释说,“我调查了一下,发现这只怀表很贵重,觉得不能自己占有它,所以就给您拿来了”。总之,平介需要一个去见根岸典子的理由。

  “啊,总算打开了。”在修理台上鼓捣了小半天表盖的浩三说道。怀表的表盖在他手中完美地打开着。

  “是不是很有价值?”平介急着问道,那架势俨然是要将这只表摆在陈列橱里展览。

  “这个嘛——。”浩三歪起了脖子,之后露出了一脸苦笑,“很难说。”

  “什么意思?是它的价格不好估测吗?”

  “价格嘛,最多也就3000日元吧。”

  “啊?”

  “这是以前很常见的怀表嘛,并且之前已经修理过好多次了。非常遗憾,让你失望了,这只怀表没有什么古董般的收藏价值。”

  “这样啊……”

  “不过呢,它倒有其他价值。或许对某个人来说,这是无法替代的东西。”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