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二十三章)

时间:2021-07-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直子的中学生活在平介的眼里看来,基本上可以用“有惊无险”这个词来形容。看起来她似乎已经能够控制身体和心理上存在着偏差这个问题了。虽然说话时用词仍有不自然之处,但不愧是有名的私立学校,考上来的女生也多少都带着一些大人的成熟气息。直子的谈吐因此也就显得不那么与众不同了。

  唯一一处不大适合用“有惊无险”这个词来形容的,是她在学校里的学习成绩。这不是说她的成绩多么不好,而是恰恰相反。第一次期中考试她便考了全年级第七名,之后从未跌出过前十名,第三学期期末考试,她还考了个第三。

  “请问您让孩子进了什么补习班呀?”家长会上,平介被直子的男班主任这样问道。男教师由衷惊叹杉田藻奈美。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少女,竟有如此强的学习能力。

  听到平介说她没上补习班,男教师更加吃惊,围绕着学习方法和教育方法等问题,缠住平介问个没完没了。末了,他还得出平介一家拥有学者血统这一结论。

  “看样子她的学习搞得还不错,我基本上没有干预过,甚至都没对她说过‘给我好好学习’这样的话。我在家很少和她谈学习成绩的事。”

  在场的人似乎没有一个相信平介的话。所有人都认定杉田藻奈美超人的学习能力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诀——特殊的教育方法,或者是超一流的家庭教师。平介每次参加家长会,都不得不面对来自那些热衷于子女教育的妈妈们的质询。

  事实上,直子的确没有采取什么特殊的学习方法。她只不过平时一直保持了一定的学习量。她从未在学习上偷过懒,连家务的空隙也要穿插上学习。学习告一小段落,她才会继续做剩下的家务。虽然她也看电视,出去玩,但那只是学习之余的小憩。就拿看电视来说吧,她给自己立下了规矩:一天当中,看电视的时间不能超过一个半小时。不管有多么想看的节目,她都不会打破这个规矩。

  平介曾经梶过她,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淡淡地说了下面的话:“如果今天我打破了这个规矩,那以后我还会打破第二、第三个规矩,这样下去人生将一步步走向失败。我之前的人生就是这种活法的典型。结果呢,虽然从小学到大专,我在可以称之为学校的地方待了14年,到头来却没有掌握一项能够赖以生存的技能。我再也不想重走老路了,打死我也不想再产生一次同样的懊悔了。”

  说完,她将削得很漂亮的苹果切成四瓣,用叉子叉起其中的一瓣递给了平介。平介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在心里嘀咕:难道她之前的人生,真的活得充满后悔吗?

  当然,看得出她并没有把学习当成生活的全部。她似乎意识到了注重学习之外事情的重要性。和以前的那个她相比,她读书的范围扩大了许多。她还将布满灰尘的微型组合音响清扫了一下,变得爱听音乐了。

  “世界上真的有许多精彩的事物。有很多东西,比如能让你感到幸福的东西、能改变你世界观的东西等等,都不需要花很多钱就能得到。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她经常目光有神地对平介这样说。

  直子非常重视结交朋友。当然,结交的都是些精神年龄远远小于她的朋友。她成绩很优秀,有乐意帮助别人,所以在同学中很有人缝。

  她经常在周日把几个朋友请到家里来。每到这时,她都会下厨做上几个拿手菜招待她们。当菜被端上来的时候,她们都会无一例外地露出惊叹的表情。

  “太了不起啦!藻奈美!你是怎么学会这些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你们要是真想做,也一定能做出来的。现在便利的厨具有很多嘛。要是以前的话,连微波炉都不一定每家都有呢。那时还要用蒸锅之娄的东西,真是太不方便了。所以说,现在的年轻妈妈们真是赶上好时候了。”

  “真受不了你了,藻奈美,说话的口气像个老奶奶似的。”

  “我这么说的意思是,我也应该感谢厨具的进步!”直子现在已经非常善于在快要露出破绽时自圆其说了。

  那些孩子们也是我的老师。年少的朋友们走后,直子曾这样对平介说。

  “我的意思是,她们不只是我学习中学生行为的标本,跟她们在一起时,我脑子里原有的旧价值观也会得到更新。不仅如此,我还觉得体内有很多像是长在神经枝干上的花苞一样的东西,一朵一朵地绽放了,而我以前却从未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毫无疑问,自从和她们在一起,我眼中世界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

  她的这番话平介虽然在语言的角度可以理解,但在心境上却无法理解。

  “是吗,那可真的挺好。”他只能这么说。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与直子之间产生了看不见的隔阂。

  虽然她的人格还是直子,但是恐怕她的感性也和学习能力一样,被藻条美年轻的大脑支配了——平介如此解释眼前的隔阂,毫无疑问,现在的直子可已看到只有10多岁接子才能看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上了年纪的人是看不到的。

  糟糕的是,直子自身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来自感性方面的变化。不说也看得出来,平介无法跟上这一变化。对他来说,直子虽然有着藻奈美的外表,但他始终都认为她还是自己的妻子。

  这天,平介回来得比往常都要晚。当晚有为两个新员工举行的欢迎酒会。虽然在第二家酒馆喝到中途平介便起身退出,但回到家还是快11点了。他喝的程度正好,心情很舒畅。

  到了门口,他一边脱鞋一边对屋里喊了声“我回来了”。里面没有回答。于是,他径直朝浴室方向走去。浴室里的灯亮着,里面传来了淋浴的声音。

  平介拉开浴室的门,看到的是直子娇小的后背。

  她正用淋浴洗着头发,当觉察到门的响动后,吃惊地回过头来,同时手中的淋浴喷头落在了地上。热水毫无方向地到处喷洒,打湿了浴室的墙壁。她慌忙关上开关“你吓死我了。别这么突然间打开门啊!”直子说道,声音有些尖锐。

  “啊,对不起。”平介道歉。他边道歉一边想,看来刚才先敲门就好了。

  “我刚从外面回来。浴室,我可以进吗?”

  “啊……我马上就出来。”

  “我这就想洗啊。我现在身上沾满了烟味。”说着他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