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三章第六节)

时间:2021-07-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六节

    中国有句老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家鸿曾有一儿一女,哪知道从南京到重庆的逃难路上,一对金童玉女,还有他们的妈妈,都被敌机炸死了。家鸿本人也受了伤,成了独眼龙,半个残废人。转眼事过境迁快一年,母亲曾多次明的暗的想给他张罗一场新婚姻.但家鸿似乎被悲痛击垮了,整日沉浸在不能自拔的悲痛中,碌碌无为,心如死灰,对母亲的期望不闻不顾。他的心死了,只留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一颗被仇恨碾碎的心,不论在电影上还是报纸上,只要看见日本人他就会气得咬牙切齿。想到家里有一个日本人,他就不想回家。回到家里,就老躲在楼上,尽量回避与惠子碰见。碰了面,他总是有种冲动,想破口骂人,想踩她的影子。过分的悲痛让他失去了基本理智和正常生活的信念,他对老孙凭空编织着惠子的一个个罪状,心里充满隐秘的期待。不用说,现在的他,更乐于为这个家庭赶走一个女人,而不是再迎接一个。

    家鸿的这个样子,其实是放大了两位老人对惠子“现状”的欣赏和爱戴,他们是那么想让她尽快生个宝宝,以续他们陈家的香火。所以,惠子怀孕的消息不仅成了这家里的头等喜事,保胎也成了他们的头等大事。

    这天惠子下班回来,见母亲正在庭院里托着一个笸箩在拣米中的石子和稗谷子,就丢下拎包,跑上来蹲在母亲身边准备帮忙。陈母赶紧将她拉起来,不无怜爱地埋怨她,说她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怎么能这样蹲着。惠子甜蜜地笑着,说没事.,陈母嗔怪道:“等有事了还来得及?快坐下吧,好生休息着。以后啊,烧饭买菜你就别管了,我管得过来。”惠子说她没那么娇气。陈母说:“你不娇气孩子娇气,妈是过来人,知道厉害,前四个月的身孕最难养,一定要多注意,这可是咱们陈家现在的骨肉哦,你没看这两天老头子高兴的样子,从来不上街买菜的,现在也提着菜篮子陪我去买菜,我心里呢也像喝了蜜一样,甜着呢。给家鹄写信了吧?”

    惠子点头,说:“写了。”

    陈母望着惠子,美美地笑着,“他看了信后,还不知道会高兴成了什么样子呢。快三十的入了,也该当爹了。下午老头子还在跟我说,怕你上班累着,干脆不要去上班了。”惠子说没必要,她上班很轻松的,就在办公室里坐着,没什么事。陈母疑惑地盯着她,问:“萨根先生真的没事了?那老板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你好吗?”

    惠子笑道:“妈你放心,老板对我和萨根叔叔都好着呢。…

    坐在屋檐下看报的陈父已将她们的话都听进了耳里,这时禁不住走过来,高兴地说:“没事就好,你们好着,大家都好着,我们也就放心了。这个家鸿啊,也不知从哪里听来那些鬼头鬼脑的东西,害得我们都瞎担心了一阵。不过现在兵荒马乱,人心惶惶的,有些谣言乱传也正常。”说完又坐回到屋檐下,戴上老花眼镜,看起了当天的报纸。

    连日来萨根有事没事总往外面跑,重庆饭店,国际总会,戏院,电影院,大街小巷,走家串户,所到之处,全是一副大摇大摆、四方招摇的模样,不是跟这人招手,就跟那人点头,如同全重庆的人都是他家祖上的。

    这就是萨根的老奸巨猾了,你们不是怀疑我是间谍吗,在重庆有同伙吗?他便有意跟些莫名其妙的人嘻嘻哈哈,打情骂俏,搅浑水,让人摸不着头脑。相对之下,重庆饭店他还是来得最多,咖啡馆,酒吧,前台,车行,七转八转,转到最后,总是负不了要去见见惠子。

    他频繁出入惠子办会室,自有用意和目的。

    这天,萨根在酒吧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调笑一阵后,又径直去了惠子的办公室。惠子见他最近老是来找她,还嬉皮笑脸的,有些烦,便直通通地问他怎么又来了。萨根却毫不介意地耸耸肩,说:“想你呗,就来了。”惠子调侃道:“想我是假,想这楼里的某一个女人才是真的。”萨根哈哈大笑,径自坐到惠子对面,故作神秘说:“你无法获知我内心真的在想谁,但我却知道你在想谁。”

    “谁?”

    “陈家鹄。”

    “这人人都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是不奇怪,可换个角度看又太奇怪了。”

    惠子挑着弯弯的细眉,狐疑地望着他。萨根见她上钩了,笑了笑,直言不讳地说:“你们俩同在一城,日夜相思且不说,现在陈家鹄出了这么大的事,单位都没了,被炸成了废墟,你却只能闻其音而不见其人,就算是落草为寇嘛也不至于搞得这么神秘,这还不奇怪吗?”惠子顿即沉默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复杂。萨根见他的话触动了惠子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便进一步往他所要抵达的彼岸潜行,说:“我不相信你最近没有见过陈家鹄,你们一定见过面.只是不能对外公开而已。当然,这些我能理解的,惠子,要知道你叔叔是见过世面的人。”

    “你理解什么,”惠子抢白道,“我真的没见过他,就通过一个电话;”

    “哦,对了。”萨根一拍额头,像发现了什么秘密,“我竟忘了,你们既然通过电话,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我就一定能帮你打听到他的新地址。”

    “我也不知道他电话号码,是他打过来的。”

    “嗯,确实搞得很神秘,那你们最近还通信吗?”

    “信通的。”

    “地址呢,变了吧?”

    “没变,还是那个信箱。不过……”

    “不过什么?”

    惠子便如实回答,最近她已有好几天没收到陈家鹄的信了。萨根嘿嘿笑了起来,“既然没收到信又怎么会知道地址没变呢?”惠子撅着嘴说:“我是说最近这几天,不是从来没有,我们通电话后他给我来过信的。”随后便瞪着萨根,满脸疑惑地问他,“你老是打听家鹄的事干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