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尔虞我诈

时间:2021-07-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卷 第七章 尔虞我诈

项少龙和荆俊回到乌府后,各自返回宿处。
  分手前,荆俊欲言又止。
  项少龙知他心意,道:“白天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去上学吧!不过小心点,现在邯郸除了乌府外,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荆俊大喜道:“我是天生的猎人,不会那么容易成为猎物的。“
  项少龙亦知他狡猾多智,逃走的功夫更是天下无双,所以并不担心。
  回到隐龙居,众女均好梦正酣。
  项少龙虽疲倦欲死,但心理和精神被今晚一连串的事影响得太厉害了,那能睡得着,灵机一触,就在房内两个妻妾榻旁依u三大杀式“卷上的打坐方法,盘膝打坐运气,意与心会,心与神守,神与虚合,万念俱灭,竟无意地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物我两忘的境界。精神超离了肉身的绊,浑浑融融,回醒过来时,天色大白,众女都起床了。
  项少龙不理众女的惊讶,心中暗暗称奇,自己坐了至少有个把时辰,亦即两个多小时,却像睡觉般似若□了□眼的工夫,盘交的双腿亦没有血气不畅的麻痹感觉。
  在特种部队受训时,他也曾习过气功,以不同的站桩为主,却从没有这种神清气爽的动人感觉,一时间对雅夫人的事都不太放在心上了。
  吃早点时,春盈四女服侍得特别周到,笑容灿烂甜美,故虽是严冬时份,仍感春意迷人,心情转佳,充满了坚强的斗志。
  吻过众女后,他匆匆赶去找肖月潭,后者仍拥美高卧,见他寻来,披上一件棉袍,便出来见他。
  这时肖月潭易容的化装尽去,露出精瞿脸容,与昨天那副尊容真有天渊之别,颇有儒雅风流的气质。
  客气两句后,项少龙低声道:“图爷来赵的消息,已由贵国反对吕先生的人漏了出来,传到赵王和赵穆耳里了。“
  肖月潭脸色微变,露出惊异不定的表情。
  项少龙续道:“但看来他们仍掌握不到图爷的所在。派人搜索,却是必然的了。“
  肖月潭道:“我会使人警告图爷。少龙,图爷会很感激你的,这消息太重要了。“
  项少龙这才知道肖月潭并不是孤身潜入邯郸,见到他对自己语气不同了,心中好笑,道:“赵穆对储君的防范非常严密。“遂把昨夜朱姬的一番话转赠给他,连赵穆对嬴政下药一事亦不瞒他。
  肖月潭今次真的脸色大变,默然无语。
  项少龙昨夜便感到他主要是想把朱姬母子带回咸阳,对乌家如何撤往秦境并不热心。此刻听到真实的情况,始明白到凭他们这些外来人,根本绝无可能救出朱姬母子,就算有最高明的易容术也不管用。
  正如朱姬所说,除非破城攻入来,否则谁可把嬴政带走,带走了亦只是落得毒发身亡的结局。
  肖月潭深吸一口气道:“少龙在何处得到这些消息呢?“
  项少龙道:“赵穆身旁有我的人,昨晚终有机会联络到朱姬夫人,是由她亲口说出来的。“
  肖月潭也不得不佩服项少龙有办法,犹豫片晌后道:“少龙勿怪我直言,据说赵王早怀疑乌家和我们吕大爷暗中有往来,现在图爷来赵的事又给□露出来,谁都猜到是要抢回她两母子,你们现在可说动弹不得,如何可以进行计划呢?“
  项少龙胸有成竹地微笑道:“这问题我要明天才可答你,总之仍未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先生可否先向图爷传话,若真想把储君母子带返咸阳,我们双方必须衷诚合作才成。“
  肖月潭知被项少龙识破了他们心意,老脸微红道:“这个当然――当然!嘿!我会告知图爷的了。“
  又皱眉道:“赵穆用药之术,天下闻名,我们如何破解呢?“
  项少龙笑道:“明天我自有令先生满意的答案。“
  肖月潭见他容光焕发,神态轻松,信心不由增加了几分,点头道:“看来我要亲自去见一趟图爷,最快也要三、四天才可回来,希望少龙到时会有好消息见告。“
  项少龙再和他密议一番后,才告辞离去,途中遇上来找他的陶方,后者精神振奋,项少龙还以为那楚谍一天都捱不了,尽吐实情,岂知陶方只是道:“少龙的方法真管用,只一晚他便崩溃了一半,只想睡觉,我看他捱不了多久,便要招供了。“
  项少龙暗想这亦算好消息,这种手法虽不人道,总比伤残他的身体好一点,再坚强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变得软弱无比的。
  陶方道:“少爷今早离城到牧场去了,会有多天不回来。“压低声音续道:“他是去安排撤出赵国的事宜,十天后就是农牧节,我们例行有‘祭地‘的仪式,由赵王亲到牧场主持,到时我们会把部份府眷送往早已预备好了的密处隐藏,待将来风头过后,才把他们逐一送往秦国。“
  项少龙放下了点心事,以乌应元的深谋远虑,他认为稳妥的事,绝不易出漏子。
  陶方引着他往鸟氏的大宅走去,边道:u当日我在桑林村遇到少龙时,已知你必非池中之物,仍想不到你会有今天的成就。“
  提起桑林村,项少龙不由想起美蚕娘、神色一黯!
  想不到来到这古代,牵肠挂肚的事,比以前更多了。
  陶方自知其意,安慰了他几句,但亦知空口白话没有什么作用,道:“老爷要见你呢!“
  乌氏在那会议的密室单独接见这孙女婿,开门见山道:“今天找个时间,让我为你和芳儿举行简单的仪式,正式结为夫妇。“
  项少龙忙叩头感谢。
  对乌廷芳他已生出深厚的感情,亦以有这么一位娇妻感到欣悦。
  乌氏皱眉道:“我还以为你们这么亲密,芳儿会很快有身孕,真是奇怪――“
  项少龙心中懔然,自己虽有想过这问题,却没有在意。
  乌氏显亦不太在意,道:“我要告诉你一件有关乌家生死的大事,这事连陶方都不知道,只有我们乌家直系有限的几个人才晓得。“
  项少龙愕然望着他。
  乌氏肃容道:“举凡王侯府第,均有秘道供逃亡之用,这事人人知晓,我们也不例外,有四条逃往府外的秘道,出口都是在城堡附近,但对我们来说,只是作掩人耳目之用。“
  项少龙一对虎目立时亮了起来,又难以置信地道:“难道竟有通往城外的秘道?“
  乌氏傲然道:“正是这样,这条通往城东外的秘道历时三代七十多年才建成,长达三里,不知牺牲了多少乌家子弟的性命,只是通气口的布置,便费尽心血,深藏地底十丈之下,挖井亦掘不到,是借一条地下河道建成,入口处在后山一个密洞里,还要经后宅一条短地道才可到达,隐秘之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