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女兵在部队

时间:2021-07-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部分 砺炼 第63节 女兵在部队

    我要告诉你们女兵在部队是个什么地位你们可能根本不相信。我听过一个传言,我先注明这是传言——某次三军联合演习的时候,某号首长莅临视察观摩。戒备之森严你是可以想象的,恨不得连天上都加个防弹盖子。但是就有那么一个女兵,一个普通的女兵还不是什么文艺兵不是什么高干子弟,由于一个什么问题跟部队上级没搞明白,一气之下就去找某号首长要解决问题。径直就闯进演习导演部,站岗的分好几个单位,但是都不知道这是何许人也,女兵都不敢随便拦或者说不好意思拦,是和平年代不是战争年代,大家也都没有那么紧张——她就真的进去了!一屋子首长在开会哎呀呀这个女兵就进去了!进去就说某号首长还真听了半天但是最后也没有给她解决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我说过了在军队越级报告是大忌,军队是个铁的纪律部队,绝对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上级一句话就解决问题——下面的还办事不办事了?都是一步步上来的所以也不可能象你们传言的首长就那么轻易发话,你是首长不证明你什么都说了算,越高地位越不自由不是你想象那么简单的,好像首长批个条子什么都解决了——地方可能这样,但是军队绝对不可能,尤其是野战部队真正打仗的部队,是一部绝对严密到及至的战争机器,你随便给换个部件试试?所以我说有些小朋友不懂得就别瞎说,你们真的以为首长就无所不能吗?你是搞战略指导的,战术上的事情你就要慎重,下面的部下怎么办事是有考虑的就是你看不下去也不要胡乱掺和等结果出来再说,所以我说很多军旅题材电视剧不真实,将军那么随便发话解决一个少校的问题,那些大校上校中校还怎么办事?!说句不好听的,除非这个少校准备转业或者不在这个部队混事调走,不然他那么作的后果就是挨整而且全是玻璃小鞋绝对不露痕迹;也除非那个将军除了干军区副司令以外还想把军长师长团长全兼职了,不然不敢那么随便干涉部下正常职能范围的事情,什么叫官僚管理体制?大家这点常识都没有吗?你们在大学的时候,校长随便干涉你们系的工作吗?你见过哪个学生敢去找校长书记反映情况的?他不想在学校混了?系头不整死他?大学都是这样,何况是军队,以铁的纪律严格的上下级关系还有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些劳什子为基石的军队!那些人是真的没有当过兵还是诚心的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某号首长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听她说了——这个小女兵最后有没有挨整我不知道,但是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是说女兵在部队就有那么大的地位!某号首长的警戒线有十几个单位,但是她就那么进去了——当然,负责警戒的指挥官我估计是绝对要挨收拾了。

    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小影居然来看我了。

    所以说她能找到特种大队并且进来我还不知道就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

    特种大队的戒备再严,有演习时候的导演部戒备严吗?

    于是她就穿着当时中国女兵的夏季常服,戴着大檐帽和列兵军衔进来了——我至今觉得,中国女兵穿那时候的夏常服是最好看的:陆军女兵脸白手白胳膊白头发黑戴上绿色大檐帽穿上浅绿色军装深绿色裤子(大多数还自己动手改过)整个一个小葱上白下绿常常是小黑皮鞋一走路嘎巴嘎巴弟兄们心里痒痒的不行不行的就想叫唤;海军女兵的夏常服就更漂亮了!哎呀呀那蓝色裙子一穿小藕一样的白色小腿配上黑皮鞋加上白色上衣胸脯子那么一挺,我们在掠过的直升机上就开始叫唤连军官也跟着一块叫唤都骂狗日的海军水兵太幸福了这么漂亮的女兵在军舰上后来知道是文工团——空军的弟兄们别生气啊你们女兵的军装是最难看的还不是一般的难看就不说了——现在夏季的常服一改全戴贝雷帽穿衬衣——真难看什么特点都没有了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兄弟演习的时候还是不是盼着看军舰上的海军女兵了——其实如果不是有了小影我倒是真的想找个海军女兵的哎呀呀说多了又暴露自己那点子制服情结了不好意思——嘿嘿,我也是男人不是?

    小影就那么嘎巴嘎巴穿着小黑皮鞋进来了。

    而且一走就走到特种大队的特种综合训练场上。

    就走在我们训练场中间的那条唯一的水泥子路上。

    而且,不是按照部队规定走在右手。

    小皮鞋嘎巴嘎巴。

    踩在那条水泥子路面的中线上。

    如果一定用什么词语形容,就是——婷婷玉立。

    我们几百弟兄都在各个科目的训练场打滚翻腾。

    一个女兵就小葱一样而且小黑皮鞋还是嘎巴嘎巴清脆带响就那么一步三摇但是绝对是女兵的一步三摇不是女孩的一步三摇。

    你说是个什么情景?

    一个白皙的小女兵走在一群精悍黝黑消瘦的战士的地盘还那么大摇大摆旁若无人悠然自得,说实话如果给她一把伞跟周末逛公园的女兵没有什么区别了。

    可她的身边没有风景没有假山啊。

    是一群黝黑的精悍的战士。

    都傻了,所有的训练慢慢都停止下来。

    我当时正在泥潭子里面跟人对锤,“啊——”的大叫一声刚刚腾空结果那个弟兄生子没有拦我的意思我就不敢踢上去,在空中转身难受的我不行不行的一下子栽倒在泥潭子里面。

    然后我就发现我那一声在我们平时很平常的“啊——”当时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因为训练场已经鸦雀无声。

    怎么回事?我就看见我对面的生子的脸在往一侧扭。

    然后看见所有兄弟的脸在往一个方向扭,比向右看齐都要齐就看一个方向。

    我就看,然后就看见了小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