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二十章)

时间:2021-07-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呼出去的气变成了白色。平介将手插进大衣口袋里,原地迈着小步踱来踱去。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激动。

  他从没想到会这么早就经历这样的场面。按照他最初的估计,至少也该是藻奈美上高中时才应该经历这样的事情。

  看看周围,大部分都是家长和孩子在一起。那些家长看起来都很有钱,学历也很高。他们的孩子看起来也很聪明。平介不禁担心起来,会不会只有直子落榜呢?

  这时,一包面巾纸递到了他面前。直子戴着红色手套,对他说:“鼻涕出来了。”

  “啊。”平介抽出了一张面巾纸擦了攘鼻涕,见周围没有垃圾箱,便将面巾纸塞进大衣口袋。

  “你倒是挺平静的嘛。”

  “这个时候紧张也没有用啊,反正结果已经出来了。”

  “那倒是。”

  “另外,”直子点了下头后继续说,“应该没问题的。”

  “你这么自信呀。”

  “我要是考不上的话,就没人能考上了,绝对的!”

  “这么说,如果没考上的话,责任就应该全在我身上了,都怪我面试时说错了台词。”

  当平介被校方问到为什么要选择这所学校时,他流利地说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几个理由。之前他也一直发挥得不错。可是做最后总结时,他一不小心,把本该说的“于是和女儿商量之后定下了这所学校”说成了“和妻子商量”。面试官马上露出吃惊的表情。他们事先知道,杉田家只有父女二人。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真的吗?”

  “说不定反倒会帮上大忙呢。你知道吗,这个学校有名人过敏症。”

  “名人过敏症?”

  “就是对有名的人没有抵抗力,比如对作家和艺术家什么的。”

  “那又怎么样呢?”

  “爸爸说的错话反倒会让他们想起我们是那起有名交通事故的受害者。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忍心让我落榜了。并且,他们可能还会在乎媒体的关注。”

  “有那么好的事吗?”

  “总之不会起负面作用,放心吧!”直子说完“啪”地拍了一下平介的胳膊。

  今天是她报考的私立中学发榜的日子。考试是昨天进行的。直子的表情在考试前和考试后完全没有什么区别。考完后她只对平介说了句“给我准备好学费吧”。

  公告牌上终于贴出了录取通知单。一张自纸,上面用黑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字。周围的家长和孩子们都围了过去。

  平介蹬大了眼睛,从中搜索直子告诉他的考号。她的考号是236号,二三得六,套用数学九九歌一下子就记住了。

  “找到了。”直子说,那语气就好像和自己无关似的。

  “咦,在哪儿呢?”

  “你往哪儿看哪!在左边呢。”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发现了236这个数字。

  “啊,真的,看到了,看到了!噢,这不是被录取了吗!”平介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我都说过没问题了。赶紧办完入学手续回家吧。”直子转身迈开大步。

  平介一边在她身后追,一边体味着另一种心情。如果合格的是真正的藻奈美,直子以真正的直子身份在旁边的话,说不定她会喜极而泣的。

  看来她有些变了,平介想。

  办完入学手续后,两个人来到吉祥寺。直子这次考上的这所中学就在吉祥寺附近。之后,两个人又去购物。购物之后,又一起去吃饭。

  “我们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进正宗的法国餐厅了吧?”直子坐在桌子对面兴奋地说。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自从藻奈美出生以后,我们就一直吃家常菜馆。”

  “那个孩子,就喜欢吃汉堡牛肉饼。”

  平介喝着红酒。酒下去一半左右时,直子也提出要喝。

  “你以前不是不能喝酒吗?”

  “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想喝。可能是现在的身体和以前的不一样吧。我们家那头都不能喝酒,但是我现在有了爸爸的遗传因子,因此也变得能喝了。”

  “可你还是个小学生呢。”

  “已经是中学生啦!”说完她拿起酒杯,伸向了平介这边,给我倒一点儿吧。”

  “没看出来。”平介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往那只大杯子里倒了很少量的红酒。

  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直子在鼻子下方轻轻地摇了摇杯子,做出一副闻着酒香的样子。之后,她用杯中的红色液体润了润喉咙,但马上露出像是吃了梅干似的表情。

  “怎么样?”平介问道。

  “不甜。”

  “那当然了,又不是果汁。”

  “不过——”她又喝了一口,像是仔细品尝的样子吧嗒吧嗒嘴,“喝着还习惯。”

  “是吗?”

  最终直子喝掉了余下半瓶酒的三分之一。

  两人在餐厅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子在路上就睡着了。看来红酒还是起作用了。从实际表现来看,她对酒精确实有一定的抵抗力。平介凝视着她的脸颊,一瞬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感觉:眼前的女子内心是直子,可是体内却千真万确地流淌着自己的血液。

  到家时已经过了晚上9点。平介把直子抱上了二楼。虽然费了很大力气,但还是为她换好了睡衣,让她平躺在了床上。不知道是梦话还是酒话,她不停地说着“平介,对不起。平介,对不起。”平躺下不久,她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平介来到浴室,充分地泡了个潦澡,让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从浴室里出来后,他一边看着体育新闻,一边又开了一罐啤酒。电视里正报道着巨人队的训练情况。

  临睡之前,平介再次来到直子的房间看了一眼。直子正抱着被子酣睡着。他重新为直子盖好被子,关了灯之后出了房间。

  回到卧室,平介钻进被寓,闭上了双眼。但是他完全没有睡意,马上又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台灯旁摆着袖珍丛书,他刚把手伸过去一半又缩了回来。那本推理小说他前天已经读完了。再旁边是一个书架,但上面没有他现在就想看的书。

  他脸朝下趴在床上,下巴垫在了枕头上,呆呆地望着榻榻米中的格子。刚搬来时还是绿色的草席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如今已经完全变成了茶色。从那时起,时光确实一直在流逝着,并且今后还将继续流逝。草席子的茶色估计会越来越浓,而自己也会越来越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