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假嬴政

时间:2021-07-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卷 第六章 真假嬴政

  北风呼啸中,项少龙和荆俊两人无声无息地窜墙越壁,避过巡卫和哨岗,来到朱姬楼外的花园里。
  荆俊留下把风,项少龙熟门熟路地来到二楼窗外,轻轻一推,窗门应手而开。
  朱姬的声音在里面轻呼道:“是少龙吗?快进来!“
  项少龙一个闪身穿窗入屋。
  朱姬忙把窗门关上,转身挨着窗台,胸口不住起伏,显是心情紧张。
  房内只有一盏暗弱的孤灯,由于放在窗台那边的一角,所以不虞会把两人的影子,反射在窗纸上。
  灯火强调了朱姬右半边身体,左半边没在暗影里,使她玲珑浮凸的身材,更具立体的感觉,诱人至极。
  房内燃着了火盆,温暖如春,所以朱姬的衣衫虽单薄,她却仍是那么舒慵适意。
  她美丽的媚眼像火炬般燃烧着,更具灼人的暖意,一瞬不瞬地盯着项少龙,好像要把他的五脏六腑也研究清楚的样子。
  项少龙还是首次遇到这么大胆野性,一点不怕男人的女人,心脏不由“霍霍“跃动起来,表面却冷冷地和她对视着。
  这是个绝不简单的女人。
  朱姬樱唇轻启道:“项少龙!我可以信任你吗?“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看来夫人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了!“
  朱姬美目深注道:“就算我可以信任你,但你又凭什么本事把我们母子带出去。“
  项少龙暗忖我既然可潜到这里来,自然可把你们带出去,正要冲口说出来,忽觉不对,改口道:“这正是我来找夫人商量的原因,因为我猜到赵穆必会把所有人手集中在储君处。“
  朱姬点头道:“你非常精明,难怪赵穆这么忌惮你。每次他们说到你时,我都很留心在听,没想到不韦竟找到了你,真的很好。“
  项少龙听她说吕不韦时,像提到个陌生人似的,心中懔然,看来她是不会对任何男人忠诚的。男人在利用她,她也在利用男人。
  皱眉道:“储君那面的情况如何?“
  朱姬轻叹道:“除非你率领大军,攻破邯郸城,否则休想把他带走,自异人郎君登基后,赵穆便调来二百名身手高强的武士,日夜不停轮班在大宅内陪守他,外面又加建高墙,形成宅内有宅,并长期有一营近千人的禁卫军在守卫着,除非你能化作鸟儿,否则休想潜进去见他。“
  项少龙听得眉头大皱,今天乌应元向肖月潭说起质子府守卫森严,不但没有夸大,还把实情“夸细“了。
  朱姬若无其事地淡然道:“而且就算把他救出去也没有用,赵穆乃用药的大行家,给他喂了一种奇异的药物,必须定期服食解药,才可没事,若没解药吃,不出十天便要毒发身亡。“
  项少龙整条脊骨都似结了冰的冰柱。
  我的妈啊!这就是未来的秦始皇?
  今次真是前面有虎,后门有狼,进退两难。
  还以为救出她们母子是举手之劳,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吁出一口凉气道:“这样扣着储君,除了用为出气外,对赵人有什么好处。“
  朱姬淡淡道:“你也应听过赵穆的阴谋,故意以酒色把他变成废人,说真的,赵穆恨不得把他送回去当秦王。但现在却不是时候,因为会便宜了吕不韦,你明白了吗?“
  项少龙当然明白,吕不韦这么急切把她们母子运返咸阳,就是要加强与庄襄王的关系。
  这刻他终于发现当朱姬提到儿子时,只说“他“而没有任何称呼或直叫他名字,语气冷淡得骇人,一时不禁迷惑起来。
  朱姬忽然狠狠道:“这小子死了倒好,见到他我便无名火起了。“
  项少龙吃了一惊,人谓虎毒不食子,朱姬为何会诅咒能令她成为王太后的宝贝儿子?
  朱姬移了过来,挽起他的手,拉着他往秀榻走去,柔声道:“来!到榻上再说吧!“
  项少龙一来已完全没有心情,二来刚和春盈诸女荒唐过后,仍疲不能兴,三来紧记劝戒,不可和这同时是吕不韦和庄襄王禁脔的女人发生暧昧关系,骇然下反手抚着她道:“恐怕时地都不适合吧!“
  朱姬没好气道:“你以为人家不知道吗?只不过那些婢女奉命每隔一段时间便来看我,躲在榻上,安全得多了。“
  项少龙心道原来误会了她,忙随她钻入帐内,立时芳香盈鼻。
  朱姬着他躺在内侧,以锦被盖着两人,转身挤入他怀里,用力抱紧,小嘴凑到他耳旁轻轻道:“奴家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但要你先发毒誓,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才可以让你知道。唉!我也是别无选择,才不得不告诉你。我在这里不准踏出屋门半步,又没有任何可信任的人。“
  项少龙心中大讶,什么秘密须发毒誓不得外□那么厉害呢?
  答道:“我项少龙一言九鼎,答应了人的话,绝不食言,夫人放心好了。“
  朱姬欣然道:“我知你是那种言必有信的人,可是奴家仍不放心,你便当迁就人家吧!“
  美女软语相求,无奈下,项少龙只好发了个毒誓,同时心中暗笑,项某人根本不信毒誓会应验,对我有什么约束力呢?不过既然答应了,自亦不会随便向人说出来。
  朱姬犹豫片晌,压低声音道:“他们软禁着的那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儿子。“
  项少龙差点失声惊呼。
  我的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朱姬还未有机会再说话,敲门声响,婢女在门外道:“夫人睡了吗?侯爷来了!“
  项少龙魂飞魄散,正要跳起身来,朱姬一把将他按着,伸手往前在床饰处一按,项少龙躺处立即变成活板,把他翻到床下的暗格去。
  瞬那间,项少龙由榻上温暖的被窝,变成躺在有棉被垫底的床下暗格里,幸好还开有通气孔,不虞缺乏空气。
  门打了开来,赵穆的声音道:“美人儿,本侯来探望你了!“
  朱姬答道:“侯爷今天精神焕发,定是发生了令你高兴的事,奴家很代你开心呢!“
  这时暗格内的项少龙正猜到身躺处必是郭开那“奸夫“的专用暗格,闻言亦要赞朱姬很懂得对男人灌迷汤。
  接着他“感到“赵朱两人在榻沿坐下,还有亲嘴声和朱姬令人销魂蚀骨“伊唔“喘息的声音。
  好一会后,赵穆笑道:“听说你的吕郎派了图先到邯郸来救你,美人儿你高兴吗?“
  朱姬嗔道:“你还不知奴家的心意吗?没有了你,什么地方人家也不想去,而且这只是谣言罢了!谁会蠢得到这里来送死?“
  下面的项少龙心中叫绝,朱姬自是在偷听赵穆的口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