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制胜术

时间:2021-06-27来源: 作者:春色人家 点击:
制胜术


      “术”者,包括心术、权术、算术、武术等。“术”,用于心理谓之“心术”;用于权,当称之为“权术”,这是对政治家、有权势的人,堂皇华丽的尊称;有人说话不加掩饰,直接把权术称为阴谋、流氓战法。
       权术,简单说来,无非是弄权有术。“权术”,专指政治阶级依仗权势而玩弄的计谋和手段,“权”者,指应变、变通,谋略,计谋。“术” 即手段、策略、方法、心术。在古代,权力是财富、尊严,权力在手,可以为所欲为,“人为权死,鸟为食亡”。
       古人传下一个规则: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就会有钱。
   虽说官场如战场,升沉迁徒难以捉摸,但古代中居然有人,面对仕途险恶,任凭宫廷争斗,甚至改朝换代,都不忧不惧,稳扎稳打,不断高升。
       据说冯道在50年的仕宦生涯中,历任五朝8姓11个皇帝,居然能长保荣华富贵永不败,是有名的“不倒翁”,这才是真正的弄权有术。
 
       世界上常有这样的情况,做多错多,不干事的人一般不会犯什么错误,真个是明白了人生三昧。
  人们常痛斥小人“不学无术”。其实,小人并非胸无文墨,有人读过不少书,颇有文才。不过他们的才能,不是从四书五经上或者任何一种古书中、或者道德学家学来的,而是无书自通,是一种天生的本能和才华。
  古人飞黄腾达官场的途径:有的是天生、祖上修来的福气,靠血缘获得爵位官职;有的边疆上一刀一枪靠军功,博个封妻荫子,活下来就可享受荣华富贵;还有的是范进疯狂的科举考试。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的高俅一类,天生善于投 机,他们能看准时机,抓住机遇,一步登天。
        人活在世上,进和退都是常有的事情,敏锐地抓住机遇,是其成功的真正开始,因为最终成功之路,在于是否得到有人赏识和举荐;如其不然,纵使你使尽浑身解术也是没人用你,恰如宝物落深山,“古圣人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众矣,贤不贤者才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
 
         到底有无官场秘诀,有人说好象有。凭才干而当上官,为民服务,没有什么秘诀可言。但庸才鸡犬升天,就一定有“秘诀”、捷径。有人说可以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找到证据,尽管有些似信非信,但书中确有描写:
“投桃、报李、拍马、捧场,此手腕也;标榜、拉拢、结拜、连襟,亦手腕也;排挤、造谣、掠功、嫁祸,又手腕也。如何模棱、对付、吹牛、装病,形形色色,无往而非手腕也。一切皆手腕,也就是一切皆作态,一切皆做假,便做官矣。打官话,说假也。做官样文章,写假也。官场的道德,假道德也。官场的事务,假公济私的勾当也。”


       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元老曹振镛晚年,曾密授门生官场之术说:“无他,但多磕头少说话耳。”   
       圆滑是明智,刚正是狂愚,唯上是从,有不同的看法也不说,唯唯称是就行了。逢迎巴结,不怕难为情。张之洞把深奥的当官秘诀,归纳为朴素的六字法则,就可能玩转一个官场。
       李乔在《清代官场图记》描述:仕途险恶突出表现在官场倾轧上,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对权势大者逢迎巴结,溜须拍马;失掉权势便身价一落千丈。
       俗话说 “亲不亲,故乡人”,互相拉拢,成为相互援助的重要纽带。拜干亲、拜把子 、“拜门生”、裙带关系“以势相结”,互相利用,而决非真正的朋友。
       张二江的《下级学》一书赤裸表述:升官不是看谁有德才,而是看谁擅长“装糊涂”“装孙子”。
孙策在临终时对孙权说:“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生当仲谋的孙权,却不用过于矜持、清高、不善逢迎、口无遮拦的张昭,而是让资历浅沉默寡言的顾雍当了丞相,值得玩味。
        谦让是一条重要的制胜之道,谦让似乎是逃避,实际上是以退为进,以柔克刚,它是一种争斗的策略。
谄媚、韬晦、是权力在思想、感情方法、手段上的掩饰。谗毁、诬陷之术、指鹿为马、狐假虎威、反手为云、覆手为雨实际上是一种“借刀杀人”的伎俩、攻击手段。栽脏陷害、旁敲侧击、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包括造谣诽谤、结党营私、贿赂无所不用。使他们相互残杀,坐山观虎斗。
       在古代,权术成为巩固内部权力斗争的权谋和手段,也可以说是一门领导艺术,调节人际关系的方法技巧;有时也可成为统治者,欺骗愚弄人民大众诡诈的策略和手段。 
       权术是一种政治斗争的手段,无所谓对与错,也没什么阶级性,互相斗争的各方,都可以拿来为自己服务。权术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胜败存亡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就有了胜者王败者寇的说法。

  人们通常喜欢将权术与政治道德绑在一起,统治者总是把道德装扮成权力的代表,使人们误以为政治权力就是道德的化身。
       权术被正直无私的人运用,在对敌斗争中也许是胜利者,而在权力斗争中则是失败者。 一旦结怨太多、树敌范围太大,即使早已到手的宠幸也会失去。
       司马迁敢于“不以成败论英雄”,在《史记》里,刘邦成功了,但是流氓;项羽虽然失败了,仍不失为盖世英雄,这与“以成败论英雄”的公论截然相反。
 
      大概是接受德才兼备、人民公仆、帝王将相教育太多,不少人对英雄怀着十二分的崇敬,因为他们是人中之龙、天上神仙下凡、地上圣人,他们代表正义的化身。“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在古代,英明帝王自认为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是拯救世界的好人,人民群众则是群氓、乱匪、刁民,不料,几千年的历史却证明了,事实恰好截然相反。
  “天下为公,选贤与能,”选择德才兼备的人才为公众服务,本来是千古的美丽梦想,并且有古训:有才有德,破格重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限制录用,无德无才,坚决不用作为选材的公理。
       不曾想,真正有道德的人是当不了官的,有才的人才可以在官场里得心应手,所谓有才其实包括了懂权术的人才,只有这些权术人才,才可以在官场天地驰骋纵横;权术足可以使有德的人一败涂地,又可以使有才能的更加如虎添翼;只有德才兼备的人才,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天上神仙,在几千年历史长河中,能有几个,真是屈指可数,少而又少。
作品集春色人家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