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 第二章 第一节)

时间:2021-06-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一节

    “孝狗”萨根眼下正过着碌碌无为的生活,单位不需要他上班——美其名为休假呢。老窝粮店被捣毁,日本主子魂归地狱,剩下还有三个同伙:冯警长,神枪手中田,美联社记者黑明威。后者去了河南采访吃人事件未归,前面两人虽然近在眼前,但也不敢随便联络,因为他怀疑自己已经被盯上。包括见钱眼开的汪女郎,似乎也把他的钱看开了,老是躲着他。活色生香的生活没了,此时的他正过着一种死气沉沉的生活。

    无聊和难堪的处境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白天他几乎都待在家中睡觉,晚上才出动,像个贼,在夜色的掩护下,去酒吧喝酒,找妓女睡觉。考虑到可能被跟踪,这一阵子他去重庆饭店少了,更多的是去嘉陵江南岸的重庆国际总会。这儿是美国海军的天地,相对要安全些。

    他在酒水和女色中打发时间,一边等待两个他眼下急需要见的人:一个是南京官里派过来的新主子,另一个是因公在外的大使先生。前者欠他钱,他给日本国做了那么多事,一大批尾款还没有结呢;后者决定着他这辈子的名声。萨根知道,密特先生一定恨死自己了,目前只是迫于压力才不敢下手,手下留情,给了他一个休假的名义暂停了他的工作。等大使回来后,他一定会举报自己的种种丑行,让大使来下手宰杀自己。不过,他不会束手待毙的,在他与密特的明争暗端中,他似乎充满必胜的信心,底牌就是:陈家鹄没有死!

    他相信,只要陈家鹄活着,对他的所有指责都将风平浪静。所以,陈家鹄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这对他很重要。当然,他深信惠子提供的消息不会有错的,只是由于这件事与他的前程大事关系太大,他时不时会冒出担心,怕陈家鹄已经死了。

    今天下午的晚些时候,他突然被这个念头——陈家鹄死了——吵闹着.牵引着,匆匆赶到天堂巷,把刚回家的惠子叫走了。他骗惠子公婆说是去大使馆帮他看个日文资料,出了门却把惠子带到了美国海军的娱乐基地:国际总会。这是他第一次夜间带惠子出来,他们一起吃了美国大牛排,喝了香槟酒,品了上好的甜点。这里环境很好,服务细致周到,座位很舒适,只是歌词粗犷,有点略带性挑逗意味的爵士乐让惠子如坐针毡。惠子喊萨根是为叔叔,但这里的气氛却不是家族式的,而是情人式的。所以,坐了不多久,惠子就要求走。

    “急什么,时间还早,喝杯威士忌再走。”萨根叫来服务员,要点酒。

    “不了,我不想喝酒。”惠子辞退服务员.对萨根说,“我们还是走吧,回去迟了爸爸妈妈会挂念的。”

    萨根听惠子爸爸妈妈叫得很顺口,笑道:“你是说东京的爸爸妈妈吗?”

    惠子不高兴地白他一眼:“你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我这儿的爸爸妈妈。”

    萨根又笑道:“我觉得陈家鹄真有福气,娶了你这么好一个媳妇,对二位老人这么孝敬。”

    惠子说:“那不是应该的嘛。”

    萨根一本正经地说:“是,陈先生不在家,你应该孝敬他们。”他突然变得正经是因为要打探消息了,“嗳,最近你们有联系吗?你亲爱的陈家鹄。”

    “有啊,”惠子说,“前天我还收到他的信。”

    “是他亲笔写的吗?”

    “什么意思?”

    “不会是别人代写的吧?”

    “你想到哪里去了,他干吗要找人代写信?”

    够了。

    够了!

    惠子的话和表情足够说明,她收到的是陈家鹄的亲笔信。死人能写信吗?不要多虑了,陈家鹄一定还活着,密特啊密特,你斗不过我的,你这个虚伪的乡巴佬!这么想着,萨根起了身,准备遂惠子的愿,打道回府。在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厅时,带着点醉意的萨根,觉得惠子的背影、步态、穿着、胯部……比身边的所有女人都好看。月光从山梁上投下来,洒满了庭园,使那些青草看上去有一层湿乎乎的寒光。

    两人走出大厅后,萨根追上前想去搀住惠子的手,却被惠子推开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