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的选择(2)

时间:2021-06-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玉明 点击:
 
  回老家的车上,小曼抱着那条哈巴狗,思绪已经远远飘飞到了自己心中策划的结婚典礼上,陶醉在对未来幸福的向往中。
 
  回到老家,小曼抱着舍不得放开的哈巴狗,刚要打开老家的大门,突然一条健壮的土狗跑了过来,摇着尾巴围着她团团转。这不是“阿黄”吗?正是她上个月回老家处理家务时卖掉的那条土狗,怎么回来了?后来问了邻居王大爷才知道,王大爷说,今天一大早,有一个叫曹越的人来过,问他小曼家的土狗卖到哪里去了,知道后他还花两倍的钱买了回来,还交代说等小曼回来一定要这条狗陪着她。小曼的一颗心落到了最低谷,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同样是追求女孩子,同样是关心人,同样是送东西,怎么一个那么的浪漫多情、温和体贴,一个是那么的古板、老土!”
 
  当天晚饭时,小曼叫来家里的亲戚把要结婚的事说了。晚饭过后,亲戚们都回去了,她早早关了灯,躺在床上,但她不舍得睡去,她看着躺在床边的哈巴狗,心里甜滋滋的,到了深夜,她准备拿起电话向林白撒个娇。但房门外的土狗此时叫得厉害,大煞感觉,她一气之下,穿上拖鞋,抱着哈巴狗走出卧室,要把那条土狗放走。
 
  但走到大厅,小曼不禁“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只见大厅里有个黑衣人在那里翻家里的物件。那黑衣人听到有人大叫,顿时也慌了起来,撒腿就要跑,但刚到门口又停住了,回过头来穷凶极恶地盯着小曼。小曼顿时吓得像丢了魂一般,想大叫却又叫不出来,但她心里明白,这个贼本来想走,但被小曼看到了脸,怕日后被揭发,是要杀人灭口来的!说时迟那时快,那贼一个身子向小曼扑了过来,小曼一撒手,那条哈巴狗掉到了地上,迅速跑回到卧室里。这时小曼一闪,躲过了这一扑,跑到大门旁,打开了房门。房门一开,那条土狗就扑了进来,紧咬着那贼的脚脖子,那贼哇哇大叫。此时邻居们闻声赶了过来,把那贼给制住了。
 
  小曼从惊慌中慢慢回过神来,邻居们都说幸好有这条狗,否则小曼一个女孩子怎么斗得过那贼,说不定都挨掐脖子了。不久公安接到报警过来了,抓了那贼。经过审问,那贼说,他看到这户人家傍晚过后就没有了灯光,估计没有人住,虽看到有狗在门外守着,但又想它不在房里,料定是主人为了防贼用而已,于是他就从窗户爬了进去,才有了这后来发生的事。
 
  几个亲戚陪着小曼过了一个晚上。那晚,小曼心头又开始涌起了一些复杂的情绪。
 
  真情与假意
 
  本来和林白说了在老家起码呆上三五天,但遇贼的事让小曼心有余悸,反正要结婚的事已经通知了亲戚们,干脆起早回城,免得在老家还麻烦着亲戚们来照顾。第二天,小曼就提前动身回城了。虽然昨晚那条土狗救了她一命,但送一条土狗着实不怎么浪漫。小曼心里已经选择了林白,不自觉地在心里为林白辩护。回城的路上,林白始终还占据着她的大脑。快回到城里时,她拿起电话想拨林白的号码,但灵机一动:她要突然出现在林白的面前,给他一个惊喜。
 
  到了林白住宿的小区,天已经是擦黑了,看着林白房间亮着灯光,她万般地激动。她抱着那条拉着长长舌头的哈巴狗,轻声轻步地朝林白房间走去,她怕惊动了林白,那样她突然出现的惊喜就没了。她走到林白的房门前,正要敲门,但又突发个奇想来:她要给林白拨个电话,然后从窗户外看着林白接她电话的表情。于是又小心翼翼地走到林白卧室的窗户旁。正准备拿着手机拨号,但屋子里似乎有女人的声音,怎么回事?她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屋里一看,她震惊了!林白正在给一个女人梳头,并有说有笑的!她此刻的心凉了一大截,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但她是个细心的人,怕有什么误会,于是便悄悄地躲在窗户边观察。只隔着一层玻璃,可林白和那女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小曼明白,林白和那女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亲戚或普通朋友,毫无疑问是赤裸裸的情人关系!林白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她忍不住拨了林白的电话要问清楚。谁知林白拿起电话一看,立刻就挂掉了,那女的一个娇声问道:“谁啊?”林白狡黠一笑:“是我的一个表弟打来的,没什么事,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享受二人世界的时间,其他一概不理。”那女的“嗯”的一声把头靠到林白的怀里。窗外的小曼已心如碎冰,她把林白送的那条哈巴狗放在林白的窗口旁,失魂落魄地走开了。
 
  终点与起点
 
  两天过后,小曼因失眠过度躺到了医院的病床上。出院后,她给曹越打了个电话,约在一个天桥上见面。那晚,在天桥昏黄的灯光下,小曼把她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曹越。曹越一声不发,默默听着小曼的倾诉。小曼拉着嘶哑的嗓子大叫:“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可以骂我,责怪我,甚至可以狠狠地打我几巴掌,那样我会好受一些!”“我让你把心里想说的说完,想怨的怨完,以后,就不要再牵挂了。”曹越只是不想再刺激小曼。小曼忍不住哭了起来,说:“为什么我生日的时候你记错了,为什么我工作繁忙的时候你给我送报纸而不是包子,为什么我回家的时候你给我送一条土狗而不是哈巴狗,为什么你就没有一点儿浪漫,为什么你就不能打动我的心,为什么,为什么……”小曼已经语无伦次,她不知道她是在发泄,在后悔,还是在埋怨曹越。
 
  曹越安抚着受伤的小曼,过了很久,才慢慢地说:“小曼,我从大学就开始追你,我怎么会忘记你的生日?你生日那天我给你妈妈送乌龟,是真心祝她健康长寿。小曼,我们每个人出生的那天,都是妈妈最痛苦的一天,我们的生日,难道不该先好好感恩我们的妈妈吗?我给你送报纸,是那段时间你工作分心了,被董事长警告要炒鱿鱼,你那么有事业心,万一真的失去了工作,那你一定会很难过。那些报纸,有很多公司的招聘岗位,都合乎你的专业和爱好,我都用笔给你画出来了,我也和那些企业的高层领导沟通过,他们也有意让你去面试,我那么做是为了帮你找工作,但你一直都没有和那些企业联系,我还以为你对那些工作不满意,所以我不断地在帮你找,天天给你送报纸。给你送土狗,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了解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家乡,现在你家乡治安不好,我买回你家原来那只土狗是因为它能保护你的安全。”小曼看着这个她曾经认为呆板、木讷的男人,此刻的一番话却是如此的情深意切。曹越继续说:“小曼,我知道什么叫浪漫,也懂得怎样去创造浪漫,但我更知道,只有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有颗感恩的心,有份安心的工作,安全有了保障,那样才能去经营爱情的浪漫。”“那当初为什么你不把这些话说出来?”小曼似乎有点责怪曹越。“我本来想要你自己去感悟的,只有感悟出来的爱,才是真爱,但看到你现在那么的绝望,那么的伤心,我说出来,是想让你知道,不管你怎么样,我始终在关心着你。小曼,如果今天你没有感悟到,我还可以继续等……”没等曹越说完,小曼已经扑到他的怀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