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四月细雨红军泪

时间:2021-06-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 唐益明 点击:

  清明时节,红三十军政治部旧址门口“斧头辟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的楹联,在纷纷细雨中更显苍劲有力。政委李先念在这里运筹帷幄,红军将士在这里奋勇杀敌的画面,依稀还在眼前,而十多年前我在这里采访的两位老红军,他们壮怀激烈、感天动地的长征记忆,更是让我泪湿双眼。

  九十年前,一个年仅十岁的孤儿在流浪途中要求参加红军,红军说他们要日行百里,年龄太小跟不上部队。可这个倔强的少年竟铿锵有力地保证绝不掉队,于是他成了队伍里第一个娃娃兵,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就是符必千,参军的情景在他的头脑里刻骨铭心,他总是刚刚说完,又从头讲述,情绪从无父无母的悲伤到加入红军的坚定快速切换,虽然跳跃但很自然。

  一九三四年十月,符必千随部队开始艰苦卓绝的长征。翻夹金山,他们穿一件单衣上路,无数红军战士冻死在冰天雪地,绝望之时,朱德、毛泽东来到他们身边,为他们加油,给他们信心,最终他们以钢铁般的意志战胜了饥饿和寒冷,越过一座又一座高山。过沼泽地,战友不时跌入泥坑,一旦有人去救,往往双双陷落。符必千时常想起战友跌入泥潭时那无助的眼神,虽痛彻心扉,却只能强忍悲痛看着战友在泥坑中陷落,直至完全消失在水面。大渡河畔,他们赤手吊住冰冷的钢索滑向对岸,众多饥肠辘辘的战友体力透支,手一松便跌落河中,瞬间被激流旋涡卷入滔滔江水中。泸定桥边,他们走了一个通宵,敌军的骑兵队很快追上他们,在古老的碉堡里,战友被敌人砍得面目全非,血流成河,他们和敌人展开肉搏,最终实现了突围。

  安云的老红军陈登礼是张爱萍的学生,受张爱萍革命思想的影响,他和二十多名同学参加了红军,身经百战,九死一生。

  在他的记忆里,雪山之巅空气稀薄,积雪不时崩塌,往往是整个连、整个排的战士瞬间被雪崩吞噬。草地行军,饥寒交迫,他们把冰块舀在盅子里烧化,放入野菜烫熟了,油盐都没有,却吃得津津有味。后来他所在的部队受命二次进入草地,野菜都被挖光了,一个个战友不断从身边倒下,无数人被活活饿死。强行渡江,刺骨的江水把红军一队队人马卷入洪流,陈登礼所在的团数百战士在这里壮烈牺牲。腊子口激战后,陈登礼的战友翻山时遭遇一种剧毒植物,他们一个拉一个,没想到毒气会传染,全连战士无一幸存。最惨烈的一次是他们与劲敌遭遇,对方武器精良,几炮就把他们的第一道防线冲垮,然后蜂拥而上,用刀砍杀。敌人连续冲破了他们三道防线,最后军长程世才带领两个通信连绝地反击,他们凭着顽强的意志,最终击退了穷凶极恶的敌人。

  四月细雨红军泪,青山处处埋忠骨。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这一特殊的历史时刻,本想再做一期红军访谈,可民政局回复达川区内再无一位健在的红军,倍感失落和悲痛,于是更加怀念十多年前采访的两位老红军,遗憾的是他们都已驾鹤西去,当年拍摄的专题片成了他们最后的影音资料。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