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逃出大梁

时间:2021-06-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卷 第七章 逃出大梁

五天后,项少龙已能下榻行走,除了胁下的伤口仍有时作疼外,体力精神全回复过来。
  他和赵倩的感情亦进展至难舍难离的地步,虽终日躲在房内,日子却毫不难过。
  纪嫣然自那日之后,便没有再来过,据邹衍说:信陵君一直在怀疑她,监视得她很紧。
  项少龙相信大梁的戒备终会松弛下来,因为人性就是那样,没有可能永远坚持下去。而且如此毫无遗漏的搜索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后,谁都会怀疑他们已远走高飞了。
  这一晚两人郎情妾意,正闹得不可开交时。
  纪嫣然来了,看到脸红耳赤的赵倩,自己的俏脸亦不由飞起两朵红晕,更使她明媚照人,美艳不可方物。
  项少龙正欲火如焚,但又不敢和赵倩真□销魂,见这美色尤胜赵倩的美女来到,心中暗喜,正要对她展开挑情手段时,邹衍走了上来。
  项少龙无奈地放开了在被他半强迫下抱着的纪嫣然,让她坐到地席处。
  纪嫣然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怪他对自己愈来愈不规矩,才莺声呖呖道:“我十日前派人到了城外,又使人假扮你们,还背着假造的木剑,故意让人发现影。现在终于收效了,昨天信陵君亲自领兵,往楚境追去,大梁的关防亦放松下来,是你们离开的时候了。“
  项少龙和邹衍同时拍案叫绝,想不到纪嫣然有此妙计。难得是她直到成功了才说出来,显示出过人的涵养。
  纪嫣然幽怨地看了项少龙一眼,俏脸现出凄然不舍之色。
  项少龙一呆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纪嫣然摇头道:“嫣然是想得要命,但假若如此一走,谁也知道我和你有关系,那嫣然将会牵累了很多人,说不定包括邹先生在内,信陵君那天来搜这望天楼,正因嫣然常借口来观星,所以惹起了他的疑心。“
  项少龙亦知这是事实,叹了一口气道:“那何时我们才可再见面呢?“
  纪嫣然妩媚一笑道:“放心吧!嫣然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辅助新圣人统一天下,使万民不再受战乱之苦,今后怎肯把你放过。“
  项少龙摇头苦笑道:“我才不相信自己真是新圣人,纵使能回赵国,亦是艰险重重,危机四伏。你若要找真的新圣人,最好耐心点去寻找,免得看错了人,将来后悔莫及。“语气中充满酸涩之意,自是因纪嫣然爱上他的原故,全因以为他就是那新圣人。
  纪嫣然脸上掠过奇异的神色,垂头不语。
  邹衍正容道:“你说的反更证实了你是新圣人,因为代表你那粒特别明亮的新星正被其他星宿凌迫,照天象看,你最少要二十年才可一统天下,这之前自是危机重重。“
  项少龙听得浑身一震,瞠目结舌看着邹衍,首次不敢小觑这古代的玄学大师,因为秦始皇的确约在二十年后才统一战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皇帝。
  纪嫣然忽道:“邹先生,倩公主,嫣然想求你们到厅外待一会,嫣然有话和项少龙说。“
  邹衍和赵倩会意,走出房外,还关上了门。
  纪嫣然仍低垂着头,沉声道:“项少龙,我要你清楚知道,纪嫣然欢喜上的是你这个人,与你是否属新圣人一点关系都扯不上。“
  项少龙知刚才的话伤害了她,大感歉意,伸手过来搂她。
  纪嫣然怒道:“不要碰我!“
  项少龙乃情场高手,知她只是放不下脸子,那会理她的警告,扑了过来把她压倒席上,痛吻香唇。
  纪嫣然象征式地挣扎了两下,便生出热烈反应,恨不得与他立即合体交欢。
  唇分后,纪嫣然凄然道:“明天清早,韩非公子会押解借来的一万石粮回韩国,嫣然早和他说好了,其中一辆粮车底部设有暗格,定可无惊无险把你带离大梁。韩郎!嫣然生是你项家的人,无论如何也会去寻你,切莫忘记人家了!“
  项少龙和赵倩拥卧在粮车底的暗格,无惊无险地离开了大梁,往济水开去,到那里后会改为乘船,沿河西上韩境。
  外面正下着迟来的大雪,车行甚缓,加上暗格底垫有厚绵被,所以两人并不觉太辛苦,反感到这是个温馨甜蜜的小天地。
  两人亲热一番后,,都自动压下情火,免一时控制不住发生肉体关系。
  赵倩看着暗格的顶部,衷心地道:“我从未见过比嫣然姐更美更本事的女孩子,略施手法,便把我们舒舒服服送出大梁。“
  项少龙看着她美丽的轮廓,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微笑道:“你会否介意不当这个公主!“
  赵倩侧转过来,用手支起白里透红的脸蛋,秀眸闪着亮光,深情地瞧着他道:“倩儿只介意一件事,就是不能做项少龙的女人,其他的都不介意。“
  项少龙爱怜地轻吻了她的朱唇,沉吟道:u那就好办了,让我设法把你藏起来,然后报称你被嚣魏牟杀害了,那你便不用回宫做那可怜的公主了。“
  赵倩大喜道:“你真肯为倩儿那么做?不怕父王降罪于你吗?“
  项少龙哂道:“我是新圣人,那会这么容易被人修理的。“接着嘻嘻一笑道:“其实我还是为了自己,我憋得实在太辛苦了。“
  赵倩霞烧玉颊,埋首入他怀里,又羞又喜以蚊蚋般的声音道:“项郎你什么时候要人家,倩儿就什么时候给你。“
  项少龙心中感动,用力把她搂着。
  赵倩柔情似水地道:“倩儿不是请项郎为我杀了赵穆报仇的吗?倩儿现在改变主意了,只希望能和项郎远走高飞,其他一切都不想计较了。“
  项少龙心中暗叹,那舒儿的仇又怎么算?赵穆与自己,是势不两立的了。
  车子停了下来,原来到了济水岸旁的码头。
  三艘韩国来的双桅帆船,载着一万石粮货,朝韩国驶去。
  项少龙和赵倩在韩非的掩护下,脱身出来,躲到了一个小船舱里。
  这时船上虽全是韩兵,韩非仍小心翼翼,免得□漏了风声。
  两人乐得恣意痴缠,尤其解开了不能结合的枷锁,都想到很快会发生什么事。项少龙这风流惯的人故不用说,连这一向斯文娴淑的公主也开始放浪起来。
  韩非派心腹送来晚餐,两人并肩坐在地席上,共进美点。
  项少龙想喝点酒,赵倩硬是把他的酒□抢走,娇痴嗲媚地道:“不!赵倩不准你喝酒,人家要你清清楚楚知道在做着什么事。“
  项少龙看着她的俏样儿,摇头晃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待会看到公主横陈褥上的美丽身体时,项某人定醉得一塌糊涂,怎还清醒得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