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秘密(第八章)

时间:2021-06-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东野圭吾 点击:
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平介将行李全部塞进了运动背包,打算拉上拉链。最后放进去的一个苹果露在外面,拉链怎么也拉不上。苹果是来探病的亲戚留下来的。没办法,平介只好将苹果取出来,用衣袖擦了擦,直接吃了起来。他那么一咬,几滴苹果汁溅了出来,崩到了他脸上。

  “别忘东西啊。”他对已经换好衣服的直子说。

  “嗯,应该没问题了。”她边环视着病床周围边答道。

  “还是再确认一下比较好。去年去森林学校参观时,不就把运动服落在那里了吗?”

  “那是藻奈美干的,又不是我!”

  “噢。”平介看着她的脸,拍了一下脑门,“啊,是这样。”

  “你要快点适应才行啊。我现在看到镜子里藻奈美的脸时已经不觉得那么别扭了。”

  “我知道。刚才只是一时没注意而已。”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平介应道。

  门开了,进来的是藻奈美的主冶医师山岸。

  “啊,真是太感谢您了。”平介低下了头。

  “出院的日子是个晴天,真是太好了。”山岸说道。

  “是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听了平介的话,山岸轻轻点了点头。山岸是个有些偏瘦的中年男人,不知是不是带着圆边眼镜的缘故,总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不过,正是在他的主张之下,虽然藻奈美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了,但还是暂缓出院,做了一次又一改的精密检查。对于他的这种慎重和负责任,平介怀有由衷的敬意。

  “医生,这次承蒙您悉心照料。等我们安顿下来之后,我一定会再来道谢的!”直子穿着运动棉服,弯下腰来道谢。

  山岸医生露出一睑苦笑,看着平介。

  “您女儿真是太懂事了,跟她说话简直就像和大人说话一样。”

  “哪里哪里,只不过表面上看起来懂事而已。”

  “才不是哩,看来您这个做父亲的要求可够高的。”

  “哪儿有啊。倒是她都这个年龄了,有时还像个孩子似的,这有点让人受不了。”说完平介哈哈地笑了起来,结果却发现山岸医生听得一脸茫然。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忙摇着头给自己打圆场:“啊,不是,那个……因为她明年就要上中学了,所以希望她能褪一褪孩子气。”

  “杉田先生真是严格啊,尽管您表现得很谦虚。”医生边关着,边将视线转到了直子这边,“以后要好好听爸爸的话,努力生活呀。哪怕身体上有一点点的不适都要记得让爸爸带你来医院啊。记住了吗?”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了。”直子再一次行礼表示感谢,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

  和照顾她的几个护士也道过别后,平介提着行李,和直子一起向医院的门外走去。一出门,就看见从停车场方向涌来一群人,有男有女,其中有几个拿着话筒,还有几个扛着摄像机。

  “杉田先生,恭喜您女儿病愈出院。“一个女记者说道。

  “谢谢。”

  “用一句话来表达一下您现在的心情吧。”

  “暂时算松了一口气。”

  “藻奈美小朋友,向这边看。”一个摄像师说。

  “您什么时候到您的妻子坟前向她汇报呢?”

  “等稍微安顿下来再说。”

  女记者点点头,又将话筒递向了直子。

  “藻奈美,住院生活过得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直子面无表情地答道。

  “有没有受很多苦?”

  “没受什么苦。我丈夫……爸爸对我照顾得很好。”

  “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好好放松放松。”

  “对不起,对我女儿的提问可不可以到此为止?”平介对女记者说道。

  于是,女记者再次将话筒指向平介,问起了和汽车公司交涉的问题。平介牵着直子的手,一边向停车场走,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最后,他终于在这群人的目送下驾驶着爱车逃离了医院。

  回到家,下了车,刚打开大门,就听见有人喊“啊,藻奈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原来是邻居家的吉本和子提着超市的塑料袋走了过来。

  “啊,你今天出院了,我还一点都不知道呢。”

  平介心想:唉,碰到爱啰嗦的大妈了。眼前这个中年妇女是镇上的消息通,她的两个儿子分别读高中和大学。当然,她人并不坏,无非是爱管闲事。

  “啊,好久不见,吉本夫人。”直子立刻搭话道。“听平介说葬礼那天您帮了大忙了,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直子这种完全不像小孩子的语气让吉本和子一愣,不过她马上又恢复了笑脸。

  “说什么呢,这么见外。倒是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吗?”

  “嗯,托您的福!”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可把我给担心坏了。”

  “谢谢您了。不好意思,我们一会儿得收拾东西,过后再去您家拜访。”

  “啊,好好,去忙吧。注意保重身体。”

  直子迅速进了家门。平介想起了直子以前评价吉本和子的话:一旦和地搭上话,没一个小时是得不到解放的。弄不好她会杀到你家里来聊。

  想到这里,他也忙说了声“再见”,想赶紧溜进家门。

  可是吉本和子却迅速凄到他耳边说:“这才几天没见,藻奈美说话都带大人味儿了。大概是因为失去了母亲,迅速促使她决定早些自立吧?”

  “啊,可能是吧。”平介故作笑容,像是逃跑似的潜入家中。

  进来一看,直子正面对祭坛双手合十。

  祭坛上摆着直子自己的照片。当然,在外人看来,现在是女儿藻奈美在母亲的灵前祷告。

  过了一会儿,直子抬起头来,回头看着平介,她的脸颊上浮现出了寂寞的笑容。

  “感觉怪怪的,祭坛上摆着自己的照片。”

  “是呀。别人来家里时会看到的。”

  “不过,这么做也并非完全没有意义。”

  平介将装有直子照片的小相框拿在手中,拉开后面的拉板,把里面的照片取了出来。原来照片是两枚重叠在一起的。在直子照片的背后,藏着藻奈美的照片。那是藻奈美去年郊游时拍的,照片中的她冲着镜头做着胜利的手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