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严厉的月亮(第十四章)(3)

时间:2021-05-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实现这一切之前必须有个过渡期。请你们先回去工作,继续正常的生活。那些为政府工作的人也一样。回去工作,工资照发,我们会决定什么工作是需要的,什么工作在我们获得自由之后已经不再需要,什么工作必须加以修改。而在此之前,你们的工作不变。新来月球的公民们,在地球上被判刑、被流放至此的人们——你们自由了,你们的刑期满了,但同时我希望你们能继续工作。你们不是被迫的——高压统治的日子过去了,这只是对你们的希望。当然,你们完全可以选择离开政府大楼,去任何地方都行……往返政府的管铁服务将马上恢复。但在你们行使新的自由权去城镇之前,请你们三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生活还算富裕,食物可能花样不多,但毕竟是热的,而且,准时供应。
  “为了暂时担负起已不存在的政府的必要职能,我已请月球之家公司总经理来为大家服务,暂时由这家公司代行政府职能。他们会开始分析,如何既能消除原政府的专制统治,又能汲取其有用的部分为我所用。所以,请你们帮助他们。
  “在我们中还有一批来自地球的居民。你们好!各位科学家、旅游者还有其他地球人,你们目睹了一场罕见的大事——一个民族的诞生。诞生意味着鲜血和痛楚,这些我们已经经历过了,我们希望流血的过程现已结束。我们不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不便,你们回家的航程会尽快安排好。我们也欢迎你们留下,更欢迎你们成为这里的居民。但是现在,我请求你们不要进入廊道,以避免不必要的流血事件和伤害。希望你们对我们有耐心,我会要求我们的居民对你们也保持耐心。来自地球的在天文台或其他地方工作的科学家们,请继续你们的工作,不必顾及我们。这样你们甚至可能根本注意不到我们在建立一个新国家时所经历的混乱。还有一件事——我很抱歉我们要暂时干涉你们与地球交流的权利,我们不得不这样做,审查制度很快就会废除——我们也像你们一样憎恨这种做法。”
  亚当又加了一个要求:“不要来见我,同志们,如果一定要找我的话,打电话就可以了。也可以给我写信,我们不会忽视你们的来信。我没有分身术,昨晚一夜没睡,今晚可能也睡不了多长时间。我没时间出席大会,讲话,握手,没时间接见代表团,我必须坐在书桌边工作——这样我才能完成工作,才能尽快把工作移交给你们。”他露齿一笑,“想见我就像见玩笑者西蒙一样困难。”
  整个演说持续了十五分钟,要点就是:回去工作,耐心点,给我们时间。
  那些科学家们几乎没给我们时间——我早该料到,这是我的估计失误。
  所有与地球的通讯都是通过迈克完成的。但那些狡黠的科学家们手里的电子设施多如牛毛,能塞满一座仓库。下决心这么干以后,他们几个小时就装配出了一台可以联系地球的设备。
  拯救我们的是一位认为月球应该获得自由的旅游者,他想方设法给亚当·塞勒涅打电话。
  电话转到了我们从C级和D级挑选出来的一批女同志中的一位那里。
  在那次电视讲话后,一半的月球人不管迈克的要求,纷纷打电话给亚当·塞勒涅。有提出请求的,也有一些好管闲事者指手画脚告诉亚当应该如何开展工作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电话公司里有一位热心过分的同志,把这些电话转到了我这里。接了一百多个电话之后,我们建立了这个缓冲小组。
  幸运的是,接到那个重要电话的女同志头脑很清楚,知道这个电话不能用通常的说说宽心话的做法随便打发。她给我打了电话。
  几分钟后,我和芬·尼尔森还有一伙手持武器的热心同志,坐着管铁舱前往实验室所在地区。
  向我们告密的人不敢说出自己的姓名,只告诉我们发射机在什么地方。
  那些科学家们刚要发送信息就被我们擒住了。幸好芬的动作快,他们才保住小命,还能喘气儿。跟我们一块儿去的人手痒痒,差点扣扳机。但我们不想杀鸡给猴看,芬和我在路上就商量好了,不能杀他们。
  吓唬科学家们也不容易,他们不吃这一套,所以还得想别的办法来对付他们。我把发射装置踢得稀巴烂,命令他们的主任把所有人集中在食堂里,要求点名——在一部电话旁边点名。然后我跟迈克通话,向他要了名单。
  我对主任说:“博士,你说他们都在这儿,我们却找不到谁谁谁。”——我点了七个人的名字——“让他们马上到这儿来。”
  那几个不在这儿的地球人,主任刚才通知过他们,可他们拒绝了,理由是不想停下手里正在干的活儿——典型的科学家。
  大家都到场了,月球人在房间的一边,地球人在房间的另一边。我发话了。
  我对地球人说:“我们尽量像对待客人一样对待你们,但你们中有三位却设法、或许已经成功地向地球发送了信息。”我转向主任:“博士,我可以来一次大搜查:宿舍、表层建筑、所有实验室,每个地方都搜到,并捣毁所有可能用来发情报的设备。我自己干的就是电子这一行,知道哪些电路元件可以转化成发射装置。假如说,我把所有可能用于传递信息的设备全部捣毁,而且我脑子不好使,不想冒险,所以把所有我弄不懂的东西都破坏掉,请问结果会怎样?”
  瞧他的样子,你准会以为我要干掉的是他的亲生儿子呢。他脸色惨白。“那样的话,所有研究都不得不中断……毁坏无价的数据……浪费呀。哦,不知道能折算多少钱,就算五亿美元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可以不破坏它们,而是把那些设备全部收缴上来,你们手里还剩下什么设备,就凑凑和和用好了。”
  “那跟毁掉它们差不多一样糟。你必须明白,先生,如果一个实验被中断——”
  “我知道。我想了个办法,比搬东西方便——搬来搬去时很容易弄丢几件什么。还是这样做比较便当:我们把你们带到政府综合大楼,安排你们住在哪。过去不是有骑兵营房吗?不过,这么做同样会毁了你们的实验。对了,你从哪里来,博士?”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
  “这么说,你在这儿已经五个月了,肯定一直在负重锻炼。博士,如果我们那样做,你就再也回不了普林斯顿大学了。如果把你从这儿转到其他地方去,我们会把你锁起来,你找不到锻炼器械。如果这种紧急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你就会变成一个月球人,不管你喜不喜欢。你手下其他科学家也一样。”
  一个派人去叫了两次才来的傲慢家伙走上前来,“你们不能这么干,这是违法的!”
  “什么法,先生?你家乡的法律吗?”我转过身,“芬,给他看看法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