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楚墨符毒(2)

时间:2021-05-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信陵君拿他没法,强压下怒气,点头道:u这事让我想想,总有办法解决的。“
  项少龙听他这么说,心中暗喜,又想起乌卓说过会设法混入城来,道:“为了不使安厘起戒心,我这两天最好不要只躲在君上府内,轻轻松松四处溜逛,那安厘便更不会防我了。“
  信陵君皱眉道:“这怎么成,龙阳君会找人对付你的。“
  项少龙笑道:“他才不会这么蠢,看过沙宣那么容易给我杀掉,现在又有嚣魏牟代他出手,两天时间都等不了吗?我也是为君上好,希望计划更易成功。“
  信陵君因有求于他,不想太拂逆他的请求,叹了一口气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呢?我最近刚收到了几个楚国送来的歌舞姬,声色艺俱全,让本君派两个供你享乐吧!“
  项少龙自问小命能不能保住,尚在未知之数,那有兴趣和美女鬼混?肃容道:“这两天我不应沾染任何女色,以保持最佳状态,,嘿!若能杀死安厘,君上就算不送我美女,我也会向你提出请求呢!“
  信陵君眼中闪过嘲弄之色,哈哈笑道:“假若事成,你要魏国的王后公主陪你都没有问题。“
  两人对望一眼,各怀鬼胎的笑了起来。
  项少龙离开信陵君的内宅,朝雅夫人的彩云阁走去,穿过园林时,一婢匆匆擦身而过,把一团东西塞往他手心里,项少龙愕然接着时,婢女加快脚步,没进林木里去,由于她低垂着头,他连她长相如何都没有看得清楚。
  项少龙摊手一看,原来是条折整齐的小丝巾,打开后只见上面画着一幅精致的地图,旁边还有几个小字,写着:“风桥候君,申酉之交,纪嫣然。“
  项少龙心中大奇,细看地点,正画着由信陵君府到那风桥的走法。
  哈!这个才女真想得周到,竟然用这种方式约会自己,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想不到她表面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骄傲样儿,其实还不是渴望男人。
  一颗心立时灼热起来,旋又想起目前四面楚歌的处境,叹了一口气,在园中一个小亭坐了下来,考虑应否赴约。
  足音响起,一名府卫赶来道:“公子有请大人!“
  项少龙大讶,随府卫回到内堂去见信陵君。
  信陵君欣然道:“少龙真有本领,嫣然刚差人送来口讯,邀本君和你今晚酉时中到她的小筑继续今天未完的辩论,可见她对你印象非常好,待会我遣人把你送去吧!“
  项少龙吓了一跳,暗叫好险。
  刚才那条丝巾原来是个陷阱,这次才是真的,自己真是粗心大意,差点上了当。主因还是对自己的魅力过分有自信,不由羞愧交集。
  信陵君见他神色古怪,讶然道:“少龙不高兴吗?大梁人无不以能参加嫣然的晚会为荣呢!“
  项少龙正思忖是谁想布局害他,闻言苦笑道:“我都是不去为妙,以免分了心神。“
  信陵君笑道:“不要那么紧张,也切莫以为嫣然会这么容易就对你动了春心。你今天妙论连篇,所以引起她少许兴趣吧了!若不去反会惹起别人怀疑呢。“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刚才君上说找人送我去,难道君上自己不去吗?“
  信陵君唉声叹气道:“她邀我只是礼貌上不得不如此,目标仍只是你,去吧!错过了嫣然的晚会,我也要为你惋惜呢!“
  其实项少龙亦不知多么渴望可以再见到这风格独特的美女,今天的离开是基于大男人的自尊心,这时既有信陵君的推波助澜,把心一横道:“我自己去便可,顺便亦可随处逛逛。“
  信陵君笑着答应了。
  项少龙回到彩云阁时,赵倩和赵雅两人正在大厅闲聊,见他回来,自是笑靥如花,非常高兴。
  他见赵倩在座,不敢说出信陵君刚才那番话,怕吓坏了这柔弱的公主。
  雅夫人会意,笑道:“来!公主!让我们一齐侍候项郎入浴!“
  赵倩虽不介意和项少龙亲热,甚至让他动手动脚。但却从未试过裸裎相对,立时俏脸飞红,骇然逃去。
  雅夫人半真半假,扯着他到了浴池。
  项少龙和这动人的美女鸳鸯戏水时,把信陵君要他刺杀魏王的事说了出来。
  雅夫人身体变冷,虽有小昭等八女不断倾进热水,仍于事无补,失色道:“后天那么快!怎办才好?“
  项少龙道:“刺杀魏王之事自然万不可行,无论成功与否,我也休想活命,所以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如何盗了《鲁公秘录》,然后全体安全逃去。“
  雅夫人愁眉不展道:“你倒说得轻易,这是魏人势力最强大的地方,魏王和信陵君均有严密防范,真是寸步难行,怎逃得出去呢?“
  项少龙紧搂着她,香了下她脸蛋后道:“放心吧!信陵君装模作样,亦要让你和成胥离去,否则我便拒绝执行他的刺杀行动,问题是你们怎样可避过他的追截,更可虑是说不定他会瞒着我,私下把你们押送往别处去。“
  雅夫人埋首入他怀里,颤声道:“他定会那么做的。而且人家怎舍得离开你呢?要死便死在一块儿好了。“
  项少龙道:“这次轮到我不许你说这个‘死‘字,信任我吧!“顿了顿道:“雅儿是偷情报密件的高手,今次专程来偷《鲁公秘录》,不会事前全没有计划过吧!“
  雅夫人道:“当然有计划过呢!只没有想到是个陷阱吧!我根据郭纵得来那画有云梯制法的残卷,配制了一个帛卷,只要能把真正的《秘录》偷出来,由我和小昭等八人一齐动手,有把握把卷首的一大截摹制出来,包保维肖维妙,若信陵君查卷时只看卷首的一截,绝发觉不到给我们动了手脚,不过却最少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行。“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既是如此,不若你尽一晚的时间,粗略临摹卷首的一截,然后把其他部分割了下来,驳上空白的假卷,那便更有把握将信陵君瞒过了。“
  雅夫人欢喜得搂紧了他,献上香吻,赞叹道:“雅儿真蠢,这么好的方法都想不到。“旋又满怀愁苦道:“可是怎样才可离开魏国呢?若信陵君把你和倩儿留下,我们纵然成功逃掉都没有用。“
  项少龙道:“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雅夫人俏目发亮道:“天无绝人之路,两全其美,项郎的说话既新鲜又动听,雅儿爱煞你了!“
  项少龙莞尔道:“现在让我去看看可不可以碰上乌卓,此人智勇双全,又熟悉魏国的形势,定可想出妥善之法。今晚我要赴纪嫣然的晚会,到时我会偷偷溜回来,快告诉我秘道的入口。“
  两人再商议了一回细节后,项少龙带齐装备,出门去了。
  才步出信陵君府,来到街上,一个人撞了过来道:“兵卫认得我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