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情心

时间:2021-05-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三册) >  第一章 情心
 
皇帝温沉的手掌有难言的力量,按压着她纷乱而缥缈的思绪。他在她耳畔轻声叮嘱:“如懿,不要动气,不要落了旁人的圈套,心静为上。”这样温暖沉着的言语,听得她心中沉沉一动,不免生了几分依赖之情。
这种依赖,在她初出冷宫承宠的日子里,滋长最甚。一直有噩梦缠绕,那些在冷宫苦度的岁月,内心的惊恸,躯体的痛楚,无一不如蟒蛇将她紧紧纠缠。即便服下安神汤药,昏黑悠长的暗夜里,她仍会断续醒来。
似是察觉她的不安,皇帝陪她的时候,明显多起来。好些时候,她在噩梦中醒来,在烛火微弱的光线下,望着床顶雕刻的富贵华丽的吉祥图案,那些镂刻精致洒朱填金的青凤、莲花、藤萝、佛手、桃子、芍药,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然后,她听到他绵长的呼吸声。他的手臂,始终紧紧揽住她微微散着冷汗的身体,将自己的温度绵绵传递。他的手臂健壮而有力,紧紧包围她,即使在熟睡中也不松懈分毫。她昏昏沉沉睡去,又悸动不安醒来,始终被他裹在怀中,肉身相贴。
那一刻,她泪眼迷离。甚至有那么一瞬,她会相信,他一定,一定会陪着自己,共同等待大地黎明的来临。
其实她何必要事事算计,若有人可依靠,事事凭他做主,不也很好。就如阿箬一事,内里再怎么难堪,落在外人眼里,阿箬还是索绰伦氏慎嫔,在宫中谨慎侍奉多年,圣宠不衰,一时暴毙,风光大葬,家中与有荣焉。
皇帝都做得很周全。可是她,却不能不靠着自己。冷宫的蛇可以杀去,火可以扑灭,但是环伺身边蠢蠢欲动的毒物,那些躲在暗地里窥伺自己和海兰的人,如何能不怕?这条命,自己若不顾惜,还有谁会处处回护周全?
 
 
 
如懿静默着任由思绪辗转,皇帝含着温意絮絮述说:“朕知道,海兰为了替朕生下永琪,吃尽了苦头。你与海兰姐妹情深,她的孩子与你的孩子无异。朕明白你们的辛苦,也心疼永琪这个孩子,所以六宫上下,都会因为永琪的降生而得到朕的赏赐。延禧宫更是得足足添上三倍。”
如懿眼底微带了喜色:“皇上疼爱永琪,自然是海兰和臣妾的福气。只是臣妾怕赏赐太厚,反而惹来闲话。毕竟三阿哥和四阿哥降生时,都未曾这样厚赏呢。”
皇帝的眼笑得弯弯的,他的呼吸轻柔地拂在她的耳侧:“海兰为了这个孩子九死一生,差点连命都赔进去了,朕赏得再多也不算什么。六宫里皇后素来节俭,以身作则,宫中一应份例都减半,连金银器物都不甚打造。贵妃跟着皇后的样子,其余人便更不论了。倒是你,这些日子都操心苦辛,朕一直想好好赏你些什么。思来想去,便为你制了一样东西,从有这个主意到命人去做,其间一切,都由朕亲自操持,好容易才得了。本来就要给你的,结果碰上海兰生永琪,便耽搁了。等下闲些朕便叫人送来给你。”
如懿一心悬在未醒的海兰身上,惊悸难定,一时哪里顾得上皇帝要赐些什么,便笑笑也过了:“皇后娘娘主持六宫,素来以节俭为上。皇上为此物煞费心血,臣妾领恩,只不敢太过靡费了。”
 
 
 
皇帝眉目温然:“有皇后在,你们能靡费什么。也唯有嘉嫔爱俏,打扮得格外精细艳丽些。且嘉嫔是朕登基后第一个生下皇子的,又是朝鲜宗女,身份格外不同。所以朕想着,这次给六宫嫔妃的赏赐份例,嘉嫔得添一倍才好。”
这样絮絮半日,皇帝也有些倦,便回宫中歇息。夜寒漏静,永琪在乳母的哺喂后亦沉沉睡去,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渐渐变得淡薄,反添了几分新生儿的乳香。如懿守在海兰身侧,拿着蘸了生姜水的热帕子细细替她擦拭着面孔和手臂。海兰过度疲累后昏睡的容颜极度憔悴,泛着不健康的灰青色。她难过得如同吞了一把酸梅子。这次艰难的生育,几乎要走了海兰的命,仅仅是把几个太医赶出宫,又如何抵得过?如懿想了想,还是唤来三宝:“这几日仔细留意着,看看今晚替愉嫔接生的几位太医,私下和什么人接触了。”
三宝知道轻重,立刻答应着去了。叶心上来点了安息香,劝道:“娴妃娘娘,小主的伤接生嬷嬷已经缝好,小主也睡了,您要不要也回宫歇一歇?”
如何能歇呢?在冷宫漫长难度的岁月里,都是海兰醒着神守候着她;如今,也该她守着护着海兰了。如懿沉吟片刻,还是微笑:“叶心,忙了一宿,你也累了。本宫让惢心去熬了止痛的汤药,等愉嫔醒了会给她喝。”
叶心答应着下去了。如懿望着东方渐渐明亮的天色,心中沉郁却又重了几分。
皇帝下了早朝之后便回到养心殿,他新得了皇子高兴,昨夜又替海兰担心,难免有些倦意。他正欲补眠,才进暖阁,却见皇后守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紫参乳鸽汤,笑吟吟地迎候上来。皇帝见她如此体贴,也是高兴,便由着李玉伺候他除了冠帽,问道:“皇后这么早过来了?”
皇后穿了一身暗红绣百子嬉戏图案刻丝缎袍,配着一色的镶嵌暗红圆珠玛瑙碎玉金累丝钿子,斜斜坠下一道粉白荧光的双喜珊瑚珍珠流苏,越发显得喜气盈盈。她端正地福了一福,满面含笑道:“恭喜皇上新得皇子。”
皇帝闻言欢喜:“皇后也得了喜讯了?”
皇后忙欠身道:“昨夜本该去延禧宫守着愉嫔生产的,可恨奴才们惫懒,见臣妾睡着,也不来叫醒臣妾。臣妾一早起来听闻愉嫔母子平安,当真欢喜,想着皇上肯定也高兴得一夜未睡好,所以特意让小厨房早早炖上了一锅紫参乳鸽汤,给皇上补气提神。”
皇后扬一扬脸,素心立刻捧过汤盅奉上:“皇后娘娘一醒来就嘱咐人备上了,只等皇上下朝来喝。娘娘一番心意,皇上尝一尝吧。”
皇帝掀开青瓷盅盖一嗅,不禁含笑望着皇后,赞许道:“辛苦皇后了。”
料峭冬寒尚未褪去,窗下一溜儿摆着数十盆水仙,那是最名贵的“洛水湘妃”,选取漳州名种,由花房精心培植而出,姿态尤为细窈,蕊心艳黄欲滴,花色白净欲透,颜如明玉,冰肌朵朵娇小,如捧玉一梭,自青瑶碧叶中亭亭净出。此刻那水仙被殿中红箩暖气一蒸,浓香如酒,盈满一室,连汤饮本来的气味都掩了下去,就好像自己对着皇帝的一片心意,总被那么轻易掩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