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窒息致死的阴谋(5)

时间:2021-05-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范千,你就是都信了,也别去告发,如果事情嚷嚷出去,我就没脸括下去了。

    “姐姐有什么丢脸的?

    “范子,我求求你!

    “我要是也被那些坏人糟蹋了,姐姐也无动于衷吗?”

    “他们不会侮辱你。”

    道子好像迎面挨了一拳。

    “味泽先生说,那些坏人可能还打我的主意呢!

    “瞎说!这不可能。

    “你怎么能断言是瞎说?那伙坏人还给我打过电话呢!

    “范子。是真的?”

    “是真的。味泽先生说。受害者还有好多好多呢!你如果忍气吞声不告发,今后,受害者还会越发多起来。”

    “为什么必须由我去告发呢?

    “姐姐的事已声张出去了。

    “哪里,没有声张出去啊!范子,我要是告发,我这一辈子就再也嫁不出去了。街坊四邻都会戳我的脊梁骨。更重要的是,爸爸就会被公司解雇,这你也不管吗?”

    “姐姐,想不到你这么顽固!

    范子冷笑了一声。

    “顽固?”

    “可不是!这也不是你心甘情愿地放荡胡来,而是被疯狗咬了一口,怎么会嫁不出去?怎么会有人戳你的脊梁骨呢?!至于爸爸吗,于坏事的是对方,如果把他解雇了,岂不是倒打一耙了,社会也不容许!我要给报社写信去!

    “所以说,范子,你还是个孩子。让疯狗咬了一口。对女人来说就是致命的呀!这个羽代市是大场的世界呀!决不能和大场顶牛,你要是替我着想,就别声张出去,姐姐一辈子就求你这一次!

    姐姐的保身哲学和妹妹的正义感几经交锋,总是谈不扰。和姐姐谈来谈去,范子觉得经味泽鼓动而活动起来的想法逐渐坚定了。姐姐并非屈服于犯人的威胁,她是把对犯人的憎恨丢到脑后去了,一味想保身,想要躲开一切风浪,只要能在风平浪静的内海里停泊,即使那水是污浊的,腐烂的,也毫不在意。由于坏人的凌辱,她连精神也被腐蚀了。

    范子憎恨姐姐这种心理胜于憎恨犯人。范子决心不理姐姐的想法,协助味泽干下去。

    正在这时,浦川来访了。不论是对范子还是对浦川来说,这次访问都正是时候。然而,这也许并非吉事。号码。医生还在禁止她随意走动,可是,事情已经万分紧急。无论如何也要打电话联系。幸好那人接了电话,一听道子的通报,那人吃了一惊,马上回答说:我一定妥善处理。

    “求求你,不要对我妹妹胡来!

    道子刚打通电话,马上后悔了。

    “你放心吧!

    对方一声冷笑把电话挂上了。电话一断,道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一次大错误。

    由于她一心想阻止妹妹的行动。就把事情告诉了大场成明。她一味地担心妹妹一控告,自己的污点就会声张出去,便自作主张和那个使自己蒙受羞辱的犯人商量对策了。

    “我多傻呀!她后悔不迭,可是已经晚了。大场成明为了阻止妹妹的行动,可能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也许就和迫使自己就范一样,用暴力侮辱妹妹。不!肯定会用暴力侮辱她!成明本来对范子就怀有卑鄙的用心。

    决不能让妹妹受到同样的侮辱!可是,为了搭救妹妹怎么办才好呢?道子正在毫无办法的时候,脑海里忽视浮现出味泽的面孔。

    现在,能够阻止大场成明的人只有味泽。在羽代,能和大场家族顶着干的只有味泽。味泽曾自下一个名片。

    道子按名片拨了电话号码。可惜,事不凑巧。味泽不在公寓,说是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山田道子只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接电话的人就放下了电话。

    ※※※

    羽代市民医院值夜班的呜泽惠子早晨按时巡查病房,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从漫长的夜班中解放出来。

    上午八点,值白班的护士就会来上班。算上惠子,值夜班的是三个人,要照料八十来个病人,从夜里零点一直值到上白班的来接班。医院与一般公司值夜班不同,一刻也不能睡。要按时巡查病房,随时准备应付病情突变。不论发生什么紧急情况,都要立即采取相应措施。

    因为一栋病房大约有七八十个床位,同时发生几起病情急剧变化的事例也并不稀罕。附带性的事务工作也很多。一连值几个夜班,就是年轻的护士也会搞得精疲力尽。这样的夜班一个月就得轮上十来次,所以,护士连悠闲地谈情说爱的工夫也没有。

    呜泽惠子有时也想,为什么自己挑来挑去偏偏挑。卜护士这一行呢?

    她不止一次想改行,去干女秘书工作,那种工作很舒服。用不着什么特殊的技术,只要按时上班画卯,就能领到工资。好像是从校门到结婚的一座金桥。

    可是,救死扶伤的责任感在支配着她,如果没有这种责任感,就于不了这种工作,惟其如此,才觉得生活有意义。

    尽管如此,早晨巡查病房却是夜班护士松口气的时候。漫匕而冷清的夜班就要结束了,病人在晨光曦微中醒来,不管是重病号还是轻病号,都迎来了“今天”这个新的一天。

    护士一进病房,病人就迫不及待似地打招呼,不能说话的病人也在殷切地盼着护士的第一次到来。

    睡得腻烦的病人更是渴望黎明的到来。护士边问候边检查体温。这时候,病人和护士攀谈上三言两语,对他们来说就是从健康世界里传来的消息了。护士是把与世隔绝的医院和广阔的外界连接起来的病人的“唯一对外窗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