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逃亡者

时间:2021-05-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逃亡者
 
  这件事说来话长。起初巴希卡跟他母亲一块儿冒雨赶路,时而穿过收完庄稼的田野,时而走过林中小路,他的靴子在那儿粘上了黄树叶。他们照这样一直走到天亮。后来他在一个阴暗的前堂呆站了两个钟头光景,等着开门。前堂不象外面那么冷,那么潮,然而一刮风,这儿也还是会有雨点飘进来。等到前堂里渐渐挤满了人,夹在人丛中的巴希卡就把脸贴在一个人的皮袄上,他闻到一股浓重的咸鱼气味,昏昏沉沉地打起盹儿来。可是后来门闩喀哒一响,房门开了,巴希卡和他母亲就走进候诊室。在这儿又得等很久。所有的病人都坐在长凳上,不动弹,不说话。巴希卡瞧他们一眼,虽然看到许多奇怪和可笑的事,可是也不说话。只有一次,有个小伙子,一只脚跳着走进候诊室,巴希卡才心动了,也想照那样跳一阵。他碰碰母亲的胳膊肘,朝自己的袖口噗嗤一笑,说道:“妈呀,你瞧:家雀儿!”
 
  “不许说话,小孩子家,不许说话!”他母亲说。
 
  有个带着睡意的医士出现在一个小小的窗洞里。
 
  “到这儿来挂号!”他用男低音说。
 
  所有的人,连蹦蹦跳跳的滑稽小伙子也在内,一齐拥到窗洞那儿去。医士对每个人都要问清本名和父名、年龄、住址、病得是否很久,等等。巴希卡从他母亲的答话里才知道他自己不叫巴希卡①,而叫巴威尔·加拉克契奥诺夫,年龄是七岁,不识字,从复活节起就得了玻挂号以后紧跟着又得站一阵。后来医师来了,他穿一条白围裙,腰上系一条毛巾,穿过候诊室。他经过蹦蹦跳跳的小伙子身旁,便耸起肩膀,用唱歌般的男高音说:“嘿,傻瓜!怎么,难道你不是傻瓜?我吩咐你星期一来,可是你星期五才来。对我来说,你根本不来也不碍事,可是,傻瓜呀,你这条腿可就完了!”
 
  小伙子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象要讨饭似的,眨巴着眼睛说:“您行行好吧,伊凡·米科拉伊奇!”
 
  “现在用不着叫什么伊凡·米科拉伊奇!”医师学着他的腔调说。“叫你星期一来,你就得听话才对。你是傻瓜,就是这么的。……”接诊开始了。医师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依次喊病人的姓名。从小房间里不时传来尖利的号叫声、孩子的啼哭声或者医师的吆喝声:“喂,你喊什么?我是在杀你还是怎么的?乖乖地坐好!”
 
  后来轮到巴希卡了。
 
  “巴威尔·加拉克契奥诺夫!”医师叫道。
 
  他母亲吓呆了,仿佛没料到会有这一声喊叫似的。她拉着巴希卡的手,领他走进小房间。医师坐在他的桌子旁边,拿着一个小槌子信手敲着一本厚书。
 
  “什么病?”他眼睛没看走进来的人,问道。
 
  “这小子的胳膊肘上生了个小疮,老爷,”母亲回答说,她脸上做出仿佛她真为巴希卡的小疮十分难过的神情。
 
  “给他脱掉衣服!”
 
  巴希卡喘吁吁地解开脖子上的围巾,用衣袖擦擦鼻子,然后不慌不忙地脱他的小皮袄。
 
  “你这个娘们儿,你不是上这儿来做客的!”医师生气地说。
 
  “你干吗这么慢?要知道,在我这儿看病的可不止你一个!”
 
  巴希卡连忙把小皮袄丢在地下,由母亲帮着把衬衫脱下来。……医师懒洋洋地瞧着他,拍拍他裸露的肚子。
 
  “巴希卡老弟,你变成大肚子了!”他说,叹一口气。“好,让我看看你的胳膊肘。”
 
  巴希卡斜起眼睛往一个盛着血红的污水的盆子里看一阵,又瞧了瞧医师的围裙,哭起来。
 
  “呜——呜!”医师学他的哭声。“这个调皮的小子都到娶媳妇的时候了,还哭呢!不害臊。”
 
  巴希卡极力忍住哭,瞧一眼母亲,他的目光流露出恳求的意思:“你到家里可千万别说我在医院里哭过啊!”
 
  医师检查他的胳膊肘,把它捏一捏,叹口气,咂了咂嘴,后来又捏一下。
 
  “你该挨一顿揍才是,你这个娘们儿,可惜没有人来揍你,”他说。“你为什么早不带他来?这条胳膊要完蛋了!你瞧瞧,傻娘们儿,这是他的关节有病!”
 
  “再没有比您更圣明的了,老爷,……”女人叹口气说。
 
  “老爷”。……你让这孩子的胳膊烂掉也不管,如今却来叫‘老爷’。他缺了胳膊还能当个什么工人?那你就只好养他一辈子了。要是你自己的鼻子上肿起个疖子,你大概马上就会跑到医院里来了,而这个孩子烂了半年,你却不管。你们都是这个样子。”
 
  医师点上一支烟。他让那支烟不住地冒烟,嘴里一个劲儿骂那个女人,同时心里暗暗哼着一个曲子,为打拍子而摇头晃脑,不知在想什么心事。赤身露体的巴希卡站在他面前,听着,瞧着冒起来的烟。等到烟熄掉,医师才惊醒过来,压低喉咙说:“好,你听我说,娘们儿。这种病用药膏和药水治不好。
 
  这得叫他在医院里住下才成。”
 
  “要是非住不可,老爷,那我怎么能不让他住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