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迂回的敌人(4)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道子紧咬嘴唇,似乎她又重新想起自己那纯洁的身子所遭受的野蛮的暴行,恐怖和屈辱的回忆已经被唤醒,似乎还交织着一股无明怒火。

    “山田小姐,求求你,告诉我罪犯是谁。对你施加暴行的罪犯和杀害我未婚妻的罪犯肯定是一个家伙。警察根本靠不住。忍气吞声会助长罪犯的气焰,使他一再于同样的罪恶勾当。是的!他们一定还会再干的,被害者的姊妹是最容易被盯上的对象。”

    “山田小姐,求求你,把罪犯告诉我吧!”

    “我不知道。”

    “只讲些特征就行。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

    “不知道。”

    “你不会不知道,你是在受看威胁。打那以后,罪犯仍在纠缠着你吧。像你这样的态度。无疑会使罪犯越发放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我很想把这件事赶快忘掉。你的未婚妻真可怜,不过,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难道罪犯一再搞同样的罪行也没有关系吗?”

    “那我可不清楚,反正我不想掺和进去,请你放我走吧!”

    道子又一次扭身走了。她的步伐异常沉重,看样子,味泽的话给了她相当的冲击。他冲着道子的背影。紧追不舍地喊道。

    “你要是愿意讲的话。请按名片上的地址联系。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赶来的。”

    无论怎样,他并没有想接触一次就能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山田道子之所以惊恐万状,也许是罪犯用最初偷袭的得手作为把柄在威胁她,如果不听从,就把这事张扬出去,弄个满城风雨。从而正在扩大犯罪的范围。女人越是遭受欺凌就赵变得软弱无力。道子一直没有饶恕罪犯,这总还算是个好的征兆。她非常担心如果再这样继续遭受侵袭,很可能成为罪犯的俘虏。罪犯把魔爪伸向被害者的亲属,这也是反复侵犯、扩大侵犯范围的一个特征。

    味泽经过推想而放出去的引诱的钓钩,正好钓住了道子的心。

    味泽想,假如罪犯一伙(可能是好几个人)仍在纠缠着山田道子不放,在悄悄监视她的期间,他们一定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山田道子隔一周上一次晚班。味泽想,要是罪犯靠近她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在她下班回家的路上。于是,他打定主意,等道子换成晚班的下一周,在她回家的路上尾随她。

    山田道子的家在靠近市区的羽代河外堤的堤外新区。从市区到她家最近的一条捷径就是通过那片盖有那座塑料温室的苹果地。然而,自从事情发生后,虽说稍微绕点儿远,可她一直是兜个圈儿,从接壤的住宅区回家。

    除了周未以外.最后一场电影一般是在晚上十点左右散场。一过十点钟。居民区也就大都熄灯睡觉,一片寂静了。一个女子深夜里单身从这儿走,是和路过苹果地同样危险的。

    可是。他虽然尾随了一个星期,并没有发现有人接近她。

    “哦!这是由于已经成功地弄到手了,所以也就没必要再像头一次干的那样,专等夜深人静了。”

    味泽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由于凌辱和事后的威胁,她已经变成了罪犯一伙的囊中物了,或许只一个电话,就会把她服服贴贴地请出来。

    如若这样。也许山田道子会把味泽来过这件事告诉罪犯。他可以设想正因为这样,罪犯才小心提防,对道子避而远之。

    味泽不仅监视道子下晚班的归途,而且还把监视的范围扩大到上早班的往返路上和假节日。但是。他依然没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

    “难道是我估计错了不成?

    他的自信竟然发生了动摇。莫非罪犯只袭击了山田道子一次就消声匿迹了?要是这样的话。那也只有再一次直接会会她了。

    星期天的早上。味泽对赖子说。

    “赖子,我领你去看电影吧!”

    羽代影院正在放映一部以一个对机械化文明感到失望的家族,在大自然中寻求新的天地为题村的惊险电影。

    “真的吗?”赖子的眼睛突然熠熠生辉了。

    细一想,“父女”二人从来没有一块儿出去看过电影。对味泽来说,这是为了掩饰他去侦查山臼道子才带赖子去看电影的。赖子高高兴兴地同意了。

    由于电影内容的关系,带着家人子女一块儿看电影的很多。他没有看见山田道子。按理说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应该是避开繁忙的星期天和假节日.在于常的日子轮休的。是否她有了什么急事?味泽一边怀着隐隐失望和担心的心情,一边拉着赖子,跨进了电影院。

    看完电影后,两人信步走进公园。由于风和日丽,他想在公园的青枝绿叶和清新的空气中玩味一下电影的余兴。

    “怎么样,有意思吧?

    味泽望着兴致勃勃的赖子问。

    “嗯。以后还带我来。

    赖子似乎尝到了甜头。

    “好吧!但可不能影响你的学习。

    这个女孩的心灵深处虽然完全是一个神秘的世界,但是,一起看完电影以后,她和普通的女孩没有丝毫的差别。在第三者的眼里,也许会认为他们是真正的父女。要是越智朋子还活着的话,也应该在为时不远的近期内来填补赖子所空缺着的母亲的位置了,如果赖子有了母亲,也许母亲会对她那记忆力的障碍和心理上的伤痕给以体贴人徽的关怀。味泽曾有过一线希望,希望这样也许会使赖子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自从朋子死后,赖子好不容易才打开的心扉,比以前闭得更紧了。她似乎很听味泽的话,从外表上看,她对味泽也很亲呢,但是,她的这种举止酷似动物对喂养自己的主人隐藏着野性,伪装顺从,而在顺从的假象后边却隐藏着巨齿獠牙,也不知这獠牙将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露出原形。然而,即使是伪装,在维持现状的期间,他们仍然是“父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