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颜色奇特的茄子(2)

时间:2021-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敌人也许是和警察串通一气的。应该搜查、捕缉罪犯的警察,保不齐会站在罪犯一边,想方设法把事件掩盖下去。

    不过也不能排斥警察的介入。因此。在警察到来之前,必须尽一切可能把握现场的原状。由于赖子的直感,味泽最先来到了现场。事件发生后,时间还未隔多久,因此,犯人的遗物、证物。可能会原封不动保存下来。

    在昏暗的月光下,味泽忍住满腹悲念,查看了朋子的遗体。朋子的脖子周围。留着用手掐过的痕迹。好像是犯人在奸污朋子之前用手掐过她的脖子。尸体僵硬,面部表情痛苦得变了样。身上的衣服撕得稀巴烂,这足以证实在她遭受疯狂的凌辱时进行了殊死的抵抗。由于月光暗淡,看不清朋子临死之前的痛苦表情,这总还算是精神上的一个安慰。味泽面对朋子那惨不忍睹的尸体看着,眼前一片昏暗。由于惊悸和愕然,他那麻木了的伤感,这时才渐渐地苏醒过来。

    朋子在遭到罪犯的凌辱和惨遭杀害时,一定是拼命地喊味泽。她那绝望的喊声,被赖子灵敏的听觉给捕捉到了。假若这声音再稍微早一点听到的话……

    滚滚泪珠涌泉般地流出来,洒落在朋子的尸体上。朋子的容颜完全变了样。这不单单是因为临死之前的痛苦,也许是由于她受到粗暴的凌辱,使她那纯洁的身心遭到彻底摧残后。在罪犯的强暴下,绝望的朋子感到无比愤怒和悔恨,她拼命挣扎怒斥罪犯使她的样子变了形。

    尤其是朋子下半身的衣服撕得稀烂,足以说明她进行了殊死的抵抗。裙了已被撕破,内衣像纸似地被撕成一条一条的。查看本来是为了搜查犯人的遗物,但是味泽再也看不下去了。

    也许是朋子的抵抗,使罪犯起的杀机,她不愧是一位值得赞扬的女性,她甚至不惜用生命来维护一直为味泽保存下来的青春。

    “朋子,你告诉我,究竟是谁干下了这种惨无人道的事呀?!

    味泽又一次向那无声无息的朋子问道。味泽想,如果不掌握一些真凭实据就交给警察去处理的话,罪犯的犯罪痕迹。势必会被他们永远掩饰起来。

    然而,在夜色深沉的灌木林中进行观察,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罪犯是谁,请你告诉我吧!

    味泽在喃喃自语中,突然脚尖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什么东西?他把视线投向地面,原来是一个茄子掉在地上。为什么在这个地方有一个茄子?这一带是大片以柞树为主的灌木林,没有一块茄子地,看来,这个茄子分明不是附近的。朋子也决不会携带它。这么说来,这个茄于是罪犯带来的?

    味泽似乎觉得朋子在指点他说,这个茄子就是搜查罪犯的线索。月亮躲进了云层,收起了把四周照得微明的光辉。四野又拉起了黑沉沉的帷幕。

    味泽决定向警察报案。然后他还有一件最不乐意去干的事,那就是把朋子受害的噩耗告诉给她的母亲。

    根据味泽的报案,羽代警察署的搜查人员很快赶到了现场。搜查队长是竹村侦探长。一开始,竹村就以一种先入为主的有色眼镜看待事件的首先发现者——味泽。

    现场又是在离味泽家不远的灌木林中。竹村想,以前,他俩曾携手合作,悄悄调查过井崎明美的死困,莫非由于什么原因,后来两人闹别扭了,使味泽杀死了越智朋子?

    事态的发展对味泽有些不利。因为味泽无法向警察报告,赖子有超人的灵敏的听觉,才跑到现场的。

    “那么说,你是深夜三点时分,偶尔路过这儿.发现了尸体的吗?”

    竹村的语气尖刻严厉,犹如在跟犯人说话一样。

    “我不是已经对你说过了吗,我是因为听到一群狗乱叫。才跑来这儿查看的。

    “你说狗啊,这一带野狗多着呢,喂!你听到了吧.现在还在远处乱叫呢。每当野狗一乱叫,你都要一一去查看吗?”

    “那次野狗的叫声,同往常的不大一样。

    “我要问的可不是野狗的事。这儿离你的家很远。并不是仅仅听到一点狗的叫声就特意跑来查看的地方。夜那么深了。你为什么还在这一带转来转去?

    “那!那是因为朋子说要来,我是来接她的。

    “当初你可没有这么说呀,而且深更半夜的,她到你那儿是有什么事呢?”

    “什么事不可以呢?我们俩要想见面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好啦。这事一调查就明白了。直到让你走之前,你是不能离开这儿的。

    竹村的脸色好像在说马上就要揭下你的假面具。东方的天际呈现出一片鱼肚白色。验尸和现场的勘察,决定等天色大亮以后再进行。

    最初,竹村似乎在深深地怀疑味泽,不过,在味泽身上,没有一点与被害者激烈抵抗的痕迹相吻合的东西,因而,在警察监视下,姑且允许他回一次家。

    味泽已经把在现场拾到的那个茄子隐藏起来。他回家一看,赖子仍没有睡,还在等着他。

    “爸爸。姐姐呢?”

    赖子似乎极力忍耐着幼小心灵中的不安。味泽没法告诉她真实情况。他觉得即便她终归会知道,现在还是应该让她睡觉好。

    “稍微受了点轻伤,现在到医院去了。没什么要紧的,你安心睡觉吧!

    味泽撒了个根本不对路的大谎。不过赖子那双圆溜溜的小黑眼珠似乎已经准确地感觉到了越智朋子身上发生的不幸,她顺从地点了点头。也许这个聪明的少女已经体察到,倘若揭穿了他的谎言,会使他越发难受。

    打发赖子钻进被窝后,味泽重新观察起那个从现场捡回的茄子来。假如这个茄子是罪犯丢掉的,那么,罪犯为什么要带着这么个玩艺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