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现实

时间:2021-05-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锻炼 第40节 不现实

    实际上我很快发现所谓的两个小时休息一次也是不现实的,因为你真的走的很艰难,疼是一个方面,但是不是克服不了的——毕竟你不是骨折,崴了一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是说自己身体的感觉,气压低、潮湿闷热、喘不上来气,空气的密度实在太大了,你呼吸一口气,有大半口是有那种说不出来的杂质的。后来我跟参加过越战的洋人特种兵老前辈交流过——注意我们的交流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就是个人从军体会的交流,他们的体会也是很深的,比我深的多的多——因为我毕竟是训练和演习占了绝对多数,而他们基本都是在作战。他们的体会就是在林子里面跑路,千万千万要有个特别好的肺活量,不然绝对顶不住,实战的时候你不行了真的顾不上你,给你丢点水和粮食是好的,最多的时候是干脆给你一枪,是兄弟更要给你一枪因为不能让你被俘受辱(现在很多事情都公开了,那个小国家也不是我们的小兄弟了所以我说说也不算什么犯规)——现在电影里面好像越战的时候老美的特种兵很多那种大雪茄甚至吸毒,实际上据他们告诉我,越战时期特种部队里面吸烟的人是确实不多的抽那种看上去很鸟的大雪茄就极少,可能指挥所的军官抽那个但是一线的队员不怎么抽那个玩意,顶多就是万宝路骆驼这种,吸毒就更是罕见了(步兵和炮兵还是很严重的),基本上是回国以后的事情,战场上还是命是第一位的。

    所以你们真的不要以为一个普通步兵班的就居然直接可以来作特种兵甚至还能在里面出类拔萃,基本上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的。什么叫肺活量?你每天早晚跑的10000米负重武装越野是在作什么?这种行军不是坐惯了汽车、装甲车和步兵战车,没有经过大运动量体能基础训练的步兵受得了的。

    还有什么?就是你们在小说里面经常看见的蚂蟥。这个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因为它们都会贪婪的在你的身上吸食你的血液直到把你吸成一具干尸。对付它们我当时没有后来也没有太有效的方法,就是拿刀子割掉它们还在外面的身体,然后等它们慢慢死掉自己掉出来,或者是拿烟头烫。如果你能在林子里面生存下来,我告诉你有一半是因为你还不该死——除了这个解释没有什么别的了,这就是命。不过我们狗头基地那个纬度这个东西还不是特别多的,再南边的热带丛林就很猖獗了。——我后来的体会就留在以后讲。

    总之一句话,这种原始的丛林就不是你们人类该来的地方。

    又扯远了,你知道当时我最关键的感受是什么?

    渴。

    脱水严重。

    后来我们每次综合演练前后,都要只穿着我们称之为“八一大衩”的短裤过过称,以便简单掌握你的脱水情况,回来以后在可能的情况下增加一些辅助的措施补充你需要的维生素、蛋白质和营养,主要是补充水分——特种兵的伙食费是普通步兵和装甲兵的三倍还不止(我在步兵团呆过所以有感触),和潜艇部队大致在一个档次上吧,海军那点子事情我不懂,是猜的,但是在陆军里面,除了陆航的飞行员,我们应该是最高的——实际上陆航飞行哥们具体是多少我也不知道,我这也是猜的,觉得应该比我们高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说过我不是军迷,军队那点子破事我不关心——实际上和洋人特种兵哥们比起来还是低的,我后来证实过。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措施,就是水果和一些含水分量比较大的蔬菜。我告诉你们,那种连续一个礼拜以上甚至更长时间的丛林综合训练或者沙漠综合训练以后,每个人都会瘦很多的,就是脱水脱的。再后来我养成个习惯,就是每次出发前我让别的班的战士给我们班合影一次,回来再合影一次,区别之大你是想象不到的。还有极限山地和沙漠行军,人的消瘦之快也是罕见的——请注意,“极限”两个字是什么含义。我不知道人类连续徒步山地行军的纪录是多少,我自己的纪录是负重25公斤27个小时80公里左右,我说的是中间没有休息过,一直在走路,就在崎岖的丛林山地;沙漠就更短了,你必须提防中暑,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倒了你一个,整个小队或者小组的行军都受影响。——说句题外话,减肥不用花那么多钱吃什么药还节食,你自己跟自己叫劲什么都解决了,还是你自己吃不起苦的原因。

    主要是出汗严重,造成的脱水。

    你身体外面是潮湿的,不代表你的身体里面也是潮湿的。

    身体里面的各个内脏都跟火烧一样严重,虽然你的身上在流汗,但是你都不知道这个汗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水分在一点一点流失,好像生命在一点一点的离开你一样。

    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恐惧。

    死亡的恐惧。

    我必须大量补充水分,不然我一定会撑不住的。

    我是后来才学会怎么在林子里面取水和找水的,但是当时完全是一种本能,还有侥幸的成分。

    因为在我恐惧的时候,我听见了流水的声音。

    哗啦啦清澈无比的声音。

    哗啦啦生命流动的声音。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好像脚腕子也不疼了,我就赶紧往那个方向走。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将近黄昏,我估计当时我大概走了有10公里左右的山路吧?我记得我慢的象老牛心里急得不行不行的。在地图上是有一条河的,但是我不知道居然距离我这么近——我说过了地图不是行家画的。这不仅是我可以找到重要的地形参照物,更关键的是我可以得到水分的补充。

    生命的补充。

    我拨开眼前的枝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