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捧褐色牛奶罐的姑娘

时间:2021-06-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爱巧克力奶 点击:
捧褐色牛奶罐的姑娘
 
第一章 安亚敏
1
  我叫安亚敏,在某生物科技公司上班,那是一家全球排名前三位的医药公司,在东海市高新工业园设立有生产和研发基地。
 
  每年,分公司会派表现好、有潜力的员工去波士顿总部进修,出乎意料,2011年竟然只有我一人被选中。我受宠若惊,同时又猜想,大概是矮子里拔将军,上面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才选中我。
 
  不管怎么说,我心里非常高兴,办理完各种手续,急三火四地出发。到美国第一站先去了旧金山,因为姑姑在那里定居。她很热情,开车带着我到处吃喝玩乐,介绍美国的风俗人情。住了三天之后,我告辞,转机去波士顿。
 
  姑姑送我到机场,然而飞机晚点两小时,她有其他事情要办,只好提前离开。我一个人呆在候机大厅,无聊地等待。
 
  不一会儿,肚子开始一阵阵疼痛,可能中午吃的生牛排不好消化。我急忙跑去洗手间,但里面全部满员,等待了好几分钟,也没空位置。
 
  因为第一次来旧金山机场,不知道哪里还另有卫生间,我实在憋不住。恰巧,男洗手间旁有一间残疾人用的无障碍卫生间,正显示空闲,我顾不上讲规矩,慌忙推门走进去。
 
  不料,洗手间中已经有一个人,并且是健康人,斜挎着皮包站在盥洗池前,背对门。她听见声音,回过头,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黄种人。
 
  女孩看见有男人闯进门,大吃一惊,发出尖叫。紧跟着她抓起盥洗池上横放的一块包着布的平板,夹在腋下,猛冲过来,挥拳打我的脸。
 
  我也因为意外而发愣,没来得及躲闪,眼镜被打飞。我是高度近视,离开眼镜什么都看不清,晕头转向中,我下意识伸手乱抓,揪住女孩的胳膊和衣服不放。
 
  我俩撕扯扭打起来,撞在洗手间的门上,砰砰作响。
 
  “喂,发生了什么事?”外面有人敲门,并大声询问。
 
  我回过神,生怕被当成色狼,急忙对女孩解释说:“对不起,我以为卫生间没有人才进来,不是故意的,误会。”
 
  但女孩根本不听,突然低下头狠命咬我的手,我吃痛松开,她拉开门窜出洗手间。
 
  我弯下腰四处寻找眼镜,很快机场保安赶到,把我抓住。他们审问了三个多小时,最终经波士顿总公司证实身份,加上姑姑的担保,才释放了我。
 
  至于那个女孩,可能因惊慌过度逃出航站楼,也可能进登机口上了飞机,警察没找到人。
 
  但她留下一样东西。当时被咬的是右手,出于本能,我左手仍牢牢抓住女孩胳膊下夹着的平板,她无奈放弃东西跑掉。事后揭开布,原来是一幅带框的油画,画的正是女孩本人。
 
  我对艺术不在行,只感觉像田园风景画的样子。画面上,女孩身穿亚麻布长裙,挽着发髻,怀里抱一个深褐色陶罐,背景是树木和岩石。
 
  平心而论,女孩不能算绝色美女,但神情气质中有一种特别的东西,非常有魅力。
 
  按道理说,油画应留给机场,等女孩回来认领。可鬼使神差,一瞬间我心中有些不舍,便私自截留,带着那幅画前往波士顿。我暗藏期盼,机场保安部留存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女孩来找,说不定可以再次见到她。
 
2
  在总公司的实验室,我跟随团队做一个新抗生素项目,进展顺利。我比较好静,业余时间大都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我把那幅油画挂在墙上,有时候会一边听音乐一边看着发呆,心想这是个蛮奇怪的女孩。
 
  三个多月后,一位在麻省理工读书的朋友邀我参加聚会,波士顿是大学城,学校特别多,我有好几个本科同学在那里读博士。
 
  聚会来了好多人,大部分是华人学生,十分热闹。我与老同学多年未见,聊得开心,喝了不少啤酒,我内急去洗手间,刚要进去时,旁边女士洗手间的门打开,一名姑娘走了出来。
 
  是旧金山机场遇见的她。
 
  我俩互相看傻了眼,这一回女孩没有尖叫,而是迅速调整情绪,彬彬有礼地招呼:“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是我反应过度。”
 
  女孩穿一条黑色短裙,身材窈窕,笑容爽朗,脸蛋熠熠生辉。我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脸上发烧,忙不迭回答道:“啊,没事没事……”
 
  女孩叫乐丹,在哈佛大学读艺术史,一年级新生,今年刚到美国。她道歉说,因为人生地不熟,当时吓坏了,误以为我是色狼。
 
  我们闲聊起来,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爱好,越谈越热乎,分手时她留了电话和gmail。第二天,我就忍不住约她见面。
 
  乐丹性格活泼,好动爱玩,与我刚好相反。和她在一起,我觉得自己的潜力被激发出来,生活变得有趣精彩,每天都特别开心。
 
  我认真爱上了她。
 
  乐丹似乎也对我抱有好感,像她那样的女孩,肯定有好多人追,但她周末时从不跟别人出去玩,总与我在一起。有好几次,我亲耳听见她在电话中拒绝邀请。
 
  虽然如此,我始终鼓不起勇气向她表白。说出来不怕笑话,我在异性面前特别害羞,之前从没谈过恋爱,乐丹是第一个跟我有暧昧关系的女孩。另外,我实在是太在乎她,患得患失,生怕表白不成把她吓跑,连朋友都做不成。我想,只要能天天看见她开心的笑脸就满足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