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寒而栗

时间:2021-05-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锻炼 第38节 不寒而栗

    很多年后,我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是不寒而栗。你想象一下,一个17岁半的孩子,自己被丢在一个有狼出没的原始森林里面是个什么情景?虽然日后我习惯了这样的训练,而且狗日的高中队也真的经常这样操练我们,难度也越来越大,最后不仅动用老队员当假想敌围追堵截抓住就扣分不投降就真的锤你绝对不留情面,动用直升机天上搜索发现了动静就组织搜索分队垂降下来抓你不投降还是真的锤你还是不留情面,甚至还发展到跟警通中队借来了几条乌黑增亮的德国原装进口大狼狗追我们追上了就咬你的胳膊虽然不会很重一般也不会咬伤——这帮狗爷的训练极好不会死咬只要你不跑就只是叼着你但是也不留情面,搞得我们一路狂奔恨不得把整个身子藏在水里不出来,不过那时候我已经不害怕了因为狗毕竟是狗不是狼——这个鸟人真是鸟啊!说他鸟都是轻了。再后来我们知道狗头高中队在越战时候的往事虽然不喜欢但是也就不是那么恨这种训练了,这件往事我留在以后说现在说了不爽不然对不住这么好的小说素材。

    但是人的第一次的经验,你会记一辈子的。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何况是这种特殊的回忆?

    我流着眼泪拿着指北针和地图在辨别自己的位置,然后决定朝着地图指引的方向走也不知道对不对,只能走走再说了。错了就再走没有法子这就是我自己找的鸟罪!

    我就把地图和指北针装好,从背上的刀鞘拔出开山刀。当时我还在空地上,但是拔刀不是为了砍树枝子什么的,是为了给自己壮壮胆子——有个家伙在手比没有强啊!

    丛林在前面等着我。

    我就走进树林,向着那个方向过去,然后开山刀就派上用场了。但是不到半个小时手就开始起泡了,因为我没有在山地丛林行军的经验——我刚刚当了半年侦察兵啊,只参加过比武连野营拉练都没有参加过啊!我疼的滋滋直抽冷气,就换了左手,一看自己的右手手心已经是血泡破裂一片模糊了——虽然我的手已经全是老茧,但是使用开山刀是个什么概念只有用过才知道。我身上也没有带什么急救包,但是必须得包扎不包扎不行啊不然在这种亚热带丛林气候如此适宜细菌生长绝对是感染没有跑的!我看看四周,也没有什么办法,就脱掉外衣用刀割下自己的迷彩短袖衫上的一个半截袖子给自己包了起来。然后我就不敢用这种开山刀开路了,就是用手使劲拨开这些挡住我的枝蔓,实在不行我宁愿绕道走——要知道手是我现在除了刀以为最珍贵的武器和工具了!

    我虽然在大山里面当兵,但是这样的原始森林还真的是第一次走。我们一般训练都在部队附近的山上,那儿已经有固定的训练场了;侦察兵比武也不会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要评分要观摩要这要那所以一定是有个意思就行了只是难度大的多而已。脚走在堆积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落叶上面软绵绵的没有声音,不时踩断枯树枝咔吧一声开始我还吓一跳后来就无所谓了。阳光剑一样从茂密的枝叶间射进来,把我目光所及之处全部分割成不规则的方格。

    我在电脑前面写的时候,那种潮湿的味道再次在我的鼻子前面围绕。腐烂的枝叶和动物尸体粪便的味道,亚热带丛林谷底里面低气压的味道,雾气的味道,还有什么味道?对了,还有兰花的味道。

    是的,我看见了兰花。

    我不知道是什么兰花至今不知道因为后来学的野外生存课程上面的植物谱上也没有——人类对大自然的了解是有限的,但是我真的看见了。

    就在一棵几个人都抱不住的大树的中间,有一束小小的兰花。

    白色的,在微风中轻轻摇摆。阳光洒在它的身上于是我看的如同冰山雪莲一样纯净。

    我要把它摘下来!

    我要送给小影!

    我把刀插进自己的刀鞘,然后往手里吐两口唾沫,开始抓住粗粗的藤条爬树。这些藤条缠绕着大树犹如群蛇,树干潮湿藤条潮湿一切潮湿但是我还是要爬上去因为我要摘给小影!

    我往上面爬,一手露水和植物分泌的黏液但是我顾不上了。

    我的缠着迷彩短袖衫的布的右手终于快要够着了这束小小的兰花!

    我拼命伸手够着。胶鞋紧紧扣死藤条的缝隙左手紧紧抓住藤条我不能再往上爬了因为上面有突出的很粗的树干挡住了我的道路。我要是爬到这个树干上就耗费了太多的力气了!而我还要去爬上那座山!这个狗日的高中队!

    终于够着了兰花的根茎。

    我一使劲拽结果脚底下一滑在藤条里面一别疼了一下啊的叫了一声,手里面也一滑就这么滑下去然后由于太滑手就松开了!

    然后我就一头栽下去在空中坠落但是我手里还紧紧抓着兰花!

    我从3米左右的树上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但是腐败的层层的落叶太厚了所以我没有晕过去就是脚腕子一阵一阵生疼。

    我就要站起来,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左脚腕子就很疼不能着地。

    我急忙坐下把裤子卷起来,然后把袜子往下褪褪。

    我看见了自己发肿的脚腕子。

    我忍疼摸了摸,只是肿了,按照我学的战场救护的知识,并没有骨折。

    我的泪水啪嗒啪嗒下来了,我知道这就意味着我绝对不可能及格了!

    我倒不怕回不去,因为要是我到时间回不去的话狗日的高中队就得把全中队拉出来找我直升机也会在天上团团转,因为狗头大队也是解放军不能草菅战士的性命不然狗头高中队绝对要扒掉这身军装!我有把握坚持到明天晚上然后再过一晚上甚至几天,毕竟是经过侦察兵比武集训而且又在狗头大队被锤了半个月了。那时候我根本想不到自己的疼,不像现在切菜的时候手指头划了个口子都觉得疼。——唉!什么叫时过境迁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